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盛世绝恋

敢问天地曾争辉(二)

盛世绝恋 寒紫暮 2014 2010-07-28 10:28:30

  明月耀空,这光华中透着的便也是清绝与冷寂。

尧捻走在道上,心中百转千回。想着那天自己夸下海口要一品楼成为月封第一楼犹在眼前掠过。谁曾想,一个月后,那个不可能的愿景真的实现了……

凤齐远也与傻子走在尧捻一旁,氤氲的光下三人的身影倒也是和谐的。

“以后不要叫我丫头小子,知道吗?”尧捻威胁安生道。

安生一听,立马不走了,嘴里一直道“不行,不行……”

尧捻一回头,惊觉安生不在,心下慌乱,四处观望未果,不觉更慌,俯身下瞧才平静下来。只见安生坐在地上,晃动自己的身子,眼中还噙满泪珠,不甚可怜。

此时齐凤远也转过身来,道:“尧兄,你是如何想到的?”

“什么?”尧捻正想解决地上的大麻烦,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给难住了。

忽然,尧捻抬起头来,复又盯着阿生道,“要说起来,倒是安生提醒了我。”

“凤兄可是奇怪我为何会想到那么做,这应该是从未有过的尝试。”

“对”凤齐远直直道。

尧捻看着地上闹着别扭的安生,终望向齐凤远道:“那天安生在大街上遇见我,我正发愁如何打理一楼说书大厅。我见他觉得似曾相识,就带他回了酒楼。他一直要吃东西,然后就朝我说‘要天天吃’”我就想说书的时候那些东西备齐也是为何不可的”。

凤齐远摇摇头,疑道“就这样?”

“就这样。”尧捻直直道,语中平静如斯。

齐凤远轻恩一声,转头。心想不问也罢!有些事或许不能方说。

忽的听到一阵哭声,想来那个痴儿又和着耍小孩子心性,向尧捻问道:“他可有事?”

“无事!”

“真是个麻烦!算了,听着抽泣我还不如回家。”齐凤远满脸尽是憋着的笑声已完全大笑出来,尧捻恨不得立马上前撕烂他的嘴。

“停下!”尧捻喝道,只听牙齿敲撞的阴冷声。

凤齐远禁觉不对,立马低声道“希望无事!哈哈,你自己的问题自己解决!我走了。”路上大笑声不断

尧捻恨恨地看着齐凤远离去的背影,复又低下身来安慰地上的大麻烦。

看着那个痴儿,尧捻不觉翘起眉眼。和这么一个‘孩子’心性的在一起未尝不是件有趣的事。

或许,有一天当你发现你认为的却不是这样的,你还会如此吗?

尧捻走回宣家时,便见一个仆人行色匆匆,还以为府中出了事,却未曾想到是宣辄睿找自己。

“有说何事否,怎会现在找我?”尧捻匆匆道。

那位仆人只是恭敬道,“奴才也不知,您去便知了。”

“好,木叔呢?把阿生带走吧!”尧捻交代着。

尧捻走着,不知到底有何事发生了,心里思瞅着等下该如何回答自己的一些问题。没想到便也就看见宣家少主宣辄睿站在亭子中,双手附在身后,看向北面。

“不对”是北面,难道??

不及尧捻细想,便见宣辄睿转过身来,细长的双目正正视着自己,平淡说着,来了。倒像是朋友一样。不对,朋友?尧捻觉得自己快承受不住了,来到宣府之后才发现自己曾经对人的看法只不过是一粟,这宣府中的每个人都不简单。

不过想归想,尧捻也只是安静的站在宣辄睿身侧,道“少主”

“从今天开始你便别去一品楼了吧!”宣辄睿看向尧捻,低沉一语便走向了自己的主卧。

尧捻还是恭敬的站在一边,头稍抬起复又赶忙低下,透着不符合年龄的沉着与冷静。

走过一半,宣辄睿转过身来,出声吩咐“下去准备吧!”,自己心下奇怪,为何看到尧捻心情便能舒缓好多。

“宣铭”

“你瞧见了吧!”

黑暗的书房中,有男子低低的声音响起,然,平静中难掩的一丝热切。

只见从窗边跃进一人,黑衣黑裤,整一个夜行者的打扮。

“是的,少主。很难相信会变成那般样子,整个月封怕是难寻了!”

“你倒是说说看怎么个难寻法”男子继续道。

“倒也说不上哪里,不过,总觉得不像吾等人士所能想到。感觉也甚不一样了,更是新颖的怕是是那一楼那排小铺,一个个倒也有型,摆着许多他国的玩意和吃食很受欢迎。”

男人一口气说完,好像完全是自己的杰作到任人怀疑那是自己的‘杰作’!

宣辄睿听完,心下便也明白了八九分,本来一品楼就不是用来得银子的,不然入不敷出的也早就关了,那些人的话更是重要。不过现在看来自己当时的想法是正确的,尧捻是个人才,且,难得一寻。

能想到用人来和说书一起,委实使人佩服。若说单凭说书是不会有那么多人的,可若有佳人软玉且是个天仙般的妙人,或是有血气方刚的少年又是个有权势的主儿,男男女女不来怕也不对了。可单单是这两样肯定不行,所以,那些个男男女女肯定是要月封有权势的主儿,其他国不像话的话,在月封,一品楼摆在那儿,官宦之家都是会来的。这样子的话说书表演是其次了,主要的是会见到倾慕已久的佳人,仰慕过高的才子。

这样,人也就多了。

然,宣辄睿所会知道到的是尧捻只有十三岁,她报长了三岁。

这十六岁是小的,十三的话……尧捻俨然知道,所以在报的时候会虚报。

男人走向一旁,点起灯火。原本的黑屋亮堂了许多,这屋内的摆设说不上是尊贵,可那男子却有一股与生俱来的贵气。

突然的灯光让他微微邹眉,这才看清那人原是宣家少爷。只听他道“宣铭,你查的如何。”

宣铭立刻递上一个信笺,又云“在冰泷郡翻查了一遍,是有这个人。尧捻,每月会出来采办,但却没有入谱,奴才猜想该是隐士之子。”

“恩”宣辄睿轻轻一声,宣铭见状,转身离去。宣铭跟在宣辄睿身边许久,自是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