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源天青

渭河鹰鼋

桃源天青 柳钦阳 3667 2014-04-05 20:25:47

  第三十六章渭河鹰鼋

天青峰这边,逝穷已经带领怜欣、金齿、地久出发。

而段刀峰这边,木易在疯癫道人走后就在破庙内研究圣雷除妖剑法一直到深夜,见月色当空,木易才开始在原地打坐休息。

接下来的三天木易不停地赶路,同时按照佐图的指示,徒步前行,一路上降妖除魔,帮助黎民百姓解除苦厄。

除妖之际,神兵夕辰也出鞘几次,不过每当一用到夕辰剑的时候,对付那些小妖,根本就用不上木易的那些法诀了,仅仅是一会神剑,多数妖怪就灰飞烟灭了!

之后在第四天,木易经过渭河的一条支流,在河畔除掉一只四脚蛇身,浑身鳞片金黄,为祸一方,在河中兴风作浪的虬蟒。

此蛇原本可以修炼千年成应龙,可惜也是一念入魔,想走捷径,打算吸食人的元气借以提高自己的修为,致使黎民遭受荼毒。

木易闻有此妖作怪,也知道自己肩负何使命,况且还有临行前佐图交代,于情于理木易都去了。

和虬蟒大战之时,木易见自己普通的招式都无效,有史以来第一次使出圣雷剑诀。

虽然疯癫道人曾经说过,以木易的修为无法发挥圣雷除妖剑诀的真正威力,不过一路上降妖除魔,修为也精进不少,虽是不能发挥应有的威力,不过对付一只成精的大蛇还是绰绰有余。

圣雷除妖剑诀施展之时,天空都变色,齐刷刷的闪电全部打在了神兵夕辰剑上,原本黄光闪耀的夕辰剑,在吸取了雷电的自然之力以后更加夺目。

灵物修炼。必遭三次雷劫,故而芸芸众生皆惧怕雷击,抛开这一层不说,单是圣雷除妖神诀就足以消灭虬蟒了,更何况有加上了雷电之力。

接着木易就真正的来到了渭河。河畔根本就没有半点人烟,这让木易感到奇怪。

于是木易就利用追风寻影找到距离他最近的渭河河碑,在碑前念动请神咒,咒语还没念完,一位浑身带着鱼腥之气,留着两撇胡须的老者就出现在木易眼前。

老者问:“何人唤我?”

木易回答:“在下天青峰桃源序弟子木易,奉师命前来此地,敢问河伯,为何这渭河沿岸毫无人烟?”

原来木易请来的这位是掌管这一段水段的渭河的河伯!

河伯回答:“唉……此事说来话长……”

如河伯所说,原来一年前,渭河突然来了一只长相怪异的巨龟——龟甲嶙峋不平,唇如鹰喙,自称鹰鼋,其本族族长见其长相怪异,便将其逐出原本水族,河伯好心将其收留。

可谁知,鹰鼋在此地落脚之后,原形毕露,欺压渭河水族,这一段水域的鱼族被他几乎食尽不说,还经常跑到河岸伤人,使得附近的村民都不敢随便出门,渭河水族向河伯告他的恶行,河伯听完水族的叙说,十分恼火,去找鹰鼋,为水族讨回公道。

可是河伯一到那里,鹰鼋似乎早有准备,一见河伯来,便先礼后兵。

趁河伯不备,将河伯咬伤,随后更是霸占了河伯的府邸。

近日那鹰鼋不知从何处交得两位损友。一个是魔螯巨蟹,两只巨钳锐利无比。

另外一个独目黑蟾。

此三恶一个比一个凶狠,使得这一段水族,几近被残害殆尽。

而河伯因为被鹰鼋所伤,需要调整一段时间。

没法和那三只孽障打斗,使得他们更加猖獗。

木易听完,也是火冒三丈,就向河伯保证:“河伯请放心,木易一定会替河伯出这口恶气,灭了这三只孽障,助河伯抢回府邸,恢复渭河水族!”

河伯:“多谢义士出手相救!”

随即,木易就和河伯潜入水中,来到河伯府邸门前。

木易心想,那三只妖怪都是水中的能手,如若在水中打斗,以一敌三,估计会很吃力,而且水中有诸多的限制,无法施展地火天风诀和圣雷除妖剑诀。

斟酌再三,木易把心中的想法告知河伯,河伯也表示同意。

木易让河伯先行带着附近的水族避开,而自己则是打算把这里搅得天翻地覆。

见河伯已经走远,木易利用自己风属性的优势,在掌心之中制造出一道小型的龙卷风,龙卷风带起一股小漩涡。

木易现在是打算在渭河卷起一场漩涡,逼鹰鼋出现在水面上。

木易奸诈的一笑,将手中的小型漩涡朝前方一抛,自己则是快速飞离水面,来到高空,看着这道漩涡,将渭河搞得天翻地覆。

在漩涡发威的一瞬间,河伯府邸,鹰鼋正在和魔螯巨蟹以及独目黑蟾饮酒,正在兴头之上,突如其来的一道漩涡搅得别说河伯府邸了,河伯所掌管的这整段渭河河段都被搅得不得安宁,也就好在,木易之前就让河伯带着附近的水族离开。

鹰鼋也被那一阵漩涡搅得头晕。独目黑蟾已经倒翻在地。

就只有魔螯巨蟹还好点。

独目黑蟾问:“刚才是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会突然之间就来了一股漩涡?”

魔螯巨蟹:“会不会是河伯来报复你来了?”

鹰鼋说:“不可能,河伯那老头被我咬成重伤,以他的法力,怎么也得一年半载,才能恢复!”

毒蟾蜍:“那会是谁?”

鹰鼋:“管他是谁?在我鹰鼋的府邸,谅他也不会搞不出大名堂!”

听完鹰鼋的话,那两个妖怪也是表示赞同的点了点头,有何鹰鼋喝起酒来!而在水面之上的木易,等了半天也没见水底有什么动静,于是玩心大起,又制造出更大的一道比刚才那道稍大点的龙卷风,顺手又抛了出去。

虽说是,形状不比刚才那道打出许多,但是在水中搅起的漩涡可就不同了,府邸之内,三只妖怪都知道事出蹊跷,明显对方就是冲着他们来的,魔螯巨蟹恼怒,伸出自己的两只巨螯,轻易将桌子掀翻。

三人对视一眼,就离开原地,来到水面之上,看到木易,就直接飞了上去。

停在空中的木易,听到水中有动静,立马就朝下望去,不过当他看到三妖的模样,木易差点笑出来。

为首的鹰鼋,鼻子高翘,龟着头,驼着背,就这样,还比他们高出许多。

独目黑蟾,大腹便便,而且头顶还盯着一只泄了气,平扁的蟾蜍。

魔螯巨蟹,两只巨大的蟹钳格外引人注意。

鹰鼋说:“方才是你知道的漩涡?”

木易:“没错,就是我。你看看你们的长相,好歹你们也是修炼过的,也不给自己变得像样点,真怀疑,就得这点本事,是怎么霸占的河伯府邸和欺压渭河水族的!唉……”

三妖听到自己被贬得一文不值,心中更加恼火,直接冲向木易,木易也根本就没拿他们当回事,拔出夕辰,轻易就将毒蟾蜍的一只脚斩下,独目黑蟾打回原形。

魔螯巨蟹见自己的朋友被杀,气急,挥起自己的两只巨钳打向木易。

巨蟹的两只锐利无比蟹钳是魔螯巨蟹最厉害的地方。竟然硬生生的结下了木易的两招,不过,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尽全力接下的两招只不过是木易随手乱挥而已。

木易到现在为止,对于剑法也只是学过疯癫道人叫他的圣雷除妖剑诀,其他的也没有学过,因为桃源序的人都没有用兵器的,千篇一律的气诀心法和天罡与浑元的法术,或者是将真气化成剑刃诛邪。

魔螯巨蟹和鹰鼋正因为接下木易的两招而得意呢,就见木易使出了风巽——破空斩无数气流夹杂着真气化成的剑刃,使得魔螯巨蟹顾此失彼,身体被气刀打成重伤,而木易也趁机斩下巨蟹的两只巨螯,不撑一会儿,就被打回原形,毁了根基。

现在就只剩下鹰鼋这一只妖怪。而鹰鼋见到二妖被灭,愤怒而又惶恐,转念一想,在空中陆地,自己定不是木易的对手,于是想将木易引入水中,于是朝着木易吐出一道水柱,脱身之后立刻跳回水中。

鹰鼋心里面想些什么,木易又岂会不知。

木易早就已经想好应对之策,神兵在手,何须忧愁。

就在鹰鼋自以为万事大吉之际,木易将手中夕辰一挥竟硬生生的将水流截成左右两半,鹰鼋在河底爬行的丑样也让人尽收眼底。

鹰鼋变回人形,来到木易眼前。

木易:“鹰鼋,河伯好心收留你在此地修行,你非但不知图报,还霸占河伯府邸,残害渭河水族,在渭河两岸伤人,今日留你不得!”

鹰鼋:“臭小子!伤我兄弟,还口出狂言,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木易:“你就来试试”,

说完,木易就拔剑劈向鹰鼋,而鹰鼋却凭借背部坚硬的龟甲,和木易相抗衡。

鹰鼋的龟甲就如同坚固无比的盾,遇上夕辰这神兵,居然也挡下一招,但自己也是受伤不轻。

木易又挥一剑,鹰鼋喷出一团雾气,趁机躲了起来,木易朝前去追,也没有发现鹰鼋的身影。

木易正奇怪之际,脚下却突然一晃,原本悬空的身体现如今倒像是着陆一般,猛然有落地之感。

原来是鹰鼋化为龟形,趴伏在木易脚下,将木易顶了起来。

木易一时不慎跌落,而鹰鼋却趁势咬住木易的脚。

木易举剑对着鹰鼋迎头一击,鹰鼋将**一缩,避开一招,木易也从鹰鼋口中逃离。

木易不打算继续跟他耗下去,直接用天罡真气化成两道细绳,将鹰鼋五花大绑,扔到岸边。

木易:“鹰鼋,你作恶多端,遭此恶报,只怨你自己心术不正,为祸一方,如今自食恶果!”

鹰鼋听完,连连求饶,而木易却不为所动,一路走来,木易遇到的妖怪并不少,但是想鹰鼋这般胆小怕事,啰嗦不停地倒还是头一次见。

就在鹰鼋求饶之际,河伯也赶了过来。

木易问:“河伯,你看如何处置?”

河伯:“鹰鼋作恶多端,应有此报,不过,上天也有好生之德,姑且饶他一命!”

木易:“这……”

河伯接着说:“死罪虽免,活罪难逃,不如我等效仿黄帝囚困赑屃,将鹰鼋困在石碑之下,况且,此段渭河水域,河碑早已破旧,在我河伯府邸,有一新造巨型石碑,就以此困之,若百年以内,此段水域没有异动,而它又知悔改,再将其放出!如何?”

木易:“就依河伯所言!”

接着,河伯就施法,从渭河河底搬运上来一块巨大的河碑,正面写着“渭河”反面写着“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木易收起法术,鹰鼋还想着逃,木易一举将河碑运起,放在鹰鼋后背之上。

鹰鼋背着河碑爬过几步就再也爬不动了。

木易也借夕辰的剑气,在河碑正面的下方又刻上“镇邪”。

河碑在鹰鼋背上顿时重如高山,再也不能移动。……

而木易助河伯除掉之后,谢绝河伯好意,继续东行,前往下一站——迷仙湖。与此同时,桃源序逝穷已带领怜欣,金齿,地久抵达迷仙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