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源天青

齐聚迷仙湖

桃源天青 柳钦阳 5097 2014-04-05 20:25:47

  第三十九章齐聚迷仙湖

逝穷在迷仙阵内转悠半天,在漩涡,礁石,落魂幡的影响下,逝穷一方面要收心凝神,否则就会有坠入湖中,粉身碎骨的危险,另一方面施法打出一条路来,毕竟在这里呆的越久对自己就越不利。

而隐藏于阵中的无灵鬼母和弑神九婴看的是津津有味,无灵鬼母还不时的给迷仙阵喷云吐雾,使迷仙阵漩涡和礁石的数量增加,险些使逝穷几次差点遇害。无灵鬼母完全将逝穷玩弄于鼓掌之间,弑神九婴和无灵鬼母乐此不疲。

逝穷已经在迷仙阵内困了接近一个时辰,而湖仙庙内,怜欣已经为湖仙疗伤完毕。

金齿和地久见师叔已经去了那么久还没有回来,不由得担心起来。

眼看湖仙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金齿自告奋勇:“师妹,师弟,师叔去了那么久还没回来,真是让人担心!”

地久:“是啊,要不我们去看看!”

金齿点头同意,又看看怜欣,怜欣素来少言,但此刻,她却说:“师叔要我们在此等候,最好哪都别去!”

金齿:“可是师叔都已经去了一个时辰了,只是打探一下虚实,现在也该回来了,会不会和那两个妖怪打起来了,要真是这样,我们去也好帮忙啊!以我们三人的实力,应该也可以和他们抗衡一番!”

地久:“是啊,怜欣师妹,我们就去看看吧,省的我们在这里干等啊!”

怜欣:“不行,现在迷仙湖浓雾弥漫,而且雾中还夹杂着一股无形的杀气和妖气,方才为湖仙疗伤的时候,我试图将我的真气融入雾中,以此来探知师叔的下落,可雾中的煞气却将我的真气弹开,如果我们真的去的话,别说找师叔了,就怕一出门我们连方向都很难辨别!”

金齿听完,着急的说:“那师叔岂不是更加有危险!不行,我得去看看!”

听到金齿要去,地久也坐不住,站起身来,也想跟着一起去。

而怜欣此时却沉默,没有说去,也没有说不去,只是怀着复杂的心情忧愁的看向门外,悲天悯人,心中既矛盾又带着半点忧虑。

金齿和地久回头见怜欣一言不发,只是一脸忧郁的看向门外,两人也眉头一紧,索性又回来了。

金齿:“怜欣师妹,你怎么了?你是在担心我和地久师弟也会遇到危险!”

怜欣:“不是,我的感觉是木易,大师兄,他就要赶到迷仙湖了。”

金齿和地久一听到木易要来,马上就变了脸色,金齿“大师兄快来了,师妹,你说的是真的!”

怜欣:“没错,估计再有几个时辰就能来到迷仙湖畔了!只是,我担心他来到这里,会因为浓雾的影响无法顺利来和我们会和,而且你们一走,师叔又没回来,我再去找大师兄,这样一来我们可就完全分散了啊!”

原本金齿还想继续去的,一听到怜欣这么说,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地久也说:“三师兄,我看我们还是在这里等大师兄前来吧,看他怎么说,我也相信,以师叔的法力应该不会有事的!”

金齿想了想,随即也说:“好吧!那就先登大师兄来吧!”

在此卧底的湖仙,一听到这话,觉得有必要向弑神九婴和无灵鬼母汇报一下,于是,自告奋勇的提出:“既然,你们三人担心你们的师叔,不如就让我前去吧!”

金齿听到湖仙的话,想了一下,之后又说:“那怎么能行,湖仙伤势刚好,元气还没有恢复,不宜冒险,而且一旦湖仙有危险,我们也无法前去营救,我看,你还是和我们在这里等好了!”

湖仙:“你们不用担心,迷仙湖和湖仙庙,都有我的灵力,石像和我通灵,即使我遇到危险,我也可以像之前那样,借助通灵之术全身而退,如果,找到你们的师叔,一有消息,我立刻赶回!”

听完湖仙的话,怜欣等人都觉得有道理,于是几人决定,就按湖仙所说,让他前去打探逝穷的消息。

湖仙借助湖仙庙和迷仙湖的互通灵力,直接就来到了迷仙湖,不过他不是去寻找逝穷,打探逝穷的消息,而是去向弑神九婴报信去了。

湖仙来到时,九婴和鬼母正在上空观望逝穷在阵内乱的情况。

“怎么样了”察觉到湖仙的到来,弑神九婴说道。

湖仙:“师父,据其中一个叫怜欣的女子说,他们要等的木易,今天就能来到!”

无灵鬼母:“好啊,现在逝穷就困在迷仙阵内,等木易一来,见自己师叔困在阵中,一定会带着其他人过来,到时候就能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接着两妖又得意的笑了起来。就在两人大笑的时候,无灵鬼母却突然咳嗽起来,弑神九婴问:“鬼母,你这是!”

“是邪眼灵婴的力量又开始作怪了,你现在这里看着,我得去附近找婴儿来修炼一下”

弑神九婴:“那好吧,你快去快回!”

接着,无灵鬼母就离开了这里。

至于湖仙,弑神九婴也让他回去继续打探。

////////////////////////////////////////////////////////////////////////////////////////

而木易这边,解决了渭河三妖之后,继续东行,转眼间,已经临近迷仙湖,只不过越往前走,周围的雾气也逐渐的变浓。

木易也感觉越来越奇怪,都已经午时了,怎么还会有雾!

木易想用自己的法力,打算用风将雾气吹散,当他使出时,成功的将周围的雾气吹散,可是,刚要走,这雾气又起来了,而且雾中还有隐隐约约的一丝妖气,木易觉得事有蹊跷。

于是木易使出追风寻影,看看究竟是什么在搞鬼。

可是就在木易使出追风追影之后,还没弄清大雾的起因,也没找到迷仙湖的位置,就探知到在离自己前方约有五里地的地方,在一处人家那里,正发生着一场打斗,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面目可憎,来势汹汹,而且怀中还抱着一个婴儿,而这黑衣女子就是来寻找婴儿练功的无灵鬼母。

同时,还有一对夫妇在那里,各自拿着农具,打向那黑衣女子,那黑衣女子却拂袖一挥,一道黑烟将那对夫妇打昏过去,接着就将婴儿抱走。

木易看那黑衣女子来者不善,抢夺别人孩子,于是继续施展追风寻影,跟踪无灵鬼母。

无灵鬼母施法要婴儿睡着,不让他发出哭声,自己带着婴儿来到迷仙湖畔。

跟踪她的木易由于距离不近,一时间也没被无灵鬼母发现。

木易探知到黑衣女子已经停了下来,自己距离她越来越近,同时木易还探知到无灵鬼母前面就是一片湖,木易心想,这里应该就是自己要找的迷仙湖了。

木易初步猜测,这大雾应该就是这黑衣女子搞的鬼,抓走别人的孩子不想发现,来打扰到自己,才把雾弄得这么浓。

木易一门心思都在救那个婴儿上了,也没有想找逝穷他们的事,于是慢慢地靠近她,在保证不备发现的情况下,想救走婴儿。

此时,无灵鬼母正在打坐,先调理气息,之后再拿婴儿练功。

木易不停地探知着,明白这黑衣女子是要拿婴儿练功,残忍至极。

想来想去,木易打算调虎离山,既然对方需要婴儿练功,木易打算就再给她一个婴儿。

木易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拯救婴儿上,探知的范围也只是放在前面无灵鬼母和婴儿的身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危险,此刻身后的浓浓白雾中一个黑影正悄然逼近。

一只黑手已经快要放在木易的身上了。

就在木易意识到的时候,木易立刻转身,在对方还没碰到自己的时候,一只手将他擒住,另一只手捂住对方的嘴。

拉近一看,木易既惊又喜,正是自家的三师弟金齿。

木易先示意他不要出声,之后松开手。

木易小声说:“金齿,你怎么来了,师叔呢!”

金齿:“师叔去迷仙湖打探消息去了,让我们在此等候,原本我和地久也想去,但是怜欣说,你已经到了,就让我拿着这个玉坠来找你!”

木易:“怜欣也来了!”

金齿:“是啊,师父让我、怜欣,地久和师叔一起来,二师兄和昭月被派去执行其他任务了!先别说这个了,先和我去跟怜欣他们会合吧!”

木易:“先别忙,当下还有更重要的事做,正好你来了,帮我个忙!”

金齿:“什么事啊?”

木易:“我一直在跟踪一个黑衣女子才来到这里,那黑衣女子修行甚至在师叔之上,她抢了别人的一个婴儿,准备用婴儿来练自己的妖术,我们必须把他救下来,还给他的父母!”

金齿:“还有这么残忍的妖术!哼!大师兄你要我怎么帮你?”

木易:“调虎离山!…………”

无灵鬼母这边已经调理完毕,准备拿刚抢来的婴儿练功,这时却听到身后又有婴儿的啼哭声,无灵鬼母听到之后面露喜色,起身就向着婴儿啼哭的方向飞去。

金齿见无灵鬼母中计,立刻现身,抱走婴儿!

这一切都是木易的调虎离山之计,无灵鬼母听到的啼哭声是木易假扮的,故意将无灵鬼母引来,好让金齿有机可乘,果然,无灵鬼母中计。

木易一直都在用追风寻影,探知对方的一举一动,见黑衣女子已经朝着自己这边来了,为了给金齿留出足够的时间离开,木易不断地变换位置,使得无灵鬼母一时找不到自己。

但是,姜还是老的辣,无灵鬼母诡计多端,寻找半天没找到婴儿的踪迹,自知这里面有鬼,料定是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了。

于是无灵鬼母立刻返回,果然,婴儿已经被人抱走了。

无灵鬼母十分恼火,双眼发出红光,瞪大鬼眼,马上就发现了抢走婴儿的金齿。

之后追了上去,而木易在探知到对方朝金齿追去,也立刻赶了过去,在半路将无灵鬼母拦下。

无灵鬼母看到有人拦住自己的去路,双眼射出两道红光,却被木易轻而易举的用神兵夕辰挡住。

无灵鬼母看对方也有点本事,就问:“臭小子,你是何人,敢当我无灵鬼母的去路?”

木易“桃源序,木易。”

无灵鬼母听完哈哈大笑:“哼!桃源序的弟子根本就不用兵器!你到底是何人”

木易:“看来,你对桃源序很了解啊!不错,桃源序确实是没有用剑的,但从木易现在起,就开始有了!”

无灵鬼母:“就算有又如何,你的师叔逝穷二首领号称精通五行遁术,奇门遁甲,如今也已经被困在我布下的迷仙阵中,无法脱身!你又有多大的本事,受死吧!”

说完,无灵鬼母就像木易冲了过去,而木易也拔剑而上,使出圣雷除妖剑法!

夕辰的剑身有一道道闪电的在作响,无灵鬼母也没有想到木易的剑法如此凌厉。

无灵鬼母拉开和木易的距离,两臂散发出两道黑气在双手盘旋,接着无灵鬼母双掌向前一推,无数道黑色的光影,如同划过天际的流星一般,直接冲向木易。

无灵鬼母这一招威力着实不小,木易也不敢懈怠,升到空中收回夕辰,开始运气,身体周围燃起熊熊烈火,木易打算使出地火天风诀。

两道火龙卷将周围的雾气都给灼烧至尽,漏出宽阔的一片区域。

无灵鬼母看着小子果然不简单,明明自身是风属性,却使出召唤雷电的剑法,如今是处的法诀还有火的力量。

无灵鬼母想到大祭司的话,看来大祭司的担心也是有道理的。

双方的招式互相冲撞,引起一阵巨响,强大的冲力将周围的木石全部震飞,一时间就连雾气也被震散。

然而,两人僵持不到半刻,高低自现,木易由于修为不及无灵鬼母,因而被震开,跌倒在地,不过好在也没受重伤。

木易重新站了起来,而原本震散的雾气如今又聚拢过来,朝这边弥散。

木易重新拔出神兵夕辰,打算用圣雷剑诀,虽是修为不如无灵鬼母,但借助雷电之力,应该也不会吃亏。

而无灵鬼母因为婴儿被抢一事还在气头上,一心想制木易于死地。

木易已经开始施展圣雷除妖剑法,一路上的历练,木易已经可以使出圣雷剑诀的六成威力,至于能不能打败无灵鬼母却还是未知。……

夕辰出鞘的一瞬间,天空之中马上开始打雷,一道闪电直接就打在了夕辰剑上,发出强烈的黄色光芒,及时有浓雾的影响,光芒依稀可见。

无灵鬼母知道这一招威力不小,不能让木易得逞,于是她换了一种方式,眨眼间消失在原地,木易见无灵鬼母不见了踪影,在施展圣雷除妖剑法的同时,也施展了追风寻影以此找出无灵鬼母,但是没有成功。

突然之间,无灵鬼母的气息又出现了,而且……

就在木易的身后,

木易一时倒也反应过来了,只是现在他使出的招式适用于远距离攻击,根本无法将剑劈向身后的无灵鬼母。

而无灵鬼母却看准时机,伸出双掌,打向木易。

黑气围绕的双手径直打向木易,可无灵鬼母也没想到,就在这时,邪眼灵婴的力量又开始作怪。

原本就没有拿那婴儿练功,加上和木易动手,无灵鬼母一时间真气错乱,吐出一口黑色的淤血。

木易原本是打算听天由命,但现在感觉到了身后的异常,一看无灵鬼母嘴角的血迹,也没多想,朝前飞去,拉开和无灵鬼母的距离,挥剑劈向她。

无灵鬼母,见木易攻向自己,没有接招,化作一团黑烟逃走。

木易庆幸自己捡回一条命,没有继续在此地停留,在探知到怜欣他们所在的湖仙庙后,就立刻前去了。

来到湖仙庙,怜欣和地久早已在庙门外等候,金齿抱着婴儿在庙内。

地久大叫:“大师兄,你终于来了!”

木易:“嗯,我来了!”

随即看向怜欣,两人心照不宣,点点头。

金齿站起来:“大师兄,现在怎么办啊!师叔去迷仙湖,已经三个时辰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肯定是遇到危险了,我们快去救它吧!”

木易:“先不急,方才我和无灵鬼母交手,从他口中得知,师叔被她困在迷仙阵内,咱们师叔精通阵法,应该不会有事,现在,你们先在此等候,我先去把婴儿还给他的父母,省的他们伤心,你们千万不能离开这里!”

金齿:“嗯,师兄小心!”

木易点点头,又看看怜欣,从金齿手中接过婴儿,离开湖仙庙,来到原来探知到的那户人家,将婴儿还给他们,接着又回到湖仙庙和怜欣等人会和,商讨去找逝穷的事怜欣等人也将几天发生的事儿告诉木易。

听完金齿的叙述,木易想了一会儿说:“看来师叔却是遇到危险了,到现在湖仙也没回来,估计他也也遇到危险了!”

地久:“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木易:“先别急,曾机缘巧合学会一套感知事物的法诀,能探知到千里以外的事物,我先试试看看能不能找到师叔!”怜欣他们点点头。

“不用找了,我回来了……”

从门外传来逝穷的声音。

几人看向庙外,此刻逝穷正站在庙门处,面带微笑,看着四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