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桃源天青

迷仙阵

桃源天青 柳钦阳 4687 2014-04-05 20:25:47

  第三十八章迷仙阵

桃源序这边,大首领佐图派出的逝穷和怜欣等人一路降妖除魔,终于在七日之后赶到了迷仙湖,在迷仙湖湖仙的协助下,逝穷等人消灭了在迷仙湖为恶的湖怪——金须鲶鱼。

之后逝穷等四人在离迷仙湖不远的一座湖仙的湖仙庙内落脚,等候木易的到来。

另一方面,魔界这一边,无灵鬼母和弑神九婴从魔界祭坛出来,回到弑神九婴的北狄凶水,并借助水遁在逝穷等人来到的第二个夜晚也来到迷仙湖。

两路魔军首领悬在迷仙湖上空,弑神九婴:“看来这桃源序的人也是有些本事的,原本生活在此地的湖怪金须鲶鱼也被他们灭了。”

“你可别小看了这群人,尤其是为首的二首领逝穷,此人不仅精通五行遁术和阵法,他的浑元真气也不可小觑!”无灵鬼母说道。

弑神九婴却说:“鬼母,怎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看我略施小计,先探探他们的底儿,”

九婴是古代恶兽之一。

九头水火之怪,能喷水吐火,其叫声如婴儿啼哭,故称九婴。尧时出,作害人间,被羿射杀于北狄凶水之中。

而这弑神九婴是九婴之后。

弑神九婴说完刚才的话之后,接着就从头上拿下一个球状物,弑神九婴一念咒语,小球立刻就变成了一条长了角的蛇,弑神九婴朝前一指,独角蛇立刻就冲向湖仙庙。

正在湖仙庙内打坐的逝穷等人,突然感觉不对劲。

几人一起睁开眼,金齿说:“有妖气!”

逝穷:“无需惊慌,妖物就在庙内!”

听完逝穷的这句话,怜欣、金齿、地久马上警惕起来。

怜欣凭借音属性的优势,将自己的真气化成点点星光,散落在整个湖仙庙,将湖仙庙照耀,使得整座湖仙庙发出星辰一般柔和的光辉。

马上怜欣就找到了独角蛇的藏身之地——房梁东北角。

怜欣看了一眼逝穷,而逝穷却只是淡定镇定的点点头。

怜欣心领神会,马上就将原本散落的星光,一点一点的绕道独角蛇的身后,速度之慢,让一般人根本都察觉不到,直至所有的星光真气全部绕到独角蛇身后,并且变成手掌模样。

怜欣再次看向逝穷,逝穷睁开眼,又是点点头,怜欣击中精神,用意念催动手掌,直接向独角蛇扑去,一举将其拿下。

随即几人立刻站了起来,看着怜欣施法将妖物拿下,怜欣将独角蛇呈现在几人眼前,几人看着眼前不知名的怪物,都眉头一皱。

在迷仙湖湖心处观望的弑神九婴见自己派出的独角蛇被发现,于是就在远处施法。

原本一直就在眼前的独角蛇却眨眼之间化为一团黑烟,不见了踪影。

最为年长的逝穷一见此情形大叫一声:“不好!快快赶到迷仙湖!”

说完,几人就化为四道光影,转瞬之间就已经来到迷仙湖。

四人来到迷仙湖的时候,弑神九婴和无灵鬼母早已潜入迷仙湖底,并且掩藏自己的妖气。

逝穷唤出迷仙湖湖仙,问是否察觉到有妖孽在此。

湖仙却说:“方才确实两个妖物停在迷仙湖湖心,而且据我推测,那两个妖物的修为不浅,恐怕要在你们几人之上,我自知不敌,所以没有轻举妄动。就在你们到来之前那一瞬间,他们跳进迷仙湖,借水遁离开此地。”

逝穷见此地的妖气确实是散尽了,觉得那两个妖物也确实是走远了,也就没有再多问,于是几人也就没有再多问,又回到湖仙庙。

在迷仙湖这边,弑神九婴:“无灵鬼母,我等为何不趁此机会一举将他们拿下,非得躲起来!”

无灵鬼母:“大祭司所说的木易不是还没有到吗,这样怕是会打草惊蛇。依我看来,虽然我们现在处于迷仙湖,你占据地利,合我二人之力也只能和他们打个平手,倘若他们破釜沉舟,到时别说杀了他们,我们也会受伤啊!为何不用拿下他们不费太多力气,将人玩弄于鼓掌,将他们生死握于我们的手中,到时他们的生死由我等掌控,岂不有趣之极。哈哈哈!”

在九位魔军首领中,无灵鬼母不仅修为最高,而且诡计多端,阴狠毒辣,同时好用婴孩来修炼自己的魔攻,极其残忍。

弑神九婴自知这一点,暂且也就听从了无灵鬼母的话。

弑神九婴又问:“那,鬼母你打算怎么对付他们?”

无灵鬼母笑了一声就说:“逝穷号称自己精通阵法,而我也在魔界总坛研究过我魔界许多精妙的阵法,我就在此地摆下一个迷仙阵!哼哼!”

///////////////////////////////////////////////////////////////////

“师父!”随即,外面的一道声音,将他们的谈话打断,而此人正是刚才一直都在提的迷仙湖湖仙。

原来,由于迷仙湖的泉眼和北狄凶水相通,或者说,这迷仙湖本就是依靠北狄凶水才存在的,而且,迷仙湖的湖仙竟然也是弑神九婴的手下!

弑神九婴,轻轻点头:“嗯!他们都走了?”

湖仙:“是的,师父,如今他们在我的庙内,打算等他们要等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如今都在我的监视之下!”

无灵鬼母和弑神九婴听完满意的点点头。

之后,无灵鬼母说:“湖仙,既然,整个迷仙湖都由你掌管,那从明日起,你就在迷仙湖制造一场浓浓大雾,一直到我们离开,我要借着迷雾,在迷仙湖摆下迷仙阵,一举将他们拿下!哼哼!”

听完无灵鬼母的话,弑神九婴问:“鬼母所说的迷仙阵真的能让他们有来无回?”

无灵鬼母说:“不是还有我们三人在阵中吗,当他们陷入阵中,迷失心志,无法抽身之际,我们就出手,一举歼灭他们!”

接着三人又十分狂妄放荡的奸笑起来!

翌日一早,迷仙湖果然大雾弥漫,在岸边都无法看清身边的事物,白茫茫的一片,更不用说湖内了。

只是在岸边,能隐隐地听到湖中有水流湍急的声音,隐约之间,还能看到有两双泛着红光的眼睛在湖中的大雾中,瞪向岸边,多数的路人都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没太当回事。

而在湖仙庙内,作业为了防止再有妖物来庙内打扰几人的静修,于是逝穷用浑元真气在庙外张开一道结界,以至于没有雾气并没有进入庙内。

早晨,逝穷率先醒来,收回结界,庙内的雾气直接向庙内蔓延弥漫,怜欣,金齿他们也因为感受到水汽醒来。

几人看向外面,地久:“好大的雾啊!!”

逝穷:“雾中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妖气和凶煞戾气,只怕这雾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金齿:“师叔,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啊!”

逝穷:“我们就现在庙内等候,静观其变!”

三人点点头。然而,一直等到中午,这迷仙湖内的大雾还是没有消散,几人不由得担心起来,金齿:“师叔,这都已经是午时了,可这大雾还是没散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逝穷:“我也不太清楚,我看还是问问湖仙吧!”

说完就看向庙宇内的湖仙石像,而石像也貌似知道逝穷这句话的意思,马上穿着黄棕色衣服,留了两撇短须的湖仙真的就从石像上跳了下来,或者说像是被打了出来,湖仙的嘴角还带有血迹,脸色还很苍白,石像没有变化,而湖仙却昏倒在几人面前。

逝穷几人见状,立刻将湖仙扶起,逝穷施法,向湖仙体内注入一道真气,不久,湖仙醒来过来,脸色却依旧很苍白。

逝穷问:“湖仙,你怎么会受这么重的伤,还有迷仙湖又是为何会有这么大的雾,这究竟是何人所为?”

湖仙喘了几口气,用微弱的语气说:“是昨晚那两个妖怪!”

一听这话,四人一愣,金齿问:“你能说的在清楚些吗?”

湖仙:“三更时分,他们又来到迷仙湖,不知使了什么妖法,使得迷仙湖大雾弥漫,而且原本平静的迷仙湖水面,如今竟然是暗流涌动,到处布满了漩涡和礁石,水面上还有无数的黑色旗幡。我身为湖仙,原想让一切恢复平静,可没想到那两个妖怪深知水性,并借着水遁将我从湖底逼出水面,他们说要让我和他们合作,将桃源序来的你们一网打尽,我不肯,他们便将我打伤,我趁他们不注意,借着这庙内石像与我本体通灵,才同他们手中逃脱,来到这里!”

怜欣,金齿,地久三人听完点了点头,很明显这就是冲他们来的。

逝穷:“看来他们是冲着我们,而且是有备而来,昨晚也不过想试探我们!”

金齿:“师叔,要不我们去迷仙湖看看”

逝穷:“不,我一人前去,怜欣在此地为湖仙疗伤,金齿你和地久为怜欣护法!”

金齿又要说:“师叔,我……”

逝穷却打断:“就这么决定,怜欣为湖仙疗伤必须有人护法,一有异常我也可以全身而退,倘若你们遇险,岂不是给我徒添麻烦!”

逝穷的话虽是有些伤人,却也是说出了事实。

于是,金齿和地久很自觉地留下为怜欣护法。

而逝穷则是孤身一人,直接进入浓浓大雾之中。

逝穷一进入迷仙湖,而浓雾却像是活物一般,开始在逝穷前方慢慢开出一条路来,引诱逝穷直接进入无灵鬼母布下的迷仙阵中。

而湖心中的雾气也没有外围那般浓厚,已经可以依稀的看清周围的事物。

逝穷在迷仙阵中看到的景象,果然就像湖仙描述的那样,无数的黑幡插在水面上,散发出连白雾也遮挡不住的冲天的妖气,迷仙湖水面上是六十四个漩涡,分布八方,列成八阵,为首的都是一个巨型的漩涡。

同时漩涡与漩涡之间是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的黑色礁石,而且还散发出逼人的煞气。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逝穷精通阵法又岂会看不出这里面的名堂,礁石和漩涡是按照七曜二十八星宿排列出来的,分守日太阳、月太阴、金太白、木岁星、水辰星、火荧惑、土镇星这七曜纬政,

旗幡摄人魂魄,漩涡乱人心神,礁石蚀人心智,步步杀机。

逝穷来到此地勉强护住心脉,守住元神,才没被迷仙阵摄取魂魄,丧失心智。

逝穷知道此地不宜久留,于是就打算离开。

然而,就在逝穷转身要离开的时候,浓雾又再次升起,使得逝穷无法分辨方位,甚至在面前伸出双手也难以见五指。

“鬼母迷仙内按叁才,包藏万象天地之妙。

漩涡运起惑仙丹,礁石暗念闭仙诀。

失仙之神,消仙之魄,陷仙之形,损仙之气。

丧神仙之原本,捐神仙之肢体。神仙入此成凡人,凡人入此即绝命。

迷仙阵中无四方,误入阵内顷刻亡。修仙之人得仙体,千年道行一朝丧。

哈哈!逝穷二首领,好久不见啊!”

无灵鬼母的话,突然想起,使得逝穷提高警惕。

但是,逝穷对此声音毫不熟悉,“阁下口音甚是陌生,为何说好久不见?”

无灵鬼母听完逝穷的话,又是哈哈大笑“二首领真是贵人多忘事啊!也难怪,毕竟我换了一副容貌,变了口音,难怪二首领认不出来!”

说完,无灵鬼母和弑神九婴二人的双眼发出红光,即便是在浓浓雾中,也能看得一清二楚,二妖将附近的浓雾驱散,出现一小片能让双方互相看见的区域。

逝穷见这二人模样,一个身穿红色铠甲,须发赤红,头上头盔又八个闭目鹰嘴独角蛇,俨然一个霸气十足的将领。

另外一个女子,身穿黑色纱衣,头发披散,眉间三点黑色,双眼杀气腾腾,说话笑里藏刀。

这一男一女二人,逝穷毫无印象,或者说根本就没听说过,更别说见过,不过看那黑衣女子的眼神有些熟悉,让逝穷想起一个不敢想到的人。……

“你们是何方妖孽”逝穷问。

弑神九婴:“你不妨猜猜?”

逝穷看了看两人的模样,又想了想有关的人,以及从桃源盛典到现在发生的一切。逝穷断定眼前之人和大祭司脱不了干系。

逝穷:“九路魔军首领,不知你们是那两位啊!”

弑神九婴一听这话不屑的说道:“有点见识,不错,我就是北狄凶水——弑神九婴,旁边这位就是新任第九路魔军——魔云乌山,无灵鬼母。”

逝穷在脑海里不断搜寻着,有关这两人的事。

弑神九婴,上古恶兽九婴之后,能喷水火,喷云吐雾,传承九婴魔力,在北狄凶水掌管三路魔军。

至于这无灵鬼母,逝穷从未听过,只是这九路魔军首领原本是邪眼灵婴,是一个四目假寐婴儿,一首四目,半闭半开,以人的三魂七魄为食,是九个魔军首领之中魔力最高,修为最强的一个,无灵鬼母能从邪眼灵婴那里接管首领之位,修为定是不浅。

而且这阵法也是出自此人之手,逝穷知道眼前这两人真的就像湖仙说的那样,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对付其中一个还绰绰有余,但是同时对付两人,先别说如何对付他们了,就是能否平安离开此地都会有难度。

于是逝穷有意岔开话题:“不知这阵法出自何处”,

无灵鬼母自知逝穷这话是何意,“方才我已说过了,此阵名为迷仙阵,魔界首位魔君所创,专门克制修仙之人,哪怕是大罗金仙进入此阵,也会丧失仙体,灭了胸中五气,去了顶上三花!不知二首领可识否,能破否”

逝穷:“只可惜此阵如今还未完全布成!”

无灵鬼母:“二首领已误入阵内,何不试试!”

说完无灵鬼母反手一挥,浓浓白雾立刻挡住了视线,无灵鬼母和弑神九婴也不见了踪影,连一丝妖气都察觉不到。

然而上空却还有一双无灵鬼母发出红光的双眼注视着逝穷的一举一动。

方才的话都是逝穷有意说出,故意激起无灵鬼母,显然,逝穷成功了。

然而,同时逝穷也正中了无灵鬼母的奸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