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忆往事,难相忘!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341 2014-03-10 12:41:47

  公元2013年

“哇!夏溪,我吃的好饱啊,有你这小姐姐在身边真好,这礼物真漂亮,你真是我爱人啊!知道我拍古装戏还送我镯子,贼有用啊!”程伊一边兴奋的说着,一边用手抚摸着盒中光滑如丝绸的玉镯,看到色泽圆润通透的玉镯在灯光下散发着光芒,程伊惊叹道:“真的好漂亮啊!白色的玉里还透着红嘞,你挖墓时偷拿的啊?”“你瞎说什么呢?这是我自己淘来的,是明朝真品。这可是我最喜爱的收藏!你别当是一般饰物用过就不知道放哪了!”说着夏溪从程伊手中拿过手镯,“说来也巧,我第一眼看到它的时候就觉着很喜欢,于是就买回来了,所以说你要好好爱惜!”程伊一脸不服的样子“诶~~怎么会呢!我会好好用的,跟着您也见过不少稀世珍宝,但这次的玉镯真的漂亮,我绝对好好保管。”程伊呵呵笑着,从夏溪手中夺过玉镯,对着月光高举起来“你是姐的啦,会好好对你的。”夏溪看了一眼开心的程伊微笑,扫了一眼盒子中的玉镯心中还是挺不舍得,心中想道应该是因为自己很喜欢才会有这种感觉吧。程伊一边把玉镯收到盒子中,一边念叨“这生日礼物,杠杠的啊!”夏溪皱了皱眉问道“这次又跟着哪位学了句东北话?我真的是服了你了。各地方言信口拈来,外语水平却还不如小孩子,高中还敢当堂跟老师抬杠。”程伊挑挑眉,呵呵笑道“这是职业素养,懂没?干一行系百行,行行吃通透,还有英雄就不提当年勇了。作为华夏儿女岂能为一门豆芽语而折腰。另外不是姐笨,而是现在的那些熊孩子的英语实在太好了!”夏溪看着程伊嘚瑟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怕了你了长了伶牙俐齿,既能吵架有很能吃的,就是外语不行。”程伊尴尬地直笑,转移话题道:“那我们下次还去那店吃吧?反正我这名头绝对担得起。吃吃吃,不吃以何知天下。”夏溪无奈地回道:“真是吃货啊你!只要你还记得那店的地址的话,顶级路痴程伊。”程伊瘪瘪嘴笑着说说:“我这不是有你吗?姐还怕不认路,人工GPS随身带啊!还自带识别文物功能,完美的视觉效果。”看着最好的朋友程伊嘻嘻哈哈的,夏溪也跟着开心了起来。夏溪和程伊从小是邻居,程伊家本来搬过家,但没过多久就搬回来了,原因当然是程伊。因为程伊的软磨硬泡外加她爸妈实在烦她了,另外她爸妈还担心程伊又会就“旧病重犯”即到处惹祸且不知悔改,再加上她还兼迷路专家,而且是顶级路痴。比如程伊的迷路史就有这么一件事,曾经打赢了架欢喜得不得了,但因被个别“积极分子”追赶,结果迷了路,后窝囊地蹲在街边,因找不着家而哭得稀里哗啦,此类事迹比比皆是。所以程伊父母义无反顾地决定还是搬回原来的地方好,不说程伊会不会跟着夏溪学好,因为知道那根本不可能。但至少搬回来就不用隔三差五出去找人,因为有夏溪会带迷路的程伊回家。“金俊他回国了,你知道吗?”程伊试探着问。听到有关于金俊的消息,夏溪心里一蹬,但却语气平淡地回道:“现在我们已经没有联系了,他-刚回来的吗?”“不知道,只是听我爸说的。夏溪,你还恨他吗?”程伊小心地问道。夏溪看了眼正在打量她表情的程伊苦笑,随即说道:“谈不上恨,解除婚约的事不能怪他,我也有责任。”程伊先到了家,本来程伊想求夏溪陪她过夜的,但是夏溪头都不带回地挥手示意不要,并捂着耳朵往家走,留下身后咆哮的程伊。“哎,夏溪你真走啊,呀~~~!”对于身后的那个人儿,夏溪嘴角轻扬,心想着“这么些年了程伊怎么还是一点没变啊!也幸好她还没有变。”夏溪已近半个月没回舅舅家了,所以她决定先回去看看夏严!反正在她自己的家里是没有人会在等待着她归去。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高级轿车,“总监?”司机称呼后座上的男人道。“回公司。”男人应声说道,语气冷漠。高速路上,江慕行驶着车,透过车镜看天上的圆月,今日又是月圆之日了,他轻敲已经有点微疼的头。正好这时柯打来电话,江慕按下蓝牙耳机“喂,江慕”电话那头传来江慕经纪人柯的声音。“嗯!说。”江慕一如平常的冷淡语气,“忘了跟你说了,我已经给你找好新助理了,我已经把资料发到你邮箱了,你看一下他们的简介吧,你自己选一个吧。还有那个饭~”局字还未出口就被挂了电话,气得柯对着电话直咬牙大叫着“饭局我给你退了,你小子又挂我电话,又挂我电话,到底谁是头啊……”江慕这次真没有故意的想去挂掉柯的电话,而是因为痛感突然逐渐袭上他的心脏,头痛也跟着发作了起来,眩晕的他甚至渐渐有点看不清前方的路了,因此他决定先找个地停下车来休息。坐在车里的江慕扶着头,低下头来抵制着刺心的痛楚,好一会才缓解了疼痛,整个人才有了一点精神。夜晚总是如此宁静,夏溪一个人走在行人无几的路上,在路灯的照耀下,她越发显得形单影只。路边传来洁白七里香的悠香,安静如夜的她不禁驻足抬头望着晚夜空中格外明亮的月,眼中带有微微笑意,但不觉地却有一股哀伤的之感爬上心头。而就在这一刻,站在不远处靠着车休息的江慕也在看着月亮沉思,他的深邃的眼神中如同是无尽的孤寂和哀伤。心脏突然的一震,他捂着绞痛的心一转头正好看到此景,这月光下的侧颜是如此熟悉。但却在这一瞬间他的头眩晕又加重了,突然之间他的眼前一阵朦胧,他努力看着前方,看着远处的她在月光照耀下嫣然依旧的。“是幻觉吗?她回来了,她乘着月光回来了!他好想看清她的容颜,想去问她,他该如何在这俗世中抱着对她的念想而独自苟活,她可知他有多后悔……”每每想到此,江慕心痛不已。他慢慢往前走去,他想看清她的脸,但是微缓的头痛也紧跟着突然剧烈疼痛起来,每走一步都犹如利箭穿心的心痛折磨着他的身心。他右手强按着刺痛万分的心,硬撑着身体往他日夜思念的人儿缓缓走去。离她越来越近,心也越来越痛,但却最终没能看清数百年后才出现的容颜。在剧痛之下,他早已无力前进,身体再也支撑不住,突然吐了一口鲜血,砰然倒地。继而耳边传来呼叫,他努力想睁开沉重的双眼,在朦胧间短暂地看到了模糊却又熟悉的容颜就坠入了无尽的黑暗深渊之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