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梦忆一世

守护者 创意家星 1551 2014-03-10 12:41:47

  永乐元年

江慕看着站在窗边一语不发的唐若雪,看她几日不曾进食,也不愿说话,双眼无神看着窗外。自从由刑场回来后也不哭不闹,只是静静呆着。最亲近的人相继离世,亲眼看著至亲处刑却无能为力,这种痛苦他又何苦不懂。他很担心唐若雪,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突然他想到了一个点子,走到唐若雪身边,不由分说,抓起她的手就跑。老李就看着两个人从自己身边快速跑过,刚想叫住江慕,但话还未出口,他们两个人早已就不见了踪影。他只好摇摇头,“唉!”叹了口气。江慕带着唐若雪跑到了一方园林,正是春来时,春雨过后,万物复苏。骄阳普照,绿茵萌于地,旧枝露新芽,水滴嫩叶轻落。群艳含苞争上,三两悄兮展容,引得群蝶飞。唐若雪一个人站在凉亭旁看着江慕将放上纸鸯天,然后跑过来,二话不说就将线交到她手中,她皱眉看着他,只好把好手中的线。江慕看着高飞的纸鸯轻声说道:“唐姑娘你看,这纸鸯飞得多高啊!腾云直上,翱翔于云间。”唐若雪看着纸鸯却依然不语,眼中尽是哀伤。江慕继续缓缓说道:“这纸鸯,亦远亦近,取决于掌线者。即使不在侧,亦可远远静静观望。但不可预料的,它可能会离你而去,消失在天边,”说着用手中的扇子一扇将纸鸯线刮断,唐若雪看着断了线的纸鸯渐行渐远,眼中最终流出滴滴泪来。江慕看着她望着已经无法看到纸鸯的天空流着泪,他说道:“我们能做的不别无其他,唯有好好告别,承认它离去的事实,好好的活在当下!”听完这番话,她再也无法坚持住,眼泪夺眶而出,一下子跪到地上,眼泪不住往下掉。她哭诉着往事“自从娘亲去世之后,影和父亲就是这个世界上我仅有的两个最亲近的人了。我自幼身体虚弱,七岁那年,父亲带来比我稍长两岁的影,他将我俩的手牵到一起。父亲抚摸着我俩的头,对我说道,若儿啊!从今之后,影儿既是你的侍女更是你的好朋友,你们俩要好好相处。而影儿对我说这辈子都要当我的影子,当时我还笑着问父亲,影儿若是若儿的影子,那父亲呢?父亲呵呵笑,蹲了下来,理了理我头发说,父亲啊!是我若儿的护身符。而现在呢,影儿与我亲如姐妹,她为我而死。从小宠爱我的父亲也离我而去,他直到最后都为了不让我有危险,而想方设法阻止我回京。他们已不在,如今我又如何能独自苟活于世!”说完她泣不成声,看着她伤心欲绝的样子,江慕也不知该如何安慰是好,于是他单膝跪地,低下身子来,用手轻轻揽过她的肩,将她揽入怀中,安慰说道:“哭吧!那样会好受一点”。许久之后,江慕听到怀中的她只是传来微微的抽泣声,于是低头一看才发现她已经哭累得睡着了。看着她的睡颜,心想着,也是时候了,她该好好休息了。相继失去亲人,几日的煎熬,她该是多痛苦,他感同身受。看着她不安的睡颜,柳眉微皱,青丝散落在罩着面纱的脸上,他轻抬手,拂去她脸上的柔丝。看到凌乱的纱巾,他突然有想取下的感觉,伸手想去触碰,却又犹豫地悬在空中。他苦笑摇头,只是将她的纱巾整理好。良久,唐若雪醒来,发现夜幕降临,自己正躺在江慕怀中。他正一手悬起在她身侧,用衣袖为她挡风,并且尽量不触碰到她的身体。她自觉男女授受不亲,他们这样亲近不妥。于是赶紧撑起身来,却刚好撞到了江慕的下巴,“啊!”江慕很尴尬,也惊讶她慌张的反应这么可爱,一时想到正好逗乐她。于是就一边看着唐若雪,一边揉着下巴直说疼。唐若雪以为是真撞疼了他,于是赶紧用手摸着他的下巴担心地问说很痛吗?而这时,唐若雪才意识到俩人近在咫尺,双目对视,江慕正专注的看着她,她紧张了,慌张地不知道手该如何摆好。于是情急之下,她一下子起身,却因为长时间的跪地而腿软,身子一软。江慕快速起身而立,一手搂住她的柳腰,她情急之下也条件反射,用手抓住他的肩头。月光下,俩人相拥而立,他低目,她抬眉,四目相对。清风吹拂,轻柔纱巾随风舞落,现绝世而倾城之容,他惊然而未语,只是望不尽。繁星伴月,夜色正好,却只叹是梦中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