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心动,又能如何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110 2014-03-10 12:41:47

  永乐二年

暮春时节,青草依依迷人眼。风吹细叶微微颤,玄都花开瓣落依稀然,只是今时非往昔。唐若雪叹气,抬头看了眼天空。安静地站在桃园中,她玉手轻抚桃花,呆呆站在原地若有所思许久之后。她转身离开,但不曾想却意外地被树枝钩住了头发,由于一扯动有痛感,于是她发出“啊”的一声。江慕早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的窘样不觉的嘴角上扬,于是赶紧走上前帮她解开头发。“我来帮你,唐姑娘。”江慕走近,低身为唐若雪整理着与树枝交缠的发丝,“你先别动啊。”两人靠的很近,唐若雪知道这样有失礼节,但无奈自己不好动作也只好让他帮忙。她轻声回道“好。”他小心翼翼地整理着,依稀可嗅到她发丝的香味。这是第二次两个人靠的这么近,江慕有点紧张,唐若雪也害羞地咬着唇,心中暗自庆好在有纱巾遮着脸,不然他该看到了自己通红的脸了“好了。”“嗯,多谢公子。”江慕看着唐若雪看着自己,心直咚咚跳,他尴尬地用手挠了挠头,呵呵笑着转移话题道“举手之劳而已。你看天气多好啊,那大雁都南飞了。”说着用手指着天空,唐若雪不禁发笑,她回道:“是啊,不过那是北边,而且那是燕雀。”没想到她会这么回,江慕本来只是随口说说缓解尴尬的气氛而已,但这下却更尴尬了。最后还是唐若雪先开了口“江公子,小女有事相求,不知公子可否允之?”江慕手一扇展开手中的扇子微笑问道“唐姑娘不妨直说。”“想来我来京城已有许些时日,现在我想这地方已没有停留的意义。而且我为罪臣之女,我并不想再多加连累公子。小女感激公子多日来的收留,对公子的相助感激不尽,来日若有机会必当报恩。明日我想返回观中,以余生为父亲和影儿长守青灯,念经慰灵。”“不行!”江慕一听她这么说,心中一急立马回话道。她随声问道“这是为何?”经过多日的相处,江慕心中早已对唐若雪有特殊的情感,但是他却不愿轻易表达出来。因为他并不想有所牵绊,而且这些日子以来那个人话一直在回响在他心中。以前他从不信这占卜迷信,如今却因此心有顾虑。江慕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她的问题,他想了想说道“因为。。。我还没能保住你完全安全呢,这是我答应影儿姑娘的事,我不会食言的。”她心中暗自失落,回答道:“此事无碍,公子不必过于担心。我的下落无几人知,况且最近还是挺安宁的,我还是早点回到观中为好。”一时慌张,他躲避开她的目光,然后仰头长长地额了一声。江慕突然走近她,扇动着手中的扇子点点唐若雪的肩,故作嘻哈的神情“呵呵,你别开玩笑了,我最近挺无聊的。你先呆在这几天,可好?你不是会作画吗?你就当报我恩,先给我画几幅画好了!”说着李伯正好走来,江慕一招手,指着不知所云的李伯说“你先帮我画画我们家管家,他老是让烦着我给他画张像,这下好,你帮我画。”“啊!少爷?”江慕一瞪欲语的李伯,朝着他打着眼色,李伯心领意会立即答道:“对对对,有劳唐小姐了。”过后,李伯埋怨着江慕“我的小祖宗,您这又是唱的哪出戏啊?您可是有定亲了啊。可不能跟唐小姐有牵扯啊,她是罪臣之女,还是早日送她走。于她于您都好啊!”江慕坐在石椅上,无奈的听着老王的唠叨,用手按了按耳朵,只点头。“嗯嗯,我知道啦,你不要再念了,我自己自有打算。你不是说要提亲吗?你确定人家韩家还想把女儿嫁给一个没落的家族吗?”“啊?您此话怎讲。”李伯疑惑地看着江慕,“你老是叫我提亲,都十年了,但我们至今还联系不上韩家,说不定人家早就不同意这门亲事了。”老王叹了一口气说道:“这倒也是,总是没有音信,可如何是好?当初老奴是听说韩尚书因罪贬至宣平出任教谕,韩大人虽有给老爷来信报了平安,而后却没了下落,连在京的远亲都不知下落。老爷当初也用尽办法也能没联系上韩大人。”江慕听到这更得意了,挑了挑眉说道:“我说吧,人家要想联亲,早就找上门来。这么多年了,我不急,人家韩家女儿总得急吧?”李伯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捋着花白的胡子一脸忧虑地看着江慕说道:“少爷,您这么一说倒也在理。可不能再一推再推婚姻大事了。不然……”李伯欲言又止,好像有所顾忌的表情。江慕心中暗喜,手扇着扇子“不然什么?让我在大街上随便逮到一个就成了?还是打个擂台,或抛个绣球啊什么的?不然就那个以前在大街上看到本公子流口水的李县令家的李翠花姑娘好了!她爹不是老是想跟我套近乎吗?我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李伯一听,知道自家少爷绝对是想起一出是一出的类型,说不定真胡闹起来,那他怎么对得起老爷和夫人的辜负。赶紧说道:“这婚姻大事,您可使不得乱来。怎么说江家也是大家,挑选少夫人,事关江家的命脉。少爷您这可不能有玩性,不能随便下决定。江家少夫人必须得像夫人一样仪态不凡,为人谦礼,相夫教子,为大家之闺秀方可。”江慕呵呵一笑“那好,你说谁合适?”李伯一看江慕得瑟的样子,呵呵笑道“看来少爷心中早己有数了。就别再逗老奴了,给我下圈套了。看来在少爷心中,少夫人的人选已有。”心中暗想您不就巴不得我说唐姑娘了吧?江慕一摆手哈哈笑道:“我可什么都没说。”老王不禁忧虑“但唐姑娘是……”江慕摇动着扇子说道“你不必多说,我只是不想现在成亲而已,跟唐姑娘没关系。”说着摇着扇子,背过身子嘴角上扬,迈着步子潇洒离去。老王看着江慕远去的背影,摇了摇头,捋着银白的胡子说道:“总算开窍了,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