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砰然心动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078 2014-03-10 12:41:47

  夏溪看着这别墅内的装修,很是惊奇,虽然外部装修看别墅是现代的风格,但内部装修确实是中国风,而且是典型中西合式风格,厅有楠木椅,青石台,上有茶壶,原来这主人还有喝茶的嗜好。看着玄关不远处摆着的型美釉佳青花瓷她不禁感叹,这么真的仿品真是少见啊。正想走近好好看,这时传来一个声音“上来阳台吧!”听到机器里传来的声音,夏溪才从观察的情境中回过神来,循着楼梯向阳台走去。夏溪走上楼梯看到,一个身穿休闲服的,身形修长的男人背对自己站着。看来这位就是雇主了。她向前走去“你好,江先生!我是新来助理夏溪。”江慕应声回过头来看到了眼前的这张面孔,他眉毛微皱,看似平静,心中却是止不住的波澜。夏溪看清了面前这个背向阳光的高大男人,原来就是他啊!他们能再见也算是缘分啊。江慕看着夏溪冷冷说道“你跟我来。”“好。”夏溪谨慎地答道,她跟着江慕往楼下走。江慕只是简单的向夏溪交代了她需要做的事情,并没有做任何要求,语气冷淡,甚至还避开她的视线。“哦”对于江慕任何吩咐,夏溪都是简洁的回答,因此两人并没有很多的交流。徬晚,江慕轻抚着暗夜,夏溪静静在一旁站着,她抬头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不禁担心晚上应该会下大雨。在夏溪不注意间,江慕会偷偷观察夏溪,这是历经三次之后,再一次的内心混乱。虽然自己心中有数,也告诉自己她不可能是唐若雪的转世,但是对于这张熟悉的脸,却让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无视的。这是上天的惩罚吗?三百年后,送来一个长着跟她一样面孔的陌生女子。面对混乱的内心,他只能告诉自己她和她是没有任何关系的,有的只是跟她一样有着相同面孔,仅此而已。这时,一架飞机降落在了机场。十分钟后,从出口里走出了两位戴着墨镜的年轻男子,通道外的保镖立即迎上去接过了他们的行李。门外车队摆列整齐,司机下车站在车旁。这时其中一位略高的男子直接走到车队的前头并坐到了驾驶座上,他开走了车。在后头的另一位男子将墨镜搭在高高的鼻梁上,疑惑地看着前面的人,但没想到前面的人先把车开走,他赶紧大声叫道:“大哥,你干嘛啊?你不能走啊,我不要一个人去见爸。大哥,你等等啊!”可是叫喊声被吹散在了风里,前面的车早已不见踪迹。夜晚降临,夏溪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着室外,外面开始下起了细雨来,像雾一样的朦胧而美丽。夏风吹刮着,树枝摇摆颤动,天空尤其昏暗,看来一场大雨即将到来,她回头对正在吃饭的江慕征求道:先生,我可以先走吗?明天会早点来收拾。”江慕低着头吃着饭回应道“嗯,”他抬头看夏溪转身离开,看到她手里什么都没有,本不想去理会,但还是放下手中的筷子,从柜子里取出一把雨伞来。夏溪刚打开门,看到走出来的江慕手中递过来一把伞,“下雨了,拿着雨伞吧。”江慕语气冷淡地说。这是江慕今天到此为止对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她有所迟疑,但还是接了过来“哦,谢谢。”她看着江慕说道。江慕看着眼前的夏溪,透过她的清澈的眼睛,他的脑子中闪现过一些片影。大雨,灯光闪烁,红伞掉落在地。江慕头又开始痛了起来,他甩了甩头,他不愿深想,向来别人的未来,他都不愿去预见。夏溪看到江慕好像不舒服的样子,于是关心道“先生,你没事吧?”“没事,你先走吧。”江慕拒绝夏溪的关心,求之不得她赶紧离开。“好,我先走了。”夏溪走之后,雨下得愈发大。江慕给柯打了个电话,等到柯在电话那头念叨完各种注意事项,要好好休养身体,别让狗仔拍到什么不利于他形象的照片之后。而后柯反应过来,奇怪地问道:“不对啊,你怎么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对了,夏助理人怎么样?”“很好,但是我想换助理,你再找一个。”江慕简单明了地回道。柯十分惊讶江慕的回答,而大声反问道:“啊!江大少啊,我们听错吧?很好,你还换什么啊?您是不是觉得不耍我生活就没了色彩啊?我可是在美国现在,American啊!我就是看你不上心这事,所以我可十分尽力帮你找的啊.......”柯继续诉说他怎么怎么艰辛地照顾他。江慕直接问一句“所以你得回答是?”柯一反常态,大声回道:“所以说,没门。至少近期是不可能换的,你以为助理那么好找啊,更何况是你的助理。”“如果我说我一定要换,你能怎样?”柯一听江慕这么说,立即低声下气求道:“求您了,别为难我了。而且话说回来你们还是挺有缘的啊,夏助理救了你,现在你又聘用她,也算会是报答她的恩情了,你说这样多好!一举两得啊!干嘛要换啊……”没等柯讲完,江慕惊讶问道:“她救了我?你的意思是那天晚上是她救得我,你怎么不早说?”柯在那头回道“我那天是想说来着,可您挂了我电话了。江大少啊,你说你这人能不能稍微对我客气点啊?我们商量一下挂电话的问题,让哥教教你电话对话礼仪,比如首先不能突然先挂断哥的电话,哥好歹是你的经纪人啊,是经纪人,不是保姆,要挂也该是哥先挂……。”柯正絮絮叨叨不停说个不停,江慕根本没在听。他回想着昨天的情形,突然想到了自己刚才预见的夏溪未来的片影,如果联系起来想的话,他意识情况不好,她可能有危险。江慕闭上眼,努力着继续预见夏溪的未来。他看到断断续续,模糊且无声的画面了,雨渐渐越下越大,源源不断的雨水冲刷地面,夏溪一个人撑着红伞在路上走着,前方有微暗的路灯在闪动。预想到这,江慕急忙丢掉电话,往外面冲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