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可惜不是你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127 2014-03-10 12:41:47

  江慕从睡梦中醒来,轻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还有昏沉的头。看到不远处的夏溪正披着浴巾睡在不远处,他走近一看,才发现她的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看着熟睡中的她,他眼中满是温柔。江慕静静看着,轻轻抬手想要拂去她鬓角的头发。正在这时,夏溪从睡梦中醒来,江慕惊然,赶紧收回手,起身。夏溪看到自己面前的江慕,赶紧起身“先生,你好点了没有?”江慕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夏溪微笑“那就好,谢谢你救了我。”江慕看着夏溪正对自己微笑,为了不让自己多想,只是嗯了一声就拖着受伤的脚转身走开,她赶紧上前想扶他一把,但是却被他拒绝了。夏溪看着江慕一瘸一拐走开,心里不禁奇怪。作为娱乐圈的人来看的话,他好像真的很特别,长得这么帅气,家里却没有一点女性用品,说明他应该没有女朋友,而且除了话也很少,人还是挺好的,这从昨天大多时间都是一个人静静坐那看剧本和救了她就能看得出来。看来他真的是一个值得喜爱的优质偶像,这样看来,她好像有点理解了那些小姑娘对于明星狂热的追求。她耸了耸肩,伸了下懒腰,看到手表上的时间已经七点了,赶紧扯下身上的浴巾准备给江慕做早餐。江慕在外面的草坪上给暗夜喂着食物,隔着落地窗望着正在厨房忙碌的夏溪,嘴里自言自语道:“暗夜,你看,她跟若儿好像。连动作都有那么几分相似,如果真的是她该多好!可惜,她不是。”暗夜嚼着草,不明所以地朝天呲了几声。夏溪摆弄着早餐,不知何时江慕已经回到了室内,他坐到了餐桌前。他坐下来开始吃早餐,看一旁忙碌的夏溪,他招呼道:“坐下来一起吃吧。”听到江慕的邀请,夏溪感觉挺受宠若惊的,她推辞道:“哦,不用了。”江慕不用分说,手一指旁边的位置说道:“坐下吧,或许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夏溪没再拒绝,拿过早餐坐了下来。俩人虽然坐在同一张餐桌上,但却都是低头不语地吃着早餐,江慕抬头看到夏溪的衣服完全还没干,她不时还会咳嗽,于是开口说道:“你待会可以先回去休息。”夏溪一时也没想到江慕会和她讲话,反应过来连忙回道:“哦,我没关系,你晚点还要上药,我已经请我朋友给我带衣服了。”“哦,不用了。”江慕看到夏溪正盯着自己看,担心自己一时无法控制好情绪,他赶紧起身说道“我吃饱了,”说完,又一瘸一拐的重新回到沙发上。门铃响了,夏溪带进来了一个江慕看着很面熟的女孩子,夏溪一直在拦着那个女孩子不让她“轻举妄动”。程伊带来了夏溪的衣服,趁夏溪不在的空挡,她好奇地在江慕家里四处看看。从卫生间出来的夏溪担心江慕会不开心,于是赶紧拦下她,“程伊,你先回去吧,我待会还有事要忙呢!”程伊看着夏溪赶自己的样子,偏偏不想马上走,对着夏溪双手相合作祈求状,“你让我看看,好吧?这可是江慕家欸!就一小会,我待会还有戏要拍呢。”夏溪无语了,看江慕低头不语没反应,心想还是答应吧,毕竟程伊这家伙不好对付。她无可奈何点了点头,说道“就一会哦,你别到处乱转,不能动任何东西。”听到这话程伊有点不耐烦了“知道啦,我的夏大小姐,我又不是小孩。”夏溪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回声道:“是啊,小孩可做不到把我假期工作给搞砸了,还若无其事的说没事,说什么没了更好,带我去进军演艺圈。”说完抬头看着程伊取笑道:“别说带我进娱乐圈,只想问您的龙套生涯结束了吗?”程伊一听夏溪埋汰自己,立马回道:“不带人身攻击的哦,小心我报复你啊!别小看龙套,那叫演技钻研,从基础学习,你这外行,不懂。一看就知道,星爷人家那么厉害的电影,你肯定没看过?”夏溪对程伊无语了,不理她继续做着手中的活。程伊脑筋一转,跑到江慕面前一站,伸出手,大声打招呼道:“你好,江慕前辈,我是程伊。”江慕其实一直都在听她们的对话,但想不到程伊会过来跟他打招呼。虽然有点不耐烦,但他还是抬头看程伊,并伸出手握了下程伊的手,他只是简单点头示意,正在这时,他脑子中闪过一些片段。程伊没想到她可以离剧组传闻中很低调的主演-江慕这么近,他连素颜都这么帅气,而且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前辈架子。因此程伊就更加超常发挥一贯自来熟风格,呵呵笑着,继续搭话道:“我们前天在剧组见过,你还记得吗?”你伤好点了吗?我们还……”程伊话还未出口,夏溪担心江慕会不开心,就给赶紧拦了下来。送走程伊之后,家里就安静了下来,江慕继续看着剧本,夏溪在一旁站着。她看着正在看剧本的他,心中想着程伊的话,这才想起原来他就是那个那天她在剧组见到的白衣男子,难怪她总觉得看到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江慕抬起头来,刚好与夏溪的眼神对上,江慕语气平淡地问道:“会开车吗?我们出去一趟。”夏溪回道“会,但是您现在最好不要出门,柯总知道了就不好了。”江慕放下书起身说道:“那就不要让他知道,准备一下,我们出去一趟。”语气中不容一点商量的余地。在总裁的办公室中,“她最近怎么样?”坐在办公椅上黑色西装的男人背过身子问身后的人。“夏小姐最近又出去找了一份工作,看起来挺好的。”听罢,男子不语,敲打着扶手的食指突然停了下来。椅子一下子转了过来,一个年纪大约二十六岁的男人,长相英俊,黑框眼镜下的眼神冷峻,他冷冷地说道:“派人跟着她。”一个小时后,程伊对着江慕家的监视器直招手,又掏出手机给夏溪打电话,但是无人接听。她是临时知道今天工作推迟后本来想着来找夏溪聊天的,但对着门铃按了半天都没有人回应,难道他们出门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