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倾近的心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617 2014-03-10 12:41:47

  夏溪和程伊实在没想到他们在多年只好还会见到Max,另外夏溪还见到了一个她意料之外的人。他笑着说道:“夏溪,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夏溪微笑,“你好,韩然先生。你?”还没等韩然回答。Max立即跳过来,搭上韩然的肩反问道:“额,夏溪原来认识我哥啊?”程伊用食指指着韩然,“哦,我记起来了,你不是那天牵夏溪手的那个男人吗?”“哦哦,牵手?看来我错过太多了。”Max坏笑说道。Max锤了一下韩然的胸膛,“哥,你行啊!,你的地下工作做得太好了,我居然不知道。”程伊完全一好奇的围观路人甲的架势在看着热闹,心中想到难怪那时候第一次看韩然时,她就感觉不对呢,原来是这货他哥啊。夏溪忙着解释“Max,误会了,我们……”Max点了点头坏笑道:“嗯嗯,我懂了。”说着拉着程伊就走,“走,魔女。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不要,你当我小孩啊。”程伊反抗。但无奈现在的Max至少1.84的海拔,那程度绝对是超她不是一点点。人家早已不是那个她跳起来就可以打到头的爱哭鬼。被带走之余,程伊不禁感叹,人民群众的路线是对的,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他家。话说这货是吃了高高高钙了吗,怎么长这么高,而且还长好看了!韩然看夏溪尴尬的样子,暗自低头一笑。夏溪转移话题说道:“Max,还是老那样说话没准,别当真。原来你是他哥,难怪第一次看到时有点熟悉。”韩然笑了笑,“可你说过的我都当真了!”但夏溪却没想到韩然的这一句你说的我都当真了并不是一句玩笑,而是真的他还记得小时候她对他说过的那些话。韩然叹了口气,“唉!看来你真的忘了我是谁了,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的。”“啊?”夏溪很是惊讶韩然的话,韩然认真看着夏溪的眼,“我是……”这时夏溪的电话响了起来,“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韩然微笑点头示意夏溪随意。“喂,你好!柯经理,有什么事吗?”“江慕今天突然有个活动,你要看好他,不能让他被拍到不好的照片。”“但是今天我休息,所以我并不知道先生现在在哪。”电话那边的柯看了眼手表,“是今天韩氏集团的活动,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到了。你赶紧去看看。”夏溪挂掉了电话,对着一直在旁边等待的韩然道歉:“不好意思,韩然先生,我临时有事要先离开了。”韩然笑着看着夏溪“这可怎么好,看来这饭还得欠下去。”夏溪微笑着点头,离开。看着夏溪离开的身影,韩然心中想着“看来只能晚点跟你说了!”江慕躲过了各种令他厌烦的应酬,最终透过人群将这一切都看到了眼里。他远远看着她和一个男人站的那么近,她一笑嫣然。虽然心中明了,但终究还是掩不住他深邃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落寞,转身离去,留恋有何用?江慕坐在往回驶的车中,看着窗外的风景陷入深思。他还是接受不了,一个不是他深爱的人,以他熟悉的容颜和别人在一起。若儿,或许为你而痛苦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或许我该早下定决心了。夏溪在会场里四处寻找,还是没找到江慕,打他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人“溪溪!”夏溪呆在原地,缓缓说道:“金俊!你,真的回来了?”“嗯。”金俊点头,三年了,当亲眼看到眼前的她,金俊的心情尤其复杂,是爱或恨他也无法知晓。夏溪看着眼前的金俊,心中早已没有了期待。“夏溪,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夏溪抢先一步说话了。看着夏溪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金俊却只是平静地站在原地,眼神中有着看透不过的深渊。他笑着说道:“夏溪,我说过我们会再见面的。”夏溪微笑,“你好,韩然先生。你?”还没等韩然回答。Max立即跳过来,搭上韩然的肩,“额,夏溪原来认识我哥啊。”程伊用食指指着韩然,“哦,我记起来了,你不是那天牵夏溪手的那个男人吗?”“哦哦,牵手?看来我错过太多了。”Max坏笑说道。Max锤了一下韩然的胸膛,“哥,你行啊!,你的地下工作做得太好了,我居然不知道。”程伊完全一好奇的围观路人甲的架势在看着热闹,心中想到难怪那时候第一次看韩然时,她就感觉不对呢,原来是这货他哥啊。夏溪忙着解释“Max,误会了,我们……”Max点了点头坏笑道:“嗯嗯,我懂了。”说着拉着程伊就走,“走,魔女。我带你去吃好吃的。”“不要,你当我小孩啊。”程伊反抗。但无奈现在的Max至少1.84的海拔,那程度绝对是超她不是一点点。人家早已不是那个她跳起来就可以打到头的爱哭鬼。被带走之余,程伊不禁感叹,人民群众的路线是对的,风水轮流转,今年到他家。话说这货是吃了高高高钙了吗,怎么长这么高,而且还长好看了!韩然看夏溪尴尬的样子,暗自低头一笑。夏溪转移话题说道:“Max,还是老那样说话没准,别当真。原来你是他哥,难怪第一次看到时有点熟悉。”韩然笑了笑,“可你说过的我都当真了!”但夏溪却没想到韩然的这一句你说的我都当真了并不是一句玩笑,而是真的他还记得小时候她对他说过的那些话。韩然叹了口气,“唉!看来你真的忘了我是谁了,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的。”“啊?”夏溪很是惊讶韩然的话,韩然认真看着夏溪的眼,“我是……”这时夏溪的电话响了起来,“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韩然微笑点头示意夏溪随意。“喂,你好!柯经理,有什么事吗?”“江慕今天突然有个活动,你要看好他,不能让他被拍到不好的照片。”“但是今天我休息,所以我并不知道先生现在在哪。”电话那边的柯看了眼手表,“是今天韩氏集团的活动,现在这个时间他应该到了。你赶紧去看看。”夏溪挂掉了电话,对着一直在旁边等待的韩然道歉:“不好意思,韩然先生,我临时有事要先离开了。”韩然笑着看着夏溪“这可怎么好,看来这饭还得欠下去。”夏溪微笑着点头,离开。看着夏溪离开的身影,韩然心中想着“看来只能晚点跟你说了!”江慕躲过了各种令他厌烦的应酬,最终透过人群将这一切都看到了眼里。他远远看着她和一个男人站的那么近,她一笑嫣然。虽然心中明了,但终究还是掩不住他深邃眼中那一闪而过的落寞,转身离去,留恋有何用?江慕坐在往回驶的车中,看着窗外的风景陷入深思。他还是接受不了,一个不是他深爱的人,以他熟悉的容颜和别人在一起。若儿,或许为你而痛苦已经成为我的习惯,或许我该早下定决心了。夏溪在会场里四处寻找,还是没找到江慕,打他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的状态。这时迎面走来一个熟悉的人“溪溪!”夏溪呆在原地,缓缓说道:“金俊!你,真的回来了?”“嗯。”金俊点头,三年了,当亲眼看到眼前的她,金俊的心情尤其复杂,是爱或恨他也无法知晓。夏溪看着眼前的金俊,心中早已没有了期待。“夏溪,我。。。。。。”“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夏溪抢先一步说话了。看着夏溪从自己身边擦身而过,金俊却只是平静地站在原地,眼神中是看透不过的深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