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躲避内心的呼唤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093 2014-03-10 12:41:47

  公元2013年

韩然开心打招呼道:“你好,夏溪。”夏溪微笑点头,“你还记得我啊,那天真是谢谢你了。你怎么在这?”韩然的嘴角一翘,笑得很阳光。他摇了摇头,稍弯下身来在夏溪耳侧说“NO!是我该谢你才对。”“为什么?”夏溪稍转过头来,看着韩然的脸奇怪地问。“因为你现在得帮我个忙,帮我挡下拦路虎吧?配合一下,就当我们扯平吧。”韩然说完,一下子揽过夏溪的肩,笑着对夏溪大声说道“我好了,溪溪。我们去那边休息一下吧。”说完还用手点了一下夏溪的鼻尖,一把握住了夏溪的手。夏溪不知所云,但一看前方是一个性感靓丽的年轻女人。正咬着嘴唇,用嫉妒的眼神看着自己。夏溪领会,于是安静的跟韩然走开了。正在对戏的江慕转头正好看到了夏溪跟一个年轻的男子牵着手离开了,眼神一定。立即传来一声“卡,重来!”夏溪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韩然正悠然的低头喝着茶,心中很是奇怪为什么韩然看起来有点熟悉。韩然知道夏溪在看他,他抬起头笑着说道:“我知道我很帅,但你也不用这么盯着看吧。”夏溪微笑解释“你看起来有点熟悉,很像我一个老朋友。”韩然哈哈笑道:“那你觉得我是他吗?”夏溪摇头,“我想不是,我们已经很久没见面了,他现在不会出在这。”片刻后,夏溪起身说道:“韩然先生,你的忙我帮了,是时候我该走了。”韩然笑着回道:“好,今天谢谢你了,帮了我大忙,改天一起吃饭吧。”夏溪只是当作他在客气,微笑,转身离开。韩然看着楼下夏溪远去的背影,嘴角一翘,自语道:“真的是我!夏溪,我回来了。”夏溪重新回到片场,发现江慕已经拍好戏了,正坐在棚子里休息。夏溪看江慕有点累的样子,于是问道“先生,我刚问了导演,我们可以走了。”江慕没有看夏溪,只是回道:“好。”夏溪以为江慕的头又痛了,于是赶紧开始收东西。这时,程伊也正赶上休息间隙,正准备找夏溪玩。夏溪正整理着江慕的东西,程伊嚼着苹果就走过来,朝江慕嘻嘻笑着以示打招呼。经过这段时间,江慕也大概了解程伊的自来熟个性,虽然他很多年前也是这样,但现在想想程伊就像是多年前的自己,当年的自己看来实在是很欠训。程伊用手肘戳了戳夏溪小声道:“夏溪,刚刚跟你聊天的那个大帅哥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啊?”“哦,他是韩然先生,他帮过我,偶然认识的。”夏溪一边收着江慕的衣物一边回道。“哦!”程伊故意拖长了声调,回头一看江慕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剧本。继续说道:“是吗?怎么看人家对你有意思啊!”“你瞎说什么呢?”程伊嘻嘻直笑,“我好像知道点什么哦。”程伊正想借此机会好好试探江慕的反应,不料这时外面传来一声“有谁知道那个群演去哪了?就那个话特多的小丫头。”程伊立刻朝外大叫“我在这。”看了眼安静的江慕和夏溪,她只好悻悻离去,离开时还不忘看了一眼江慕,坏笑,动了动上眼皮。江慕对于她的行为很是无奈,但却不知道做什么反应好。因为通过几次无意预见程伊的未来,他发现程伊好像有着她自己的思维世界,她还会用她的无厘头方法来解读着别人正常的行为。而且最让他困扰的是,她总是用一种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这时夏溪和江慕正要离开,对面则走来了一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人,来人是剧组的执行导演,他笑着拍了拍江慕的手臂说道:“江慕啊,谢谢你上一次提醒我啊,我回去查了查资料,你说的没错,那几个瓷器都是明朝后期的风格,道具对不上我们戏时间。你真的是少有的还懂这么多的演员。”江慕对着执行导演露出礼仪性的微笑,点了点头“您客气,我只是略懂。”“我还点事想请你帮忙!我们有一场戏有一个很重要的场景,会出现到很多道具,我虽然在这行也做了很多年的工作,但还是有盲点啊!听柯克经纪人说你对历史非常熟悉,能不能帮我看看啊?”江慕并不喜欢私下跟这些人有关系,所以一般都是由柯应付。但今天柯不在身边,江慕心里犯了难。江慕没有直接的回答执行导演的问题,气氛很尴尬。“可以吗?”执行导演再次问道。夏溪以为江慕头更不舒服了,怕他又不好拒绝执行导演的要求,于是赶紧上前解围“不好意思!导演,江慕先生的身体还未完全康复,不好劳累过度。我是江慕先生的助理夏溪,我代他去看吧?我是考古系的在读博士,这件事我想我能帮上忙。”执行导演怀疑地看了看夏溪,再看看不语的江慕。笑着说道:“哦,我倒忘了这茬,江慕的伤还没完全好呢。看来连大明星江慕的助理也不是一般人啊。那也好!夏助理,我们走吧。”在来来往往的车流中,他们的车正往回驶。夏溪在前座专心驾驶着,后座的江慕透过墨镜,手抵着薄唇若有所思地看着窗外,看着后视镜里她的侧颜。回到家后,江慕一直都没讲话,也不怎么吃饭,吃完饭后就一直站在落地窗那看着窗外。夏溪以为他的头痛又犯了,心里很担心,但是却不知道怎么好,于是正打算给柯打电话。手把着电话,正要打。这时一只手抓住她把着电话的手,夏溪一抬头,原来是江慕。他看着她说道:“我没事,你不用给他打电话。”“哦。”夏溪心颤,抽出被紧抓的手。江慕莫名的心中很混乱,明明知道夏溪不是她,但是还是在意。只好解释说:“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只是累而已。”“今天下午你……。嗯,算了!”江慕看着夏溪却欲言又止,夏溪睁大眼睛看着“什么?”“哦,没什么,今天你可以提前下班,明天你可以休息了。”话到嘴边,江慕却还是没能问出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