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解救1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053 2014-03-10 12:41:47

  公元2013年

“总裁,事情办妥了,夏小姐在很快就能出来了。”夏严起身,看着眼前的李崇说:“不行,你必须尽快把小姐接出来,封锁好消息,不能让那些媒体生事。最近股市动荡,豪夏的新产品刚上市,不可以有任何差错。”李崇立即回答:“是,总裁。”江慕看着坐在对面的教授,他直入正题,“教授,想必您也知道我来找您的原因,夏溪是无辜的,这个您再清楚不过了。”教授警惕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厉声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也就是说文物是假的,夏溪没有犯法。”江慕冷静地回道。教授瞪大了眼睛,“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这样说?”江慕继续说道;“而且您知道这件事,又或者说您有参与其中。”教授一听江慕这样说,大声说道:“年轻人,你这话可不能乱说,你有什么证据吗?这件事我本人并不知情。”“那么您承认这件事是冤枉夏溪?”面对咄咄逼人的提问,教授叹了一口气,停顿了一会儿思考之后,才说道:“唉!实话跟你说吧,年轻人。夏溪是我带过的学生中最有天分的,不但学习刻苦,还谦虚求学的一个好学生。夏溪作为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她能在考古学上做到这个份上,在做考古研究时知道什么是举一反三,融会贯通,有自己的研究方式,思维逻辑,这是很难能可贵的。所以作为她的导师,我很欣慰,也更加注重对她的培养。也是因为如此,我才会把这次的科研任务交由夏溪做一把手,但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她会被指控因对老师有报复心而故意破坏珍稀文物。我相信夏溪不是这样的人,但我实在是无能为力。”江慕再次问道:“对于购入价值不菲的文物,对此难道没有什么怀疑吗?”教授点了点头,“呲!那倒没有,毕竟那是所有专家一致通过的。而且我在开始接触时,并没有觉得任何不对,它的各方面数据还是对得上号的,所以我才提议早日送到博物馆展览。”教授想了想继续说道:“不过后来文物的日常护理我全权交由夏溪负责后,夏溪那孩子就开始反对我的提议,跟我说什么,她认为这件器物有问题,但是她却暂时无法得出问题在哪。我当时以为是她工作不用心,还严厉训斥了她。”江慕紧皱眉头,“那这件瓷器碎片在哪?您能不能接触得到?”教授摇了摇头说:“不行,警方已经作为罪证封存了起来,而且这件文物已经是被认证为了一级保护文物,就算是破损也是有文物价值的,再能接触到的可能性不大!就算接触得到,也没什么好下手研究。”“教授您能不能从文物背景入手研究,而不是文物本身,或许就能得出答案。”教授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喔,你说得对,我现在就去查查史料。”教授用手指点了点面前的江慕,哈哈笑道:“你这小子不得了啊,看来夏溪没找错人。行,我先走了,有消息会联系你们的。”“你们?”江慕无解问道,“就是那个年轻人,难道你们不是一起的吗?”。江慕向教授要了那个人的电话,他看着手机中的号码,最终拨了出去。“你好,我是江慕,出来谈谈夏溪的事吧,我想我知道怎么帮她了。但我需要你的帮助,韩先生。”韩然楞了一下,听到是江慕,而且是有关于夏溪的事,直接回道:“好,今天下午四点剧组见。”接完电话,韩然对着身边的秘书说道:“今天下午的会议取消。安排一下,我要到剧组视察。还有马上帮我接通夏总裁的电话。”话罢,韩然看着桌上的那份文件停住了视线。韩然看着眼前的江慕说道:“想不到原来是江慕你,好久不见!”“嗯,韩先生你好!”江慕点了点头。韩然心中不解江慕和夏溪的关系,于是直接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溪溪?跟夏溪是朋友?”听到韩然这么亲密的叫着夏溪,还有上次他们亲密的举动,江慕心里明了韩然跟夏溪的关系果然不一般。韩然可以很随意的问他们之间的关系,但江慕却在心中犹豫着回答,他们是朋友吗?不,不是,或许永远都不会是。最后他只是简单答道:“不,我只是受人所托。”“你知道怎么救溪溪?”韩然问道。“对,我有一个计划或许行得通。”韩然听完江慕的话,仔细的思考着问题。“你确定这样可以吗?你有多少把握?”韩然怀疑地问道。“但这总比摊上官司好,再好的律师也不能让她无罪释放,这个罪名她不能担。”江慕肯定地回道。韩然最后答应了下来,“好,我答应你,我会说服夏总裁答应这件事。”夏严隔着玻璃,看着面容消瘦的夏溪心疼说道:“溪溪,你别担心,叔叔马上救你出来。”夏溪点了点头,“嗯,叔叔,对不起!不过请您要相信我文物不是我有意要打碎的,当时我真的以为我处理的是科研废品。”夏严听到夏溪的解释,点头说道:“嗯,叔叔当然相信你。你看,我还把谁给你带来了。”说完夏严起身出门,韩然走了进去。夏溪就很惊讶韩然为什么会来,她看着坐在对面的韩然问道:“韩先生,怎么是你?”为了不让夏溪尴尬,韩然并没有表现出他的担心心情。韩然靠近隔离玻璃对着夏溪笑,用一如既往的语气对她调笑说道:“溪溪你有难,Lee怎么会不出现呢?”夏溪惊讶的看着韩然,“你说什么?Lee?”韩然点头。“你真的是Lee?这怎么可能!你不是Max的亲哥哥吗?”韩然回道:“这话说来话长,等你出来请我吃饭,我再好好跟你讲讲。”夏溪看韩然一如从前地认真逗乐自己,脸上终于出现了笑颜,“是你,真的太好了。”韩然嘴唇上扬,温柔说道:“对,是你真的太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