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不了的情

守护者 创意家星 1694 2014-03-10 12:41:47

  公元2013年

夜空中乌云飘过,圆月高照在天空,四处是虫鸟吱吱作响的声音,不时有夜莺的鸣叫。下过雨的夜里,丛林的气温愈发凉人,阵阵的凉风吹过,带着树木的清香。江慕看着疲倦的夏溪正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他嘴角微翘,抬手捋起她的丝丝秀发。而这时他的心又开始剧烈疼痛起来,他一把用手按住如锥钻般疼痛的心脏,咬唇忍着疼痛。夏溪察觉到了声音,立即醒了过来,她紧张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又不舒服了?”江慕摇头,本想安慰夏溪说自己没事。但是突如其来的刺痛让江慕的头也开始吃痛不已,钻心的痛令他的心脏负担过大,他突然倒在了地上。夏溪害怕地看着难受的江慕,情绪激动,慌张。“怎么会这样?怎么办?你在这里等着,我下山去找人。”夏溪说完,起身正想离开。江慕一把拉住夏溪的手,用强忍着疼痛的音调安慰夏溪道:“我没事,太危险了,你不可以自己下山。你。。就在这呆着陪我,我可以撑着。”夏溪担心地看着江慕脸色苍白,虚弱的样子,害怕地掉下泪来。江慕看着夏溪担心的样子,恍惚记起这又是一幕似曾相识的场景,同样为他而流的泪,她的担心让他心疼。他握紧她的手,忍着痛挤出笑容来安慰夏溪。“不用担心,我真的没事。”说完,伸出手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珠。“你看今天的月亮多美!今夜不应该哭泣。”夏溪点了点头,勉强地挤出笑容来,“嗯,那你赶紧休息吧。”说着把身上的外套披到了江慕的身上。此时,Max和程伊正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得知消息赶来韩然立即上山找人。一路上,程伊一直在跟Max生气,“都是因为你,不是说夏溪很安全吗?为什么不跟着她,夏溪要是出什么事,你就等着完吧!”Max也很委屈,“不是有很多人吗?我哪知道会这样。”两个人一路上吵吵闹闹不停,心急的韩然大声喝道:“好了,别吵了!找人要紧。”一群人沿着泥泞的山路寻找着江慕和夏溪,山谷里响彻着叫喊声。韩然一个人快速地跑在前头,他焦急地大声叫着,“夏溪,江慕。”但是没有任何回应,周围漆黑一片。韩然快步前进,跑到一处低洼地,借着照明灯四处寻找。突然,韩然定睛一看,看到了不远处江慕和夏溪正依偎在树下休息,他站在原地,心中不是滋味。江慕和夏溪被强光的照耀下醒了过来,韩然这才跑了上去。“溪溪,你没事吧?”韩然打量着夏溪问道。“我没事,快带我们下山,江慕的病发作了。”夏溪焦急语气中带着担心,韩然看了眼不适的江慕,点头。很快,大家循声而至,江慕和夏溪被救下了山。在医院,夏溪不愿回家,坚持要一直守着江慕醒来,一旁的韩然看着夏溪为江慕的样子,内心忐忑,他陪着她一起等。程伊一看也不是回事,走上前来劝夏溪,“夏溪,你也受伤了,所以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不是还有我们照顾吗?江慕肯定会没事的。”夏溪看着昏迷在床的江慕,摇头说道:“不,还是我来照顾他,都是我的错,不然他也不会躺在这里。”韩然看着自责的夏溪劝也劝不动,也不知如何是好。这时,一旁无奈的柯看到了进来了两个人,其中的一个人真是吓了他一跳,这下他完全相信夏溪真的是豪夏传说中低调的大小姐,而来人正是夏溪的叔叔夏严和他的秘书李崇。夏严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江慕,对夏溪说了几句话,夏溪这才答应先回家休息。“走吧!溪溪。”夏严带走了夏溪,韩然也一同离开。柯招呼着程伊和Max也早点回家,说他一个人照顾江慕就够了。但程伊不肯离开,Max也就跟着一起留了下来。Max看着睡在床上的江慕,嘴里直小声念叨:“一个大男人怎么身体这么弱啊!夏溪都没什么事。”柯一听就来气,出于维护江慕的心情,他也管不上Max的身份,直接想回呛,程伊一看这情景感觉拦了下来。“好了好了,小声点,没看到这是医院吗,有事小两口回家吵去。”听到程伊这么说,柯和Max面面相觑,再一头雾水的一致转头看向程伊。程伊一看这两个一样烦人的大男人头就大,大声喊道:“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们两个。算了算了,我还是先走了,今晚就你两照顾了。”说完,正要大步离开,Max作势也要跟着离开。程伊回头,瞪着他说道:“你,赶紧给我留下了跟柯一起照顾江慕,这是我给赎罪的机会,也是你们培养感情的机会,不用谢了。”说完戳戳Max的胸口,脸上还带着坏笑。程伊潇洒离开,留下不知所云的Max和柯。Max用疑问的眼神看着柯,柯表示不知道的摇头,Max和柯就只好尴尬地共处一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