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坚定爱你的决心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600 2014-03-10 12:41:47

  永乐元年末冬

江慕带着唐若雪与萧寒在清云观外会合,然后一同往长洲归去,这时的李管家早已带着身边的仆人先行回到了长洲安置住所。这一路上虽然没有遇到什么的危险,但江慕总是时刻警惕着,上次也是这样,只是突然之间黑衣人就冒了出来,一剑刺向不远处的她,那次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感到害怕,害怕失去。害怕她会突然消失的感受也越来越强烈,江慕不知道内心为什么会如此担心,总觉得他们的未来不会如愿来到,说不来的恐惧才是最折磨人的不安。一切如果都如他们所说的,那他该待她怎么办?难道他们真是虽有缘分,但是天注定是走不到一起的?结下咒缘的结果必定是一方付出生命的代价来换取另一方的留存,而这一路上的危机四伏就是最好的警示。唐若雪看着天上的月,心中感叹这里虽然不下雪,但夜里的月光却越发显得寒人。她心里想着这些日子来实在发生了太多的事,十八年后她终于知道了被深藏的真相,师太的话仿佛还在她耳边环绕。“小姐,你其实并非唐大人亲生,而是洪武帝时期韩纪韩尚书的亲生女儿。当日你亲生父亲深知不但是自己甚至是全家也会被卷入那场政治漩涡中,虽说是被贬,但任谁都知那恶虫猛兽遍地,乌烟瘴气之地必定是有去无回的,所以在临时之前,你就被托付在了唐家,而唐大人的亲生孩子早在在出世前就因唐夫人身子弱而胎死腹中。你和江公子的却是千里之外亦相逢的有缘人,你亲生父亲生前曾为你和挚友家公子许下了一门亲事,而对方就是后迁至长洲的好友忠臣名将江川大将军之子。没错!他就是现在的江公子。看来这上天注定的缘分是怎么割舍都无法了断的,不过老尼还是想提醒小姐你,您与江公子是绝对不可能的,水火各有天命,你们之间即使是有缘也只是孽缘,你若命里有他,那他必定命外因你。若是苦苦勉之,君命甚忧之。”知道实情的她却不知该如何是好,这件事告诉他吗?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由萧寒的带领下,他们从偏僻的小路回长洲。山高路远,道路险阻,实在不适合骑马,所以暗夜就被江慕给驱赶走了。“真的没关系吗?为什么非得赶暗夜。”“没事,我把它赶走了,省得它一路上一直缠着我,打扰了我们俩漫步绿林,不对应该是龟行深山老林的美好时光。对吧,萧大侠?”说完,江慕又拉起唐若雪的手,还不忘暗示萧寒离他们远点。萧寒看了江慕和唐若雪一眼,点头,然后很自觉地放慢下紧随的脚步。“慕,你这是为何?人家是在保护我。”唐若雪语气里有点责怪江慕,因为他对萧寒的态度实在有点不好,说完她抓了下有点痛痒的脖子。“好好,我错了!这是为你好嘛,我的小娘子。”又使这招逗乐唐若雪,不过倒真是屡试不爽,她每次都会开心一笑。日暮即将降临,深林中的夜晚似乎来得更快,他们找了一平坦的地方要生火休息。江慕趁着天还未完全黑下来,他想带着她出去走走,去看看那深林中的奇观。江慕看着正蹲在地上忙着生火的萧寒说道:“萧大侠,我们出去走走,你这次别跟了,帮忙看好东西吧。”萧寒起身行礼,没有任何反对江慕的话,只是答话道:“是,江公子。”看到这的唐若雪眉一皱,无可奈何地看了眼江慕。走出五十步之后,唐若雪责怪江慕道:“这样不好吧,我们两个人出来。你别老是使唤人家萧大侠做事,虽然他是我父亲手下,但我们也不该这样,你老是还为难他?”江慕呵呵直笑,“终于是见到你生气的样子了,原来我家小娘子连生气都这么可爱啊,看来我的眼光太好了。”唐若雪一听他这么说,倒实在是生不起起来。“好了,别生气了,若儿!我带你去看点好玩的。”说着,用丝巾罩住她的眼睛,牵起她的手往林里走去。在银月的照耀下,寒风轻吹枝叶,夜晚中的林子格外的静谧祥和,有着丝巾隔阂着双眼的她此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因为这样她更能切身地感受着这夜林的美丽,不像北方寒冷纯白的冬季,这儿还是比较温暖的。耳边不但不时传来悉悉作响的虫鸣,居然还有绕耳的鸟鸣,原来是夜莺悄悄地鸣唱的美妙夜歌在撩动耳畔。他在耳边轻声问道:“准备好咯,我要揭开丝巾了。”话落,他揭开了丝巾。展现在她面前的是漫空飞舞的煽澜莹火虫,闪闪的莹光点缀出了最美的夜空,眼前的莹火就好像是触手可及星辰,美得令人心醉。江慕看着唐若雪开心的样子,自然也跟着开心了起来,揽她入怀,一同伸手去触碰那飘飘的莹光。这时江慕低头,唐若雪想是他要亲自己了,不禁满面红霞。突然江慕一声“别动!”啪的一声,他拍了下她的额头,原来是在打蚊子。“哎呀,这都到冬天了蚊子怎么这么多,看把你给咬的。你看这只,喝得肚子滚圆滚圆的,都飞不动了吧?”听到他这么说,唐若雪这时感觉到身体更加痒了起来,不觉伸手去抓。这时江慕一把拦下她的手,看她的被抓伤的手,还有本来白皙的脖子也红红一片。“不好,是荨麻草伤着你了,你得赶紧清洗这伤口,你等着,我我带你找水清洗着伤口。”不一会儿,江慕就带着唐若雪来到了一处山泉洞,洞内还有各种长势极好的花草植物,十分好看动人。月儿透过洞口倒映在清潭之上,月光不但显得格外的清亮怡人,映耀的寒光倒是更添了几分暖意。泉水轻弹潭边枝叶随舞,随着泉水波光粼粼的灵动,那天上的月儿像是受惊般的颤跃。潭的上游是晶莹剔透的泉水沿着石子沟涓涓而流,穿透过长着绿苔的山石缝源源不断地流了下清潭来,潞潞的流水声更像是流淌进人平静心田的溪流,溢过满满的清潭,冲破堆积的残枝落叶的阻碍,细而绵长地向不知所向的前方流去。江慕紧张唐若雪,一时也忘了礼节,直说道:“快,快!我帮你赶紧清洗这伤口,若是不小心处理是会伤疤的。”唐若雪倒不像他这么紧张,只是尴尬地看着他不动。这下江慕倒急了,“你怎么不动啊,我来帮你。”说着,正要抓起唐若雪的衣袖要往上掀开。在看到她细白嫩滑的玉臂瞬间,他心脏快速地砰砰直跳,这才感觉自己这样做是有违礼数的,他这下倒真尴尬了,紧张地不敢看她,只是转移视线看向别处,紧张地说:“呵呵,还是你自己来吧,我先到外面为你守着。”“但你的伤,在外面会。。。”江慕摇头,“没事的,我先出去了。”“好!”此时的唐若雪也羞得低下头来,轻声答道。清潭边的她轻解披罗衫,用冰凉的泉水擦拭着身体,凉透的泉水让她不禁发出嘶的声音。江慕背对洞口站在洞外,他清了清嗓子,大声地说道:“天气冷了,你不要洗太久了。”“好,我知道了。”唐若雪也大声回道。一直等到她出来,江慕这才回过头来。“你没事吧?”只是简单的问话,两个人不言而喻的默契。“我没事,你没事吧?”又是异口同声的对话,两人相视一笑。月下伊人美如仙子,笑颜娇羞动人,君心为之再动,喜爱入极而叹,此生有谁可比若及吾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