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忧愁,不安,惶恐的心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253 2014-03-10 12:41:47

  永乐元年末冬

江慕虽然带着唐若雪安全逃出了京城,但这一路上却像是被时刻监视一样,黑暗中敌人似乎对于他们行踪了然于心。在回清云观的路上,他们受到黑衣人的攻击,江慕为救她受了轻伤,幸而有唐若雪曾提起过的萧寒赶到及时相救,他们这才逃过一劫。而后萧寒先行离去探路,他们则在清云观停留了两天,一是因为江慕的伤势,二是要向师太了解唐大人将唐若雪安置在清云观的实情到底是什么,可惜收效不大,只是了解到这清云观本来是叫清心庵,在战火纷乱的年代,幸而唐大人保护并资助下才存留了下来的。但却不知为何,唐大人在将唐若雪送来后,就特意请求将这名字改成了清云观,不但如此,还出资将这观搬离原址,比起以前的位置来更加偏僻了不少,甚至一年到头都不会有人来参拜,因为实在太偏远了。江慕就这些实情,能想到的只有是唐大人好像在有意隐瞒唐若雪的下落,至于是到底为何他实在无从得知。两日后,江慕带着唐若雪离开了这个她从小成长的地方,他们本打算过几天再启程,但是因为担心官府追上来,所以为了她的安全起见,江慕决定提前离开清云观。虽然内疚的唐若雪并不同意这样做,因为江慕的伤让她既害怕又担心,不过最后她还是妥协了,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江慕。师太把他们送到了路口,她紧紧抓着唐若雪的手,纵有千言万语要交代但还是咽下,叹气不语。“师太,不必太过担心,我自有分寸。”唐若雪安慰师太道。师太无奈地叹气点头,行礼,“小姐你本天命不可皈依,无论是你父亲还是老尼我再怎么阻拦都是于事无补的,现只希你们好好保重,好好珍惜这难得的机会。”即将离别前,师太看了眼骏马上的一对人儿,心中感叹郎才女貌真是让人羡艳,可是这命运啊!辗转弄人。唐若雪眼中含着眼泪不舍地看着师太,但师太只是摇头叹气,低头摆手示意他们离开。在黄昏的照耀下,看着他们渐渐远去的背影,师太对着他们离去的方向,自言自语道:“缘易结,难解。孽可化,不避。人可生,定死。天命不可违,生死轮回,缘随不灭,前路断绝?”转眼已至年关,虽只是初冬,但这雪倒是提前下了起来,地上早已铺上了厚厚的积雪。街上熙熙攘攘的行人来来往往,各自都在忙着置办年货,小贩们的叫卖声四处可闻,似往年一样热闹非凡,就好像这一年来,这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站在楼台上的唐若雪看着轻轻飘落的雪花,想起过往来,眼神里更添了几分忧伤。每年,虽然她都不能回京过年,但父亲总会亲自来看她,有时呆上个三两天,带她出观看看这外面的大千世界,想来这是一年当中她唯一可以有尽孝的机会。去年的今天,父亲还在交代她,时局动荡,他担心以后他老了不能再照料好她了,以后她要学着要好好照顾自己,切勿出观远行。想来那却是最后一次她和父亲推心置腹的谈心,也是最后的嘱咐,而后再无机会。“怎么了?”走近的江慕察觉到她的落寞,担心地问道。唐若雪只是凝视着皑皑白雪,眼神中透露着黯然神伤,她轻声说道:“又是浮雪飘缭时,今昔却物是人非。谁知来年又今日,若栖身于何陌地?繁华依旧在,旧人何处留?只是空悲切!”江慕心疼地看着怜人的她,轻轻将她揽入怀中,安慰着她。“别怕!至少你还有我,我会倾尽我此生陪伴在你左右。”说罢。这时的他若有所思的想起那件事来,内心多次考虑之下还是决定不要告诉她为好,他轻声询问道:“若儿,待我们回长洲就定亲,你说可好?”江慕没有提起任何一句师太对他说过的话,他虽然内心不安,但他并不希望这件事让她知道,连同带她忧心这不知所谓的事。听到他在耳边温柔的声音,手心感受他温暖的体温,她也没有说起师太在临前行与她的谈话,只是微笑不语,微微点头。他们心照不宣地不提起师太苦口佛心的嘱咐,即使心中有所疑虑,但还是选择相信彼此。江慕看着飘雪的天空,不觉感叹时间的飞快流逝。想起了三年前占卦老头的话来,再与这几个月来的经历和师太的意味深长的暗示一起联系起来,他内心担忧,不安。本来是毫不在意,更别提放在心头,但是现在因为她,他的心动摇了,忐忑不安地担心着师太所说的未知的黑暗未来到底指的是什么?占卦老头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那一切成真,他该怎么办?如果她真有任何不测,他至死都不能原谅自己。唐若雪也想着师太给她留下的话,“挥泪斩情根,了断缘中缘,虽失亦存世。生死不相离,天人必两隔,即殇留虐缘。”这话中有多少劝阻,她何尝不知,但这情岂是说放下就放下那么简单。“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这话,她终于能深刻地理会了这其中的涵义。唐若雪依偎在江慕的怀中,想到未来的她,启粉唇轻声问道:“慕,你说我们能在一起多久,一辈子?”“不可能。”江慕应声而答,听到这唐若雪低眉不语,愁闷即将爬上眉头。他继而笑着点了下她的鼻子,再加上一句。“是三辈子,而且我要三生不忘三世,担心你以后会嫌我老是欺负你,所以只要绑你三世就好了,我的要求的不过分吧?”说着转过她的身子来对着他,低头看着她柳眉下的莹眸一闪闪的灵动,面带桃花般的羞涩,宛然一笑的美好,粉唇微微上扬,皓齿微露的笑颜。他内心顿时温暖平定下来,抱紧怀中的她,轻轻地亲吻在她的额头上。顶着她的额头说道:“我江慕此生有你唐若雪足矣,即使给我最想要的自由潇洒也不换。”唐若雪被江慕这句话给逗笑了起来,故意娇声笑着说道:“哎呀!看来是我阻挠了你的自由潇洒,浪荡天涯的生活,我还得向江公子您赔罪咯。”江慕听完她故意使性子的话,开心地大笑。“好啊你,还学起气我来了,那我就真得好好向唐姑娘赔罪咯。”说完,对着她的粉唇就亲了下去。在湛蓝广阔的天空中,缓缓舞落下纯白飘漫的雪花,漓漓而落的雪中是相依的对人紧紧相偎,点缀出了这凡世中最美好的景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