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守护者

缘遇易,相守难

守护者 创意家星 2040 2014-03-10 12:41:47

  永乐元年末冬

江慕带着唐若雪回到府里,江慕问唐若雪究竟当时出了什么事,她说当时由于人群混乱就把她和萧寒他们冲散了,在她慌乱之时是一位老者帮助了她,但是那人她并不认识。正当江慕想要继续追问她时,萧寒也来到了江府,一见到唐若雪他就跪了下来请罪:“属下有罪,未能保护好唐小姐,请小姐赐罪。”唐若雪一看萧寒这阵势,连忙请他起身,“萧大侠言重,错不在你,是我任性才会受此惊吓,再说了我也没事,萧大侠不必如此自责。”江慕心有怀疑地看了眼低头的萧寒,但是没有多言,只是向管家吩咐下去:“速去打扫整理西厢房,今后唐姑娘就住在江府。”“这?”明显管家有点为难,江慕立即说道:“无须多言,去吧!”管家领命下去准备了,一旁的唐若雪本来想拒绝,但她还未开口,江慕就拦了下来,走到她的身边说道:“若儿,你就住在这。我必须这样做,才是保护你的最好办法,以免恶人有机可乘。”说完,江慕有意看了眼旁边的萧寒。唐若雪知道江慕心意已决,也只好应允了下来,但是与此同时她的心里更添些忧虑。唐若雪其实对江慕是有所隐瞒的,但是为了不让他多心所以才没说老者言语中向她暗示的玄机。其实江慕听完唐若雪的形容就立即知道了那个老者究竟是谁了,他匆忙地从家里跑出来想要找老人问个清楚。但是四处询问了商贩都没有结果,江慕失望了,因为他知道这个老头子从来都是神出鬼没的,以四海为家,他若是不想露面,就算他再想尽办法来找,也不一定能找得到。江慕正打算要放弃,突然从旁边的小巷里走出来一个白发斑斑的老者,他的长相丑陋,面露残颜,一块破布遮住了已失明的残眼,白胡子拉碴,身上穿的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手里还提着一葫芦酒,不过即便如此他的脸上还带着笑:“江公子,这是在找老头我吗?要是如此,就先跟着老头我走一趟吧!”江慕点头,随即跟在老者身后走。他们来到了一个陡峭的断崖上,老者看着前头在云雾中迷蒙的悬崖硝壁,然后闭上眼睛许久不语,江慕只是安静站在身后等待着他说话。这时老者回过身来,终于说话了,“江公子,你可还记得三年前,老头在这里对你说过的话。”江慕点头,眼神中的复杂让人难以理解,开口说道:“你说在我的命里会出现一位女子,我们之间是剪不断理还乱的情缘。吾即光,乃火,其为雾,亦水。光雾不共存,水火不相容。来世今生定是不能相守,如若有违天命,前路堪忧,以一死换一生。”老人听着江慕的话点头,然后继续问道:“那如今公子作何感想?”江慕情绪不免有些激动,厉声询问道:“为什么?”老人摇头,“此乃天机,不可泄露!老头能说的只有劝言,江公子,你与唐小姐本天命相系,但此乃孽缘,切不可一错再错,当机立断,一切还为时不晚。”江慕听到老者这么讲,他当即背过身去冷冷说道:“不可能,要真如你所说的天命是如此残酷,那就让以我的死来守护她得以生。”说完,江慕径直离去。老者再次看着云雾中的断崖,摇头说道:“问这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江慕虽然不愿去认可老人的话,但是内心明白此人精通阴阳权术,听闻以前还是江湖中出名的占卜家,他与自己并未有冤仇,他没必要吓自己,况且他的劝言跟师太的话如出一辙,越这样想着老人的话,江慕的心就越发的不安。夜晚,今夜雪并没有下,但气温却比往常还要寒人,天空中明月皎洁,星辰渺渺。唐若雪站在庭里看月,不间断的鞭竹声相继响起,打破了往日夜晚的平静。她听着这吵闹的声音,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眼神里是散不去的哀愁,她已经决定了,她必须要离开他。不管老者所说的他们之间受诅咒的孽缘是真是假,她本是罪臣之女,这是不可否认的现实。如果她还继续留在他的身边,迟到会为他找来杀身之祸,到那时她如何能原谅自己?即使内心深深不舍,但或许离开才是对他最好选择,不管她的前路如何,至少他可以不用整日为她担心,他能继续光明磊落地活下去就是她最好慰藉,仅此足矣。因为是大年夜,所以李管家守着江慕不让他出门,倒不是怕他惹事,而是这是江家一直以来的家规,要在列祖列宗的牌位前守年夜至子时。但是江慕还是趁着空档从祠堂里偷偷跑了出来找唐若雪,看到她安静地站在月下,寒风吹拂着她的纯白的羽裳,在银色月光照耀下的她芊芊细影是如此惊世令人叹,却又是如此孤寂惹人怜。他悄悄遣下她身后的婢女和萧寒,放轻脚步走了过去,用手掩住了她清澈纯洁的眸子。他没有做声,但是他怀中的她却微微一笑,芊芊玉手抚上罩着她眼睛的暖暖大掌,“慕,你这是作甚?休要胡闹!再捉弄我。”语气中带有丝丝埋怨,但更多的是温柔可人的娇羞。身后的江慕听着她的话,为之一笑,在她耳畔轻声问道:“我都没有做声,若儿是如何知道的是我。”她也同样轻声作答:“因为只有你才会这样胡闹,再这样对我无礼,叫管家看见了,可又要跟着你念家训了。”听此,江慕一笑,放下遮住她眼睛的手继续说道:“那我这样呢?这他可管不着。”“啊?”唐若雪转过头来,正要看江慕又打算怎么捉弄她时,哪知这一回头正好中了他的“诡计”。江慕手搂佳人柳腰,一低头,对上娇颜,一亲芳泽沁入心。天空中月色正好,烟花绚烂下,对影心心相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