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孤儿与孤儿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290 2012-10-19 16:52:46

  这几天里紧张压抑的心情早就让龙荷有想哭的感觉了,只是没找到由头。她很需要有个人来关心,哪怕只是让她说说话也好。这就是一个孤儿的悲哀,没有父母亲人的陪伴,当她内心里受伤脆弱的时候,就算是陌生男人的简单关心也会让她痛哭……

听了龙荷的说话极品相貌男人这才放下心,嘴角也现出了隐隐笑意,并蛮有乐趣的打量着龙荷说:“没关系,人都需要用自己的方式发泄情绪的。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但一年之中总是有那么几天不顺心的。”他轻轻的为她包起伤口,“过几天就好了。”

“谢谢你。”男人的说话让龙荷很是感激,虽然她和他才相识一会儿,却越发的觉得这男人很和她贴心,让她心里很放松,甚至有种很想被他呵护的感觉。龙荷微垂下眼眸,有些羞涩的问:“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

“王子——你呢?你叫什么名字?”男人熟练的将纱布扎好。

王子……

多响亮的一个名字……

这名字用在这男人身上也真的是很配……

在孤儿院里也有一名叫小王子的跋扈男孩子,长张白玉脸,丹凤眼,面相虽然极其俊俏,心地却是异常阴狠,每每在他做坏事儿时,谁若多瞄他一眼,都会招来他的一顿暴打。

那一天漫天的鹅毛大雪。

孤儿院后面一颗高大老榆树下,一畸形男孩被一脸如白玉的男孩骑在身上辱打。

一黑发小女孩光着红红的小手捧着一个刚刚握好的大雪球从雪中跑近,看到两个男孩在打架,她怕怕的停下脚步。

黑发小女孩的驻足引起了白玉脸男孩的注意,他停下手,走到一脸惧怕的小女孩身前,猛的揪拽住小女孩的长长黑发,将她的头按在雪地上,边踢边说:“谁叫你看我?谁叫你看我的?小野种……”

“我不叫小野种、我有名字……”小女孩虽然被踢打,还护着身下的雪球。

“你有名字,哈哈,好,我让你顶嘴,我让你顶嘴……”

为了这一句话,女孩的小脸差点被破相。她不求救,也不求饶,更破天荒的没有流眼泪。

天空的雪下的越发的大了,真的像极了片片鹅毛。

那冰块脸男孩倒在她面前时,他的脸刚好对着她的脸……

那张脸很美,嘴角渗出的血如雪地里的红梅。

那双眼满带着惊愣。

“你有名字?”他问。

“她叫龙荷!你死了也要给我记住了,以后不准你再欺负她……”

一黄毛小丫头凶狠的呲出豁牙,手里是一块带血的砖头。

鼻青脸肿,嘴唇隆起的黑发小女孩艰难站起,手里捧着那个完好的大雪球:“给你的。”

“笨蛋,下次再挨打记着要护着脸。”

“哦。”

两个小女孩,手拉手亲密的身影消失在漫天飘雪里。

一直伫立一旁的畸形男孩此时走至白玉脸男孩身边,他俯下身,对着那张已经没有什么意识的脸说:“我叫鬼人。”然后拖拽起倒在地上小人的一条腿向榆树后面走去。

雪地里,一条带着斑斑点点如红色落花点缀的白色痕迹很快被仍在飘洒的鹅毛雪花覆盖。

自那场大雪之后,孤儿院里再没了白玉脸男孩的身影。

“我叫龙荷。”

这句话,在那个男孩看着她时,龙荷是有说过的,只是那声音太小,仅仅能在她的心里听到。

龙荷举起包好的手看了看,然后又微有所思的看了看王子。

十几年的岁月逝过,那张雪地中极美的白玉脸从未从龙荷的记忆里消失。

王子……

小王子……

“这里就你一个人住吗?”王子将纱布装起放回了原处,似乎并不想马上离开。

“还有猫娃,我的好朋友。”

“家人呢?”

“我和猫娃都是孤儿,连身世都不清楚,更别说家人了。”龙荷的心里充满酸涩与难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