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仙人是这样出生的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240 2012-10-19 16:52:46

  光阴似箭,春来秋往,冬日里的鹅毛大雪把这湖水冰封了几千个轮回……

阴雨夜,狂风肆虐,雨点发了疯样的从天上倾泻,条条闪电如银龙翻转,带来声声炸雷惊人胆寒。

一条十几斤重的红磷大鱼,几番跃出水面,它身体通透,体内更射出闪闪金光。

一片巨大的荷叶上,红磷大鱼飞跃扭转,口一张,一个足有五六斤重的发光肉球被吐了出来。

惊雷再闪之际,肉球破碎,一光腚女婴哇哇啼哭……红磷大鱼赴死其身上。

“仙子,你的这次重生,天为母,地为父,鱼为媒介……”先知如释重负垂首站去一旁说。

水晶球内的一切龙荷看得真切。

这、这……亮珠,大鱼,肉蛋,炸雷……龙荷出生了!

扯蛋……

扯呼……

他个亲娘主奶奶的,找了二十年的娘亲,原来是条鱼生……

你能相信?谁能相信?

龙荷脸庞僵硬颤抖不停,这死毛脸咋个想唬死她不成?照这水晶球里的演绎,她的妈妈就是条红磷大鱼,爹爹应该也不会是人类了。

根本不能相信自己不是人生的龙荷此时很想将那老杂毛一把抓过,将他身上的毛尽数拔光,让他也只变成一个肉蛋,任她打之,踢之,碎杀之……

对于自己的身世龙荷更加混乱崩溃了。

“这个死毛脸一定在骗我,我怎么可能是条鱼生出来的呢?那不就是妖怪了吗?太可笑了,太太太可笑了,无稽之谈……怎么可能让人相信呢。俺一定是人生的,妈妈一定很漂亮,爸爸也一定很帅,死毛脸骗人,对,他骗人,他个死妖怪一定是为了骗我相信他。要不就是在做梦,对,是在做梦……”龙荷开始了自说自话,根本不管先知和精灵王的表情有多难看。

“先知爷爷,龙儿怎么会变成这样?”精灵王对有些神经了的龙荷很是失望。

“殿下,你要对仙子有些耐心,她毕竟经过了五千年的轮回,没有找回元神之前,她就是个凡人。”先知看着独自嘴中叨叨咕咕的龙荷,她嘴中大多的话语都是在咒骂先知。

“可是……”精灵王的小脸黯然,转开头根本就不看龙荷了。

他与她的初次相见。

枫叶谷。

漫天的红叶随风飘舞。

一面如羊脂白玉,剑眉慧眼的俊美少年,双手背后,望着如满天红花的枫叶静静出神。

他在等一个人,一个天界中剑艺至高修为至深之人……

她一袭九天仙丝白罗裙,头顶松美的发髻上簪着两支白凤尾羽,额头处隐现粉红桃花记,从红花深处飘逸近前。那张极美的仙人脸,波澜不惊,如九天寒冰,看了让人窒息。那双眼,冷静通透,论你是仙王神侯,道圣佛主,一眼望去尽是虚无。

“可愿意与我一起应战?”

仙人脸惜字如金,即便是见了三界之外另一世界的统治者也只就威严问了这一句。

俊美少年没有说话,眼中只见那仙人脸额头处的隐隐桃花。

仙人脸用剑,那剑一出惊天地泣鬼神,面对万千妖魔的一场大战,她与她的剑似一起做舞。

作为精灵界的王者,他很少敬服过什么人,仙人脸却真真让他敬服了,还动了凡心。只是仙人脸从未曾用心看过他,与她一起斩妖除魔近百年,他在她眼中还不如她手中的那把佩剑。

那是一把曾经轰动过三届的九天真龙之剑,相传是天帝用上古时期的真龙筋骨所铸,剑凝结了那条真龙的灵气野性,不曾有人能够驾驭驯化,为了消除剑身的野性,天帝一直将剑藏于昆仑山灵脉之下。直到仙人脸的出现,也不知是怎样的一种博弈,那把旷古绝今的天龙神剑便归了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