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冥王子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467 2012-10-19 16:52:46

  耀眼的冰蓝之色与剑洞的黑暗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对比。

几息过后。

“冰洞毁了?”些许回过点神的龙荷,大睁着美眼,看着那如满天流星坠落的绚烂冰晶,如因淘气惹出祸来的小孩般说着,“真的不管我的事儿哦。小胖子!是小龙它们,是它们害我这样的,还有你,要不是你弄伤我的手,我就不会紧张了……”

神鹰从鼻中发出了一声“哧”音,朝龙荷翻了下他的鸟白眼。

那两只缓过神来的小飞龙则以神鬼不见的速度闪至龙荷身边,又是拱又是黏的满眼里都是讨乖亲昵的表情。

“躲开!躲开了……”龙荷推阻着两只小龙。

精灵王施然转身,阴沉着小脸朝黑暗处走去。

这傻妞真是太让人头痛了,她那凡人的无知,她那凡人的蠢笨,还有她那老是对谁都很无害无辜的眼神,还有她此时的呱噪,都让精灵王头痛万分。

其实根本就没有谁想责怪龙荷,正因为她那无知鲁莽的举动让他们从新找回了小龙。

冰洞的坍毁对凡界没有任何的影响,对这剑洞而言这样的损毁也不算什么。

只是龙荷在剑洞里弄出来这么大的一个动静,他们再想隐身就非易事儿了。

剑洞深处。

一片黑暗的中心地。

如凡人手掌样的巨大石笋上面慵懒的侧卧着一面如白玉,剑眉之间点缀一抹如血红纹,极其俊逸的白袍僧人。

这白袍僧人身体如夜明珠一样散放着莹莹白光,他近身三丈之内竟如白昼样明亮。

“鼠辈!出来……”

白袍僧人那双微闭着的美丽凤目猛然睁开,一道充满剑意的嗜血寒光从这双极美的眸子中冷冷射出。他的声音亦如这剑洞里冷射而出的一把无形飞剑,满带着浩然剑气划向十丈开外的黑幕之中。

“嗯、嗯……”几声闷哼过后,一切归于死寂。

“呵呵……好身手,不愧是至强神兵利刃。”黑暗中闪身出现的是一袭白纱袍,黑发如女人样散批至肩的惨白脸男人,这男人唇红似血,黑眸如墨,他有着即便是美丽女子也有所不及,令人发指的绝美面貌,纤细雪白的手指拎抓着一条通向黑暗之中的黑铁链。

“天龙!你可愿服从于我?”白纱袍男子声音阴柔,表情阴冷邪恶,望之便彻骨冰寒。

白袍僧人很是不肖的斜瞄了白袍男子一眼道:“就凭你?一个死鬼?”话落,白袍僧人已经隐身上前。

“呵呵,死鬼?天龙!你与我又有何异……?”白袍人隐身退去。

一阵刺耳的“哗啦啦”拉拽铁链之音,先前精灵王见到的那黑瘦丑陋的男人出现在白袍僧人面前。两人也不说话,一个照面便是不下十余杀招的碰撞。这碰撞并不是兵器与兵器间的碰撞,而是实打实身体间的碰撞。两个人手中竟然都没有兵器,只徒手为利刃。

沉闷的“砰砰”之音过后,白袍僧人突然收回身形,举起沾了几滴血液的手掌,眉头微微皱起,他的凤目落到那黑瘦丑陋男人身上。

黑瘦男人衣衫褛褴的上半身体已经被洞穿了不下三处,红色的血液喷薄流出,但那黑瘦男人却如浑然未觉样的依旧面无表情的站在白袍僧人面前。

不死不灭金身!

这样的凡人万千年凡界间也不得窥见一次。

白袍僧人脸上流露出讶异之色……此等人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那道铁锁……

地狱幽冥锁!

以白袍僧人的修为他能看得出来,那白袍男子正通过地狱幽冥锁将黑瘦男人身上的能量源源不断的摄为己用。即便是黑瘦男人在血战之际,他都没有对那黑瘦男人手下留情。

白袍僧人突然对黑瘦男人目露同情之色道:“冥王子!你好卑劣的手段啊……”话落,那双凤目突然杀意暴涨,人也毫无征兆的飘至白袍男人身边。“去死吧!”

白袍僧人的手如一柄利剑样斜斜从被他称为冥王子的白袍男人身上划劈过。

一缕青烟飘散,冥王子被斜斜劈开的身形很快又恢复原样,他脸上露出邪异的笑容道:“真是想不到啊,一把剑也能有同情心?啧啧,怪不得连杀招都这样孱弱了呢。今天我定要收服你,让你重回嗜血苍龙的本性!”

哗啦啦翻飞的铁链之音在黑暗中如追死音符样噬魂响起,白袍僧人与黑瘦男人再次战在一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