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幕后布棋之人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559 2012-10-19 16:52:46

  脸色突现痛苦的黑龙,那双蓝眸猛的睁开,两道黑色烟雾在他的瞳孔中跳跃。每受伤一次黑龙身上所中魔毒就会深入一分,想要驱除,耗时良久。

老妖猫,你到底还有怎样的暗棋没有动用?还是一直以来你根本就不是那幕后布棋之人,若是那样……黑龙眼中蓝芒渐盛,那两道瞳孔中跳跃的黑色烟雾慢慢隐去。

与天龙战斗时,龙荷突然出现的场景映现在黑龙脑海里,黑龙那苍白的嘴唇划出一道弧度——天龙仙子,你真的开始让我期待了呢,希望我做的能够帮到你,就让你的对手继续沉睡吧。

小院上空,云层之上。

妖猫姥姥与那神秘黑袍人平行而立,两道妖魔的目光穿过那厚实云层,将小院里的一切看了个通透。

“大人!黑龙中了禁制竟然还私自行动,您看……”妖猫姥姥小心翼翼朝向黑袍人探询问出。

“这世上没有谁会甘心被人驱使,更何况他是龙,野性未训,你好好看着他便是。”黑袍人阴缓说出,面目始终隐藏在黑帽之中,只有她眼中那两道血瞳所散发出来的妖异光芒在隐隐跳跃,“我王元神恢复还需要时日,凡人肉体不适合前往冥界。光是我等身上这阴煞之气于我王来说也是致命的。”

“手下明白。”妖猫姥姥谨慎躬身。

“在冥界的布置可还顺利?”

“只差冥王一境。”

“冥王统治冥界多年,根基牢固,暗桩需要多下些才好。”

“大人慧智。”

“再过几日我便要回岛闭关炼制乾坤界,诸多事宜你只按我交代你的去办就好。记住,五星连珠之日前定要护得我王周全,其它事宜只等王恢复元神之后定夺。”

“手下遵命。”妖猫姥姥再次朝黑袍人敬畏躬身行礼。

“精灵之战,妖月若兵败,你便与他此物,让他来岛找我。”黑袍人说着伸出白瘦如骨,指端墨黑色指甲妖异如黑火样的纤细妖手,只在空中一虚抓,便落于掌中一眼球状黑球。

“大人既不看好妖月,为何还要帮他?”妖猫姥姥似有不明的问。

“我帮他只是因为我需要强大的精灵魂魄。当然妖月此战若是能胜,精灵界就算不易主,势必也会战乱不停,到那时精灵界便再不会是天龙仙子的有力护盾,那么击杀天龙仙子于我们不就指日可待了吗?”

“大人智谋,手下实在佩服。”

“去做事吧,我王醒转之日便是一统这三界之时,呵呵呵哈哈哈……”

伴着阴利笑声,黑袍人身影忽的消失。

妖猫姥姥猫瞳微眯,望着云层下的小院,嘴角一抹阴冷笑意划过——黑龙!任你力量强横,龙心苍野,有了大人的禁制,我看你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还真是喜欢你受苦时强自隐忍的脸呢……

云层之上的妖猫姥姥在空中如履平地样一步一步拖着黑袍,穿过云层,走向小院……

幽暗昆仑山剑洞。

魔帐内,天龙还没有醒转的迹象。一时间气氛有些压抑,压抑的原因不是因为天龙,是因为精灵王突然发现他们迷路了。当精灵王驱动魔帐载着一行人从回石笋林上方时,他们似乎已经远离了熔岩洞口,那片被天龙整齐斩去的石笋林不见了,移形换位样,就连精灵王也不知道自己身处剑洞何处了。

精灵王与神鹰几次对周遭环境探查之后,神情更加的阴沉难看了——剑洞的这片领域他从未来过。

剑洞广袤,在这无穷无尽的黑暗世界中迷路精灵王知道对他们来说有多危险,最重要的是离秘境之战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他需要尽快赶回精灵国。虽然精灵王知道这次秘境之战就算是没有他参加也会取胜,但他是国王,他知道这次秘境之战对整个精灵国来说意义有多重大。带龙荷来剑洞之前他心中也做过最坏的打算,所以他才会招回战狼参加秘境之战……

一切虽然计划周全,但精灵王心中还是对秘境之战放心不下,归心似箭的小王者此时心中隐隐升起不安,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走出这剑洞……

相对于精灵王的一筹莫展,龙荷一直很安静的盘坐一边,她脖子上的小剑也一直忽暗忽明的映衬着她的美丽脸颊。

龙荷心中很是少有的冷静思考起问题来——黑龙是妖魔,猫娃处境只能有两种,一是猫娃早已经遭遇不测,二是猫娃一直被黑龙隐匿着,好以猫娃之身有机会要挟自己,这也就是为什么先知爷爷一直找不到猫娃的原因。只是为什么黑龙不一开始就对自己下手?是那会他还没能摸清自己的确切身份?还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