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月心的微笑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935 2012-10-19 16:52:46

  空中月心背后的蝶形翅膀已经很是清晰,它每震动一下,散放出的黑雾就更加的浓稠几分。

月心脸上也现出了痛苦之色,此时他的身体里开启禁术带给他那如千虫万蚁食身的感觉已经延生到脖颈,他的下半身也开始灰化,双脚已经如尘埃样灰败飘散。但他的双目却异常清明空灵。口中破舌的血腥味浓重,只需一息,再只需一息,这里所有的一切都将与他一起毁灭。

当与月心相隔近百米的精灵王与天龙感觉到月心身上散发出那毁灭的危险信号,雷鸣电掣样出现在月心面前时,月心嘴角完美的划出一道弧度。

月心知道,一息转瞬即逝,此时任凭谁都不可能拦住他了,秘境与这山谷还有这些精灵战将……注定要毁灭殆尽。

精灵王!陪我一同去死吧!

月心微笑闭目。

一道冰凉风刃没有任何征兆,任何声音,从月心喉结处滑过,那千虫万蚁食身的感觉嘎然而至,痛苦宣泄而出……死亡!原来是如此的舒服!

“我叫风妹!今日杀你,是与我哥哥风童报仇!”

风妹娇小的身影如风样出现在月心猛然惊瞪起的眼前时,月心的头颅一歪,如石头样在空中向下坠落,鲜红的血液有如血箭样从月心残区上面半截脖颈处喷射而出。

她杀了我!

怎么可能?

是刚刚自己在这最后一刻松懈大意了吗?难道这小精灵受伤后一直都隐匿在自己身边?她是怎么做到的?

月心的眼中尽是惊诧,不可置信之色。

风童、风童是谁?

这个小精灵身上的气息……难道是那个潜入秘境中的家伙……?

死月竟然没能最后发动出……

若是此时有人能够看到月心的表情,便会讶于,他与风童陨落时是何其的相似。

随着月心的头颅砰声坠地,精灵大军亦吹起了胜利的号角。

妖月逃跑,两位主将阵亡,秘境战部所剩精灵战士知道再战已经没有意义,纷纷缴械投降。火焰魔军尽皆被灭。

直到精灵大军清扫完战场,有如疯魔的龙荷仍对着空中那道界门挥舞着天龙神剑。只有天龙敢去站在她身边,精灵王易对她无法,其他精灵更是无一敢靠近,好奇观望了一眼,就都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了。

天龙与精灵王都知道龙荷是因为体内突然释放的前世天龙仙子封存在天龙剑意里的强大力量需要一种方式挥泄出去,如若不然,以龙荷此时的修为和孱弱身体,定然承受不住如此巨大力量的突然冲击,若被剑意嗜体,龙荷必将爆体而亡。

龙荷此时是一种本能的行为,被剑意充斥的她,对界门无休无止的攻击着。神鹰与幸福、平安远远躲在一边怯看着。

那白色光芒已经暗淡了许多的界门遇到了傻妞也真真是可怜,直到此时也不能够关闭,怕是难逃被毁灭的下场了。

战狼昏倒之处,猿老太转着圈的砸巴着嘴独自说着什么。

“奶奶!战狼爷爷不会有事儿吧?”一脸担心的精灵王赶至看着仍处在昏迷中的战狼问。

“不会。发动极地冰封术要耗费老不死五十年的寿元,不过他吸收了仙子的血液……这就是拥有神氏血液的好处,也是三界中人都想升跃天界境的原因,你看连老不死的这张丑脸都变好看些了,老不死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若是可以,有机会俺也弄些仙子的血液来喝喝。”

弄、弄些龙儿的血液来喝喝……

对于猿老太的说话,精灵王很是担心,他最是知道神之血液的好处,连那剑洞中的野麒麟食了龙荷的血液都能够变成金麒麟,可飞身天界境。战狼此时也是呼吸平稳,面色较之以前红润了不少,而且原本满是皱纹的面部皮肤也光滑了许多……有这诸多好处的神之血液,问谁能不起贪图之心?

精灵王额头黑线正欲跳起,好在猿老太将心思收回,注意力转而放在了精灵王身上。

“娃儿,你刚刚可有受伤?先让奶奶看看。哎,咋个就不长高呢?还是原来的样子,也没重!娃儿,奶奶给你的灵丹你可都吃了?你是精灵国的国王,老是这样一副小孩子模样以后怎么讨王后啊……”猿老太一改对战狼与其他精灵说话时的严厉跋扈脸色,有如那最慈祥和蔼的老人样将精灵王拉到身边。

若说这世界上让她最惦念关爱的精灵,就莫过于身边的精灵王了。

“娃儿,你放心,奶奶定会为你找到那治疗之法,等你恢复了原来那副英俊帅气精灵模样,那未来的王后……”猿老太正说着,雨晴、雨霜、雷晓蟒、电无极与猿罡一干精灵来到了他们身旁。

“殿下!”

雨晴、雨霜、电无极与猿罡躬身朝精灵王行礼。

“殿下!殿下!”雷晓蟒天生大嗓门,更不拘礼,看到精灵王一脸兴奋像。

“什么事儿?你们这些不懂规矩的家伙,没看到我猿老太正和娃儿说话呢吗?”猿老太一改刚刚的和颜悦色,满目凶焰。

几位精灵战将身体纷纷一僵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敢继续吭声了。

“奶奶!您先带战狼爷爷去中军帐疗伤休息。我与雨晴统帅商量些事情。”精灵王转身朝雨晴一行精灵眨眼示意,快些离开这里。

精灵王知道猿老太在他面前是比龙荷还要折磨人的唠叨神,碎碎念,尤其是这样许久不见的时候,她不拉精灵王说个三天两夜,精灵王就休想脱身。

雨晴一行的到来可算是为他解了围,他怎么能不赶快拉了雨晴眨眼就在猿老太面前消失。

“娃儿!娃儿!哎……”猿老太很是不甘心的一手拎拽起战狼,甩去肩上,就有如抗着个麻袋一样,朝中军帐大步流星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