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拥抱!被温暖环绕!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899 2012-10-19 16:52:46

  这摄魂阵冥王子一直没有收起的原因就是,他相信有一日龙荷会再回到这里。既然他此时的力量还不能直接越界去凡界抓龙荷回来,那么就让她自己走上门来好了。有鬼人做诱饵,他不怕抓不到她……

每年凡界鬼节,凡人祭祀先人之日,冥王子都会开启这道摄魂阵,他期待着那能捕获龙荷日子的到来。

鬼人也期待着,虽然那小女孩临走时没有说会再回来看他,不过他心中就是相信,她会回来的,他不期望她是专为他而回来,他只想能再看上她一眼,知道她平安,为此,他愿意付出生命。

虽然鬼人拥有不死不灭金身,他也是会死亡的,只是这死亡得要他自己愿意……十年来的坚持,鬼人只为等能见到她的那一日,然后拉着那魔鬼一起去死,就是解脱。

鬼人收起那最后一颗手珠,双目随之被黑暗吞没。

此时摄魂阵突然散发出强眼亮光,一道冲天的巨大光束中心,两道身影出现在鬼人眼中。

鬼人空洞黑瞳猛一收缩……有猎物!

这、这里是啥地方?光束中,刚刚落地的龙荷带点贼头贼脑的四下里小心看着。天龙却是手掌猛然挥出,一道凝如实质的剑意剑罡,硬生生斩破了那道光束虚罩,然后拉龙荷施然走出。

冥界!

天龙对冥界的一切并不陌生,他在剑洞隐匿千多年,无聊时去过最多的地方就是冥界,冥界的阴气,死气,煞气,瘴气,还有……这些来自黑暗世界的气息中,还有在剑洞中袭击他的那个拥有不死不灭金身的家伙。

此地危险!

天龙伸手拦住欲继续向前走的龙荷。

哗啦啦一阵巨响,鬼人一步步走到天龙与龙荷近前,天龙的气息他自是记得……敌人!

状若地狱阎罗的鬼人,嘴中发出一声低吼,野兽样向天龙挥出了缠绕着地狱幽冥锁的黑重拳头。

“鬼、鬼人哥哥?”

当看清面前被两条大铁锁锁着琵琶骨的黑瘦男人时,龙荷冲上前,鬼人的动作亦嘎然而止。

尽管鬼人较之在孤儿院时长高了一些,但他的那张丑脸,却是一点没变,龙荷自是记得真切。

“鬼人哥哥!真的是你吗?我是龙荷啊……”话一出口,犹如见到久别亲人样的龙荷眼中泪水涌流而出。

那个黑丑男孩,那个老是一副憨笑模样,送她大红苹果和肉包子的鬼人哥哥,真真是一副让人惨不忍睹模样。

衣不遮体,重锁加身,身上大大小小不下五六处的伤口还在流血……是谁?是谁他妈的对鬼人哥哥下如此狠手?禽兽!魔鬼!我要杀了他!我定要杀了他……

孤儿院里一起长大的情谊,还有鬼人的惨状,让一向心地善良的龙荷心中也骂起娘来,有生以来,傻妞第一次真正有了想要杀人的想法,而且这想法很强烈,很强烈!

“龙、荷!”鬼人口中艰难吐出这两字,自从被地狱幽冥锁封了六识,这十年来鬼人从未和谁说过话,所以当他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出龙荷的名字时,他的心神猛然间觉醒,那双黑眸中,龙荷的身影清晰映现……那张美丽白皙的脸,一如从前,那双他怎么也看不够的大眼,泪珠儿连连。她的眼中满满装着自己的模样……她是龙荷!

她是龙荷!

鬼人朝向龙荷伸出双臂,那久违的憨笑在他脸上浮现。

“鬼人哥哥!”龙荷扑入鬼人怀中。

拥抱!被温暖环绕!

这一刻便是鬼人一生不可多得的幸福与温暖。如果可以,他很希望这一刻就是永恒,只可惜他身上骤然收紧加重的地狱幽冥锁让他知道……他真正的敌人,真正的战斗马上就要来了。

“殿下!仙子!仙子她被个黑家伙抱着呢……”眼尖的神鹰鸟叫过后,高举权杖的精灵王带着幸福、平安一起从那光罩中走出。

黑家伙?

精灵王举目扫看之处是与鬼人正紧紧相拥的龙荷……是那剑洞中遇到过的黑瘦男人!难道他就是龙儿口中那个什么鬼人哥哥?

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是这石阵直通冥王府?

精灵王心中独自猜测之时,冥王子阴冷的声音从那块困魔石后传出,摄魂阵内的异动早就惊动到了他。

“啧、啧!这一幕还真是感人啊!”

那个在他心中恶恨已久的死女人竟然真的出现了,依偎在鬼人怀中的她还是那样一副善良、人兽无害、楚楚可怜,即便是杀了人也会是满眼无辜……让他恨得牙痒痒的弱傻样子!

这死女人是为了鬼人而来?这个丑陋低贱,连给他当奴隶都不配,却一直不肯驯服于他的家伙竟然真的等到了她。

冥王子心中邪恶嫉妒火焰升腾……龙荷是吧?凡界你欠了我的,从今日开始我要让你生生世世轮回偿还!

他手握地狱幽冥锁,现身于鬼人身后不到几步远的距离。

“龙荷!你可还记得我?”

听到冥王子声音,龙荷一抬眸,一张冰白极其俊美的男人脸孔惊起了她对这张脸孔的记忆……

“你是、小王子?”龙荷很是不能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那个在孤儿院中离奇消失,经常无故欺负她的俊美少年竟然也在这里。只是他的面貌看上去更加的冰冷毫无血色生气……鬼魂!面前阴冷男人是小王子的鬼魂!

他手中握拉着的是栓鬼人哥哥的铁锁……是他!害鬼人哥哥如此惨状的家伙竟然是他!

龙荷眼中忽然燃烧起愤怒火焰!小王子你个死变态,死了你也不学好,还是要做坏蛋!

“小王子!你快放了鬼人哥哥!”龙荷唤出天龙神剑,骤然间周身杀气四溢的她,神情从未有过的阴沉与萧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