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再见猫娃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2662 2012-10-19 16:52:46

  拉萨。在差不多位于市中心的八角街的街道上,黑龙的身影,悠然闪过。

十几分钟后,一家不大的旅馆内,黑龙悄悄推开了房间的门。门内魔豹迎身上前道:“大人!”

“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解药我已经喂她服下,再有几分钟就该醒来了。”

“好,你下去吧。对了,记住!万一事情有变,定要咬死是大王自己逃走。”

“手下明白。”魔豹说完转身而去。

房间里黑龙走向床边,看着一身红衣,睡相很是美丽动人的猫娃嘴角露出一丝阴邪的微笑。

“既是做戏,就要做十足……醒来吧,我的睡美人!好戏开始了!”黑龙说着伸手在猫娃额头一点。

猫娃足足沉睡了几月有余的那双晶黄的眼睛终于猛的睁开。

鹰嘴崖。

被神鹰的叫喊惊醒的龙荷与精灵王一起走出洞口。

“天龙!神鹰怎么了?”龙荷四下里张望了下问。

“仙子!早。神鹰无事。仙子昨夜可休息好了?”天龙连忙起身道。

“休息好了。”龙荷没有见到神鹰身影,忍不住问,“天龙!神鹰呢?”

“神鹰早起呱噪,小僧打发他去崖下了。”天龙无事儿人样很是自然的说着。

打发神鹰去崖下?

那只小鸟怎会甘心被打发去崖下?

龙荷正欲问个清楚,头超大,右眼乌青的神鹰扑打着翅膀,从鹰嘴崖下飞了上来,一脸滑稽的道:“仙子!殿下!带信的来了……刚刚和尚暗害我坠崖,刚好撞到它,就把它撞死了。”神鹰说着话扔出那只先知曾用来借物传音的小猫头鹰。然后,恶狠狠朝着天龙翻了记白眼。“天龙!你看看先知爷爷这信使的样子……都是你下手太重了,才会让我将它撞得如此可怜。”神鹰自认撞死了先知的信使,很想推卸责任,并装出伤心的样子,“这回先知爷爷没办法再借它传话了。”

“谁说的?”那只小猫头鹰在神鹰话落后,突然站起,眼睛瞪得溜圆,说话了。

神鹰蹬蹬倒退了两步,大瞪起鸟眼见到鬼样问:“你、你怎么又活了?”

走上前来的龙荷与精灵王都笑了,看着神鹰害怕的样子说:“它活不好吗?”

“死了的人突然睁眼会吓死人的,先知爷爷。”神鹰嘟嚷着。

“怎么?我们的神鹰护卫何时变得如此胆小了?老夫吓到你了?”小猫头鹰扭了扭脖子看向神鹰问道。

神鹰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先知爷爷。”然后不再言语了。

“先知爷爷!可是带来新消息了?”精灵王看向小猫头鹰问。

“是。你们现在就起身去拉萨,在八角街附近,精灵暗探们查探到了黑龙的气息。黑龙已经修成人形,带着猫娃定然会混于人多之处,这样就会迷乱我们的视线。”

小猫头鹰的回答对龙荷来说无异于打了一剂兴奋剂,她立马准备动身的样子:“太好了。小胖子,我们走!”

“仙子!勿急。拉萨是凡界圣地,是有神灵保佑的地方。你们越界做事儿,还需重设下形象,这样闯进去一定会引起人们的恐慌。”小猫头鹰对龙荷说完,转看向精灵王,“殿下!此行祸福未知,你们一定要小心。风、雨、雷、电四位精灵元老已经先你们一步赶去拉萨了。若有事儿,他们自会暗中助你们一臂之力。”

“好的,先知爷爷。我们会加倍小心的。”精灵王说着转身看向神鹰,“神鹰!你与天龙先去弄几件我们混入凡界人世的行头来。”

“是。”

神鹰与天龙一起飞身而去。

“仙子!老夫还有一事要叮嘱与你,见到猫娃,切不可大意,要有防范之心。”

龙荷心里很是不喜先知老是一副不相信任何人的样子。当初对天龙亦是如此,现在又几次三番的让她防范猫娃……先知怎会知道,龙荷心中有的就只是对猫娃的想念与惦记,防范?那应该是对敌人所为。猫娃是谁?那是龙荷的姐妹至亲。

“我知道了,先知爷爷。”龙荷拉长了声音,应付了先知一句。

位于拉萨市中心的八角街——亦称八廊街。街道不算太长约一千米。街道两边商店林立,龙荷与精灵王、天龙、神鹰都装扮成了普通游人模样。

精灵王身穿一套牛仔装,头戴小鸭舌帽,拉着一身白裙的龙荷,一路走来就似一对来旅游的姐弟。天龙则穿了一件喇嘛袍,肩头是变小并不起眼的神鹰。天龙在前面带路,龙荷不远不近的跟在天龙身后。

龙荷一行的出现并未引起路人注意,而且他们赶到八角街的时候,街上已经是行人熙来攘往,热闹非凡了。

龙荷拉着精灵王穿梭于人群中间,眼睛一时也没得闲……先是走到了街南的一座大广场上,人很多却不见猫娃与黑龙身影。折回头又在街上寻找起来。挨家挨店的看,可仍没见猫娃踪影。

“她到哪儿去了?怎么还找不到呢?”龙荷急得手心出汗。

精灵王拉着龙荷的手,能感觉到龙荷有多紧张着急猫娃,忙安慰她说:“别急,或许黑龙带猫娃离开去别处了。我们再往前看看。你别太焦燥嘛!龙荷,东张西望的会引来别人注意。”

“我在找人。不东张西望你让我怎么办?”龙荷有些焦躁,没好气的道。

“用余光,用眼睛看嘛,不用全身都跟着动吧,这里很危险。”精灵王反倒是很好脾气也很小声的说。

“这样行了吧?”龙荷扫了精灵王一眼仍是伸着脖子向前张望。

“看这佛珠不错。姐姐给我买了吧。”见一队喇嘛过来,精灵王将龙荷拽至一家卖艺术品的店口。

“买什么买?小胖子!你这是怎么了?”龙荷瞪起精灵王,“磨磨蹭蹭的,我们在找人哎。”

“嘘。”精灵王举起手突然对龙荷做了个禁声的动作,“这里有高僧啊,我怕他会看出我们来。”

龙荷不再言语,等那些喇嘛们走过才小声说:“他们真能看出我们来吗?”

“我也不知道。”精灵王耸了下肩。

“你……”龙荷甩开精灵王的手,“我们分头找,会快一点。”

“分头找?就这一条街我们已经走一多半了。这怎么分头啊?”精灵王又上前抓住龙荷的手假装说,“姐姐,我要往前追那位哥哥嘛!”

“那就快点了。”龙荷快走了几步赶上了走在前面的天龙。

又走过几家店,已经能望到街的另一头了,龙荷仍没有看见黑龙与猫娃身影,傻妞心中失望之余,嘴上不自觉自语起来:“死猫娃,你去哪了?快点出来……先知爷爷会不会看错啊?”

“不会,我们再往前看看。黑龙与猫娃就算不在这条街上,也一定在这附近。”精灵王停下来看看仍在前行的天龙与神鹰,“精灵暗探们既然能够查觉到他们的气息,他们就走不太远的。”

就在龙荷与精灵王快走到街头时,前面一家店里传来了一男一女讨价还价的声音。

“喂,老板你就卖给我吧。”女。

“不行,小姐。这面具这个价卖给你我已经不赚钱了。”

“您少赚一点嘛。”女。

“可我现在赔呀。”

“你到底卖不卖?”买货的小姐明显生了气,“不卖,我走了。”

听到两个人的话音,龙荷止了步,“猫娃!猫娃……是她。”龙荷高兴得突然大喊起来,“猫娃!猫娃!猫娃……”

“龙荷!”在买货的人果真是猫娃。她见了龙荷又惊又喜,“龙荷,你真在这儿?!”

就在两个人向一起跑的时候,黑龙突然出现拦住猫娃,“……猫娃。”

龙荷同时也被天龙护在了身后。

“黑龙!你这个卑鄙的家伙!快放了猫娃。”龙荷急道。

黑龙嘴角闪过一丝邪笑,眼中蓝芒突然升腾而起。他不能就这样将猫娃拱手送给龙荷,他必须得将这场戏演好才行。所以他也不说话,只是拦住了猫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