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轻敌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869 2012-10-19 16:52:46

  赤魔意图明显,龙荷虽然感觉出了赤魔的厉害,却还是有些轻敌。精灵王的及时靠近让龙荷心中瞬间稳定了不少。

“龙荷,你没事吧?”

“没事。”扫了眼精灵王那胖呼呼满是担心的小脸,龙荷很觉没面子,她本以为自己已经变得很厉害,很强了,事实却证明她还是连一只猫都收拾不了。龙荷心中不服输的恶气一点点的滋生而起,她玉牙咬的三响,拿出了不信邪的劲头,“我今天刚好拿这怪物试试剑。”说着话,龙荷飞身一剑看准赤魔中间的猫头砍去。

这一剑集结了龙荷浑身所有的力量,她全神贯注,剑速亦是极快。

“不要,龙荷!”精灵王突然惊呼。

同时赤魔也“喵嗷”叫了一声,一只头喷出了一股又黑又浓的瘴气,一只头张着利嘴向龙荷扑咬反击。

龙荷虽然屏住了呼吸,并无瘴气入鼻,却还是觉得眼花耳鸣,持剑不稳,她只微愣了那么一下,手中的剑也只颤动了一下,她眼前的情势就急转直下……当天龙神剑落到赤魔中间的头上时,那颗头颅瞬间没了,就像幻影一样。

龙荷惊诧之间,那猫头又在她身侧出现,诡异至极。

似乎还没等龙荷眨眼,赤魔的那张大嘴已经到了她的近前。

完了!龙荷脑中泛出这两字。身体突然被精灵王一脚踢飞出老远。

等到龙荷踉跄站起身时,精灵王的小身体已经被赤魔叼咬在了嘴里。

这一突变实在太快,快得又将龙荷惊回了凡人模样,她发了疯样叫着:“小胖子!小胖子!”以为精灵王必死无疑了。

喵熬!!

叼着精灵王已经开始逃遁远离的赤魔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精灵王的杖光从它的口中四射而出。

赤魔如剑刺喉,剧痛之下,猛一摇头将精灵王甩出口去老远,三只脑袋瞬间也变成一只。

喵熬!喵熬……

赤魔被精灵王这一刺,受伤不清,惨叫连连,转身隐逃而去。

“小胖子!小胖子。”龙荷电射上前,扶抱住精灵王。“小胖子,你怎么样?”

精灵王没能说话,只看了龙荷一眼,就晕过去了。

“小胖子!你不要吓我,小胖子……”龙荷吓坏了,急坏了,不知怎么办才好,她抱着精灵王的小身体眼泪一双一对滚落,“小胖子,你醒醒啊……”

无论龙荷如何唤叫,精灵王还是完全没了呼吸,那张小胖脸和四肢也开始慢慢变黑。

“先知爷爷,先知爷爷!你,你们在哪里啊?快来,快来救救小胖子……”龙荷边哭边喊,内心悲痛之际更加的对自己怨恨,她恨自己连个孩子都保护不了,恨自己无能,一直以来她都受着精灵王的保护,龙荷和精灵王之间的感情早已胜过了姐弟,胜过朋友……虽然有着些许妒忌与矛盾在里面,但龙荷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离不开精灵王了。龙荷喜欢拽着精灵王的小手,那是种孩子般亲和、友善、安全、信任……的感觉。她不能没有他,她怎么能就这样的失去他呢?看着那张小胖脸,龙荷眼中的泪水似小溪流一样不断涌出,“小胖子,小胖子啊……”

浓雾渐渐散去。先知、神鹰与天龙终于找到了龙荷。他们看到精灵王时,精灵王已是通体全黑,还有哭得不成样子反复说着一句话的龙荷,“他不会死的,你不要死……”

“殿下怎么了?”神鹰第一个问。

“仙子你没事儿吧?”天龙接着问。

“你们还要问。”先知呵责说,俯身看着精灵王,“神鹰,你不是连魔影都没看到吗?”

“我真的没看到。”神鹰又如闯了祸般的收紧羽毛。

“殿下是中了魔毒了。仙子,你没受伤吗?”先知用翅膀转动了一下精灵王的脖子,精灵王的脖根处露出了两道深黑色的齿痕。

“没有。”龙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先知爷爷你快救救他,救救小胖子!”

“你们遇到谁了?”先知问。

“蝙蝠妖和那只三头大猫。”

“殿下一定是被赤魔伤的的。”先知从龙荷怀里抱过精灵王,“我们先回鹰嘴崖为殿下疗伤,神鹰你还呆站着干什么?”

神鹰急忙变了身形,天龙小心地扶起龙荷说:“没事了,仙子。”

龙荷靠在天龙怀中,再次控制不住的流出泪来。“都怪我,都怪我……我真没用。”

“你别自责了,仙子,精灵王不会有事的。”天龙扶小龙女飞至神鹰背上,“我应该跟紧你们的。都怪那该死的雾。”天龙抚着龙荷的肩,安慰着她。神鹰以最快的速度飞驰,转眼就到了鹰嘴崖的山洞。精灵王仍没恢复知觉,身体也越来越黑。几个人守在床边焦急的看着。紧张、不安写在每个人的脸上。先知的眉头紧锁,没有办法的样子。

“殿下能不能过这关只能期待有奇迹了。”先知开口说,“我们谁也帮不了他。”

“帮他驱走身上的魔毒不行吗?”天龙问。

“没用的。”先知抚着精灵王的头“虽然表面看来殿下身体发黑,但魔毒并不只在殿下的身体里,而是早侵入了他的心智。要不然殿下是不会醒不过来的。殿下的心智现在正与魔力抗争,如果他败了,就会受控于心魔,受控于鬼怪王;他胜了也会五脏俱碎,身暴而死。殿下只能保住心智与魂魄。”

“这么说殿下是活不成了?”神鹰哭道。“殿下,殿下!都怪我不好。我神鹰这一双神眼装饰看不好您,还什么护法呢,都保护不了您的安全,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