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那朵梅花的价值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2014 2012-10-19 16:52:46

  龙游侠也如释重负般深深吐出了一口气,之后心中便一顿哀叹!要怎样才能让大人恢复到以前的至强境界呢?这向来心思聪慧的男人,自打见了龙荷之后,每日里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龙荷是龙游侠与天龙战部能返回天界的唯一希望,他绝不能让这希望破灭。在保护龙荷安全的状态下,他必须尽快找到能够帮龙荷提高修为的办法。

石洞内,走近精灵王的龙荷突然轻轻推醒精灵王道:“我想好了,我们还是先去踩还原草,医好花妖的伤,再去相士岛吧。”

精灵王朦胧着双眼看着龙荷问:“怎么了?”

“没怎么。你不也想能尽早的医好花妖的伤吗?我看我们就趁现在去找还原草,老在这里呆着,也是浪费时间。”龙荷笑了下道。

“可你还没有完全的恢复呢。”精灵王站起身。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再说找还原草我想不应该有去相士岛凶险吧?有神鹰在,还有龙游侠跟着,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看着精灵王用带些怀疑的目光看着自己,龙荷一撇嘴,“喂,我可和你说啊,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现在你若说不去,那以后就都不去了,等我们恢复了,就直接去相士岛。”

精灵王并不知道为何龙荷突然改变了心意。虽然龙荷之前也没有直接的反对他带花妖去相士岛,但她的神情与状态都说明了她根本就不想去。精灵王与龙荷一起久了,这女人的小心思他最是明白不过的。

其实精灵王答应花妖去找还原草有龙荷不知道的原因。

龙荷的面貌虽然与前世无二,但是在龙荷眉间,精灵王送与她的那朵梅花却不见了。龙荷是天龙仙子转世,她的身体一如一座没有被开启的能量宝藏,那朵隐没的梅花也是,若那梅花能够再现,精灵王相信,龙荷就能完全的恢复前世的修为了。

花妖命里属木,她在精灵王给她疗伤时,无意间透露出,她对木属性的宝贝都能够产生出联系,并且可以唤醒它们,这让精灵王大为意动,他前世送与龙荷的那朵梅花便是以木属性为基础炼制而成的。为此精灵王才答应了花妖带她去找还原草,做为交换,花妖答应在她伤好后,会帮龙荷唤醒眉间的那朵梅花。

此事精灵王一直没和龙荷说的原因很简单,龙荷性子太直,花妖又太富于心计,花妖此时还并不知道龙荷眉间那朵梅花的价值要远远超过还原草,若是知道了,以花妖的心机她想要的绝对会更多。所以精灵王三缄其口,对于他与花妖之间的这次交易对谁都不曾提起。

现在既然是龙荷自己提出要先去找还原草,精灵王也不必为如何说服龙荷而伤脑筋了。这王者知道事情宜早不宜迟,所幸连忙点头对龙荷道:“也行。那就趁现在去。”

精灵王这眨眼间就做出的决定,让龙荷脸上闪过一丝异色,随后现出满带苦涩的微笑。

这男人,还真是很在意那个小妖精呢。

“神鹰!神鹰!”看着精灵王大声唤叫着神鹰走出洞外,龙荷忽然有些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了。

在听说几人马上就要出发去给自己找还原草之后,花妖高兴得近乎有些忘乎所以了,她上前紧紧抱起精灵王的胳膊,一脸幸福笑容道:“你们真要去帮我找还原草?太好了,我不会有疤了,我会青春常在的。呵呵,呵呵……”花妖开心的笑着,将头很是亲昵的靠向精灵王的身上,“我就知道你对我好,谢谢你。”

“哎、哎,注意点,殿下这肩膀可不是谁都能靠的!”

花妖的动作立时让神鹰大声嚷嚷着挤拉开花妖,自己落在精灵王肩上。

精灵王也将手从花妖怀里抽出,有意识的靠站向龙荷,脸上泛着淡淡的尴尬红云道:“花妖,你要谢就谢龙荷吧,去找还原草没她可不行。”

“没什么谢不谢的,大家都是朋友。”龙荷似乎一直在笑,但她的笑容却是那样的不自然。

花妖根本不想谢龙荷,只是假装着走去她身边道:“就是,就是,我们都是朋友了,那我们现在就走吗?”

龙荷点了下头,她不喜欢花妖的嘴脸,不想看她,将头扭开,刚好看到龙游侠,他的眼神也是异样的,嘴角还露出些许耐人寻味的笑容。

就在龙荷,精灵王一行人赶往采摘还原草生长之地的途中,离天界界门不下百里的一座地下黑暗岩洞口,绿角正悠闲的擦拭着手中的一把龙角短刀,每擦拭两下他还变魔术样的将那短刀在手中旋转几下,然后很是自满的吹出并不太尖锐的口哨。

岩洞内有个近千米的空旷地段,洞壁上嵌着几颗拳头大的夜明珠,荧光之下依稀可以辨明事物。这便是剩余天龙战部战士的栖身之所,大伙平时都会在这里聊天,修炼,包括相互间有什么摩擦也都是在这里解决。

这些天之骄子,在黑暗的地下生活隐忍了五千年之久,尽管他们曾经有着钢铁一样的纪律,尽管他们是受过天界特殊训练的天龙战士,但在这样长的等待时间里,任凭谁的意志也是会消沉,也会改变。

“老绿!这日子都闲出花来了,咱们还是回剑洞吧。”洞内有人朝着绿角喊道。

绿角眼皮都没抬一下道:“闲出花来了?五龙战阵,小队突破你通过了?”

绿角虽年青但在这只剩余战部中威信极高,这不仅因为他是龙游侠的副将,修为能力只在龙游侠之下,还因为他是一步步从战部最低层靠着实力走上来的。

“通过个屁!他最近根本就没心思修炼,梦里还喊他的小咪咪,我想死你了呢!”另一人的起哄,引来了一顿哄笑。

“吴老二!有种和我单挑!”

“哟,还单挑!我让你一只手!走!”

两人气势汹汹的朝向洞内空旷处走去,身后跟了一大票想看热闹的家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