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斩草要除根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947 2012-10-19 16:52:46

  绿角仍然专注于擦拭他手中的那把龙角刀,这把刀是他在三岁立事时,他的父亲亲手为他做的,刀名无敌,这名字是绿角自己起的。稚童心高,想要无敌于天下。

每每绿角心情烦躁之时,他都会拿出无敌来擦拭。他自小就立志要进入天龙战部,那可是龙域第一战部,能够成为一名天龙战士,那是极大的荣耀。天龙战部的辉煌他经历过,与老域主大人征战四方,平定龙域,包括与新域主大人一起降妖除魔,那时的他们是何其的威风!

有谁会想到,龙域叱咤已久的天龙战部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他们整日隐藏在黑暗之中,最艰苦时还要隐疾挨饿!五千年啊!虽然天界方一日,凡界已百年,但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够等待的时间。若不是老板这些年来的苦心经营,什么天龙战士,怕都已经变成了那游荡于冥凡两界嗜杀的妖魔!

天龙战部!他们可是守护天界安宁的战部啊!

可是现在!他们连回去天界都不能。

绿角心中痛苦至极,千年前的那场大战,让这支战部付出了千年的等待。

大人真的还在吗?

大人真的不会抛弃他们吗?

寻找大人的路是那么漫长,长到五千年的时光落尽,竟然还没有大人确切的消息。

绿角也曾动摇过,回家的信念也曾放弃过,但他心中一直相信一个人,那就是龙游侠。绿角对龙游侠一直敬仰佩服至极。天龙战部被妖魔打残后士气前所未有过的低落,再加上失去了大人,他们又不能回天界,他们所面临的困境难以想象。

不能回家,没有补给,伤残的战部马上就要崩溃。

可是他们没有。

龙游侠带着他们,游猎在五千年前凡界了无人烟之地,他们组队狩猎妖魔与动物,维持生计。龙游侠一直控制着这只战部,不让他们任意的杀戮,避免他们修为下降,受心魔滋扰。

龙游侠告诉他们,大人已经修成仙圣之身,大人不会死,大人会回来,他们一定要等大人回来。而且身处天界龙域他们的家人也不会让他们就这样沦落凡界,他们一定会想办法接他们回去。

只是这一等便是五千年。

就算龙游侠说的不是谎言,时间也磨灭了一切。

龙游侠凭着他那股子韧劲,那股子凝聚力,在大伙士气低落时他就会喊出我们是天龙战士!这是对我们最好的磨练!若我们连这点苦都吃不了,我们就不配做天龙战士,若天龙战部在我们手中陨灭,我们就对不起那些在战场上死去的兄弟,我们是天龙战士……

天龙战士!

只为了维护这支战部的荣耀,他们凭着心中的执念和信仰,便坚持到了今天。

他们没有放弃日常的训练,没有放弃自身的修炼,没有放弃进入天龙战部时他们发下的誓言……以龙之名!致死守护龙族之荣耀!

他们千年如一日,只为能够找到大人带着胜利回到龙域的那一天。

可是,绿角很清楚,他们不可能永远这样的等下去。时间的流逝会让他们心中的执念与信仰慢慢的消无,等到了那时,天龙战部将会变成什么样子?绿角根本就不敢去想。

绿角仍然每日都是一副慵懒的样子,他那俊美的脸上从来看不到忧愁,他知道他对天龙战部有多大的影响,所以他和龙游侠一样,总会很好的控制自己内心里真正的情绪。

龙妹的走近,打断了绿角手上擦拭龙角刀的动作。

龙妹是天龙战部中少有的女战士,她在作战中向来机敏异常,出手狠劲,她擅长隐遁之术,心思细腻,所以探听情报,与龙游侠联络之事儿大多都由她负责。

当绿角的目光落在龙妹的脸上时,他立时觉察到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龙妹两个脸蛋红彤彤,美丽的眼中两行清澈的泪水有如那喷薄溪流样任意的流淌。

怎么回事儿?

绿角知道龙妹此次出行是去联络龙游侠的。

难道……

绿角脸色骤然间变白,他控制着高速的心跳,眼睛死死盯着龙妹,颤抖的嘴怎么也没能问出心中的话……

……是老板出事儿了?

不会的,不会的……若是连老板也出了事儿,他们的天真的就塌了。

“大,大人找到了。”龙妹手中紧紧攥着一颗金豆,一时间竟然对着绿角放声大哭起来。

大人找到了!

绿角只觉得刚刚还在高速跳动着的心,突然间骤停,直到手中的龙角刀叮声落地,这心如钢铁桀骜倔强的汉子才眼角一酸,任凭泪水在脸上纵横。

五千年的等待!

那回家的愿望终不再是梦。

绿角控制着异常激动的心,擦了把眼泪,走去龙妹跟前,他从未有过的给了龙妹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颤声问出:“大人在哪里?他还好吧?”

龙妹也恢复了些平静,将紧握于手中的那颗金豆递与绿角,脸更加的红艳艳了道:“老板说域主大人与精灵王在一起,他们要一起去趟相士岛做件很重要的事情。老板让我们抓紧时间完善五龙战阵,等他和大人回来。”

“龙妹,叫兄弟们集合!”绿角将金豆握于手中,嘴角露出了一抹久违了的桀骜笑容。

龙域。

一间隐蔽暗室里。

血蛟龙正对着站在面前的黑衣黑甲,头带黑头盔,头盔上只露出两眼黑色窟窿的暗杀队伍头领布置下达着一系列清除异己的命令。龙公主的死彻底的激怒了这位新域主,他要报仇,他要所有曾经与天龙仙子有瓜葛的龙族去为他女儿陪葬。

“水家完事儿,便是绿家,记住,斩草要除根!”

“喏!”

血蛟龙看着手下齐齐应声退去,嘴角方现出一抹邪恶冷酷的微笑自语道:“莲六叔!等到了地下,你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