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爱一个人要在这里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2567 2012-10-19 16:52:46

  “那男人好吗?他有我们优秀吗?一个小小精灵界的统治者就敢和我们五龙战将抢大人……”

“大人又不是你的。”

“不是我的也不准他个还没到天界境的家伙来抢!”

“喂,火龙!你这么不想大人与精灵王在一起,你是不是也喜欢大人啊?”

哈哈哈……

花妖的说话将龙游侠的记忆带回了那在天界的时候。

在大人被封为域主那一日开始,所有有关于天龙仙子的各方面资料在龙域各大家族势力之间不断的传播着,天龙仙子凡界最爱精灵王便也进入了五龙战将的视野。

事实证明,那精灵界的王者是他们这些个天界骄子都不及的人物。为了大人,他与妖魔展开了近百年的奋战。直到此时,怕是天界已经放弃了他们与大人,而精灵王却还在守护着大人,守护着大人心中的三界。

“我是没有精灵王优越。如果有,我不就成精灵王了吗。”龙游侠带些自嘲的口气说着,“花妖!你不必激我,爱一个人要在这里。”龙游侠很是优雅的在胸口点指了一下接着道,“而不是一心只想着怎么样的将她占有。我愿意为仙子做任何事,不仅是因为爱,因为她救过我的命,还因为终有一天她会找回元神,带领我们叱咤天际……”龙游侠看着早已经忘记了天界一切的花妖,将心中很想对花妖说的话语强自按捺下……这女人若是知道前世是男儿之身,她还会如此的对精灵王痴迷执着吗?

“在这之前,我决不会让仙子有负担,我要的是仙子开心,能帮她排忧解难,尽快的提升力量……你是不会明白的,因为你的占有欲与自私心理太重。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花妖,别去打精灵王的主意,因为你也没有仙子优秀,任何一方面都没有。”

现在既然还不能将前世的事情说破,那么狠狠的打击一下花妖,让他对精灵王死心也好。龙游侠脸上现出很真挚的神情对花妖道:“你死心吧,花妖。精灵王对你就像仙子对我一样,只当我们是朋友,这一点你我都明白。你的心情我了解……疯狂的爱上一个人却不能拥有她。我相信仙子,她和他的爱终将会有个完美的结局,只要她能够恢复元神,足够强大的力量就可以改变一切,我相信她终将会带领我们打败妖魔,回家!”

疯狂的爱上一个不能够拥有的人,龙游侠竟然还是一副很是幸福的神情,这男人是不是有病啊?还有什么他相信龙荷,她的爱终会有个完美的结局……那完美的结局和打败妖魔,回家有关系吗?我花妖只想能快些升入天界境,能够快些变强,还有能够和精灵王在一起。

花妖无语了,她对龙游侠是有所耳闻的,他是个只认钱财不近女色的男人。能让他说出现在的这番话,难道是龙荷对他施加了魔法?她开始怀疑了,眼前不由自主的出现了龙荷的影像,她自问着:“我花妖真不如她吗?还是她是魔鬼?她真的能够改变命数?她真的能变那么强大?”花妖的精神世界开始错乱了。

“我回来了。”神鹰的飞回打断了花妖与龙游侠的谈话,“这地方可真是邪了,连只鸟都没有。”

“你不是鸟吗?”

龙游侠的问话立时让神鹰落去他的肩上对着他的耳朵大叫着:“我是精灵!臭人!你以后和我说话注意点,我会对你不客气的。”

“哦,我知道了。精灵小鸟儿。”龙游侠动了动身子。

“啊!我要和你决斗!你这个光会嘴上功夫的家伙!来吧!来和鸟爷决战……”

神鹰正控制不住的呱呱大叫着马山就要对龙游侠动手时,精灵王拉着一身飘渺白纱衣,腰间系一绿藤丝的龙荷飞了回来。

“啊,殿下!你帮仙子哪里弄来的这身漂亮衣衫?我也要去弄件来,我要送给我的彩虹妹妹……”神鹰的注意力迅速被仙美的龙荷吸引。

“你倒是挺惦记你的彩虹妹妹。有什么发现吗?”精灵王落下身,也很是满意的爱望了一眼龙荷,龙荷只醉眼看他。

那天蛛丝到是很亦找,天蛛生性胆小,遇到危险动静一早就弃网逃跑了。

那样一张天然的天蛛丝大床,柔软,飘荡在树木中间,躺在上面舒服惬意得很。

看着心爱的男人亲手为自己用天蛛丝做着新衣,突然间心猿意马的凡妞龙荷与精灵王好一气的耳鬓厮磨,缠绵爱语,龙荷几次把持不住,险些失了玉身……那暖暖被爱拥抱的感觉很是让龙荷意犹未尽。若不是她顾及着身边的天龙神剑,在精灵王为她换衣之时,她真真会应了他。

一脸潮红情动的龙荷,此时眼中满满装着的都是精灵王!

“没有。”神鹰摇头“你们呢?殿下。”

“没有。”精灵王亦摇头,他与龙荷你浓我浓的神情,任谁都看得出两人根本就不是去查看地形去了,到哪里去欢好过了倒是极有可能。

花妖一脸的妒忌厌恶之色,将美脸一扭,站去一旁。

“这就怪了,偌大个林子就没个活物呢?难道真如神鹰所说,被矮人吃了。”龙游侠也假假走去一边向四周寻看起来说。

“那怎么办?白凤凰看样是没有了。殿下!您确定还原草就在这片林子里?要不我们回去吧。”神鹰想离开了。

小鸟的说话立时让花妖怒目而视。

回去!

这才刚到这里,你们就这样出去转个圈回来就喊着要回去。

怎么?你们真当我花妖好唬弄呢!

花妖转目看向精灵王!那神情就是在说,别忘了我们之间的约定。

精灵王没有说什么,只瞪瞅了神鹰一眼。

“我看我们就先在这里等等。这里是森林里唯一的水源,如果有白凤,它们必会来饮水的。“龙荷缓缓开口了,那双美眼也终于从精灵王的身上转开,看向花妖道:“花妖,一定累了吧?”

花妖没有说话,只干干微笑了下。心中当然少不了一气的诅咒腹诽……要你好心问我累不累?别以为你赢了,好戏还在后头呢。你就等着吧,天龙仙子!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改变你的命数……

“我们都先休息一会,等等看吧。”精灵王走去花妖身边道“你脸色不好,一定是累了。坐下来吧。”

花妖仍不说话,只乖乖的坐下了。

“白凤会来吗?仙子。”神鹰东西瞅看了一圈问。

“我怎么知道。”龙荷突然间也不是很有精神的恹恹说道。

“白凤来了也会被你吓跑,看你叽叽喳喳的。”龙游侠说。

“我叽叽喳喳了?我在说话,你个臭人。来,和鸟爷决斗!我要和你决斗……”

彻底被龙游侠激怒的神鹰上蹿下跳的鸟叫着,龙游侠却没事儿人一样仰靠去一边闭目不语了。

“神鹰!你能不能安静一会?”

精灵王的呵斥让神鹰赌气站去一旁,对龙游侠恶眼翻瞪了好久。

当所有人都不再说话,这片广袤丛林的静寂便被无限的延伸扩大……没有虫鸣鸟叫,听不到虎吼狼嚎,没有流水声,没有森林里一切该有的声响,就连风似乎都躲过了这片森林。树叶是静止的,湖水有如镜面一样平静,一切都静得可怕,甚至可以用死寂来形容。这让人吃惊,更觉奇怪,不知不觉的就会让人怀疑眼前的一切是种幻象,错觉。

傍晚,太阳的余辉仍是照得人懒洋洋的。

龙荷和精灵王都有些坚持不住睡过去了一样,当然还是他们身体内剩余迷香在作怪。龙游侠和花妖则各怀着心事,只有神鹰带着它动物的本能,警惕的做着瞭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