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美美享用着她这顿肥美大餐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2018 2012-10-19 16:52:46

  就在精灵王与龙游侠惊觉龙荷出了状况时,天龙神剑带着一溜华光,在云海中笔直的冲出一道气浪,飞遁而去。于此同时,花妖手中早已经备好的小叶刀无声朝向龙荷身后云浪抛出。紧跟着花妖一抖手,不下百枚细如牛毛,染有麻痹类毒素的银针也齐齐朝那云浪飞射而出。

精灵王眼见龙荷那张满是不明情况,大睁着美眼的脸已经隐没于他们身后的云浪之中。一纵身,急急扔下了一句:“你们呆在这里等着别动!”王杖一举,花妖与龙游侠已经落入了他设的魔帐之中。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到似乎只是一闪念,一眨眼间,龙荷就被那云浪掠走了。

这一突发状况,让本以为做了充分准备,胜券在握,一心想要得到云须藤的花妖失手大惊之下也乱了手脚。

花妖怎么也没有想到,云须藤会如此厉害,竟然能够躲过她全力一击,那小叶刀可是她的杀手锏,那破空的速度没有人能够逃得掉它的骤然攻击。还有那细雨梅花针,那可是花妖从未失过手的绝杀武器。花妖心中凛然之际,暗自猜测……只怕那云须藤已经结出了灵胎。

万物受天地润养,吸收日月之精华,久而久之,都会生出一些灵性,但能够生出灵胎的却是少之又少,这样的生物往往力量强横,而且都有看家的本领。它们也有智慧思维,虽然不及人类聪敏,却也是会用头脑的生灵了。

能够躲过自己细雨梅花针与小叶刀的家伙,力量与敏捷绝对在自己之上。

花妖心中清楚,龙荷危险了,而且这危险是她一手导致的。

看着神鹰与精灵王的身影在云海中消失,花妖脸上现出了担心之色。

“是你搞的鬼?”魔帐中,龙游侠慢慢向花妖走近。刚刚花妖的出手太快了,她似乎早有准备。

龙游侠的修为绝不在花妖之下,龙荷被掠走时都没来得急出手,而花妖不止是出了手,出手便是两式。花妖就算是训练有素的杀手,在突发状况下,若不是做了万全的准备,很难做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出两次杀招。

“我、我没有。”花妖悄悄收藏起手中那装有灵雀血的玉瓶与收回的小叶刀。

“你没有?花妖!若是龙荷有个什么闪失,我定会让我手下的那帮兄弟**了你!”龙游侠嘴中狠狠说着,如狼样的目光落在花妖脸上。

让他手下的兄弟群、**了她!

花妖对龙游侠说出这样满带侮辱的话自是不爽,但她却选择了隐忍。花妖知道,刚刚她的动作已经暴露了自己。以龙游侠的聪明绝对会猜出那云须藤定然是她引来的。

只是眼前这男人为何会如此的在意龙荷安危?在花妖心中,龙游侠应该是和她一样,选择留在龙荷身边,定然有他不可告人的企图。

那个在冥凡两界盛传,出了名的黑心冷血财迷界吧主与眼前的男人有很大的差异啊。

花妖美目流转间望向云海深处,嘴角泛起的冷漠笑容似乎在说……天龙仙子是吧?我看你失了功力如何能从那云须藤口中逃脱?还真是让人期待呢……

云海之中,此时的龙荷正在与缠拽她腰间的一如蛇般透明生物做着生死搏斗。那东西似乎将触手扎入了傻妞的腹腔,龙荷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血液正源源不断的流入到那透明生物的身体里。

无论龙荷怎么挣扎拉扯,那生物只缠得她越来越紧,傻妞体内的血液也更加快速的从体内流出。糟糕的是,麻痹感已经开始从龙荷腹部蔓延到手脚,龙荷的四肢开始不听使唤了。

身体内,血液被极速吸出的那种痛感让傻妞清楚的意识到,这东西能麻痹人,它就如那巨大的透明水蛭一样,抓获猎物,麻痹猎物,然后就拼命的吸食猎物的血,直至吸干!

天龙神剑一直追逐着龙荷周围的云浪飞砍,那生物的身体是透明的,完全隐没于云浪之中与云浪就像是一体。天龙神剑始终没能捕捉到它的真身,缠绕着龙荷身体的那根触手却是越来越紧,一如那勒紧海绵的绳子,想要挤出海绵中所有的水!

眼看着自己的生命之血被快速的吸食消耗,龙荷几息间就被完全麻痹的身体,已经失去了抗争的能力。

龙荷从未这样清楚的感觉过自己生命的流失,死亡的恐惧瞬间充斥了傻妞满眼。

慌乱!

恐惧!

傻妞眼前的景象突然变的模糊!自己粗重的喘息声与慌乱的心跳声越来越是清楚。

不能死!淡定!镇静!

龙荷眼中的视线虽然变得模糊,意识却变得异常清楚。她知道这突然间偷袭它的家伙,一直在故意吸引天龙神剑的注意。自己的慌乱给了它最好的机会。它就在自己身边,美美享用着她这顿肥美大餐!

天龙!

贴身绞杀!

当龙荷脑中贴身绞杀的念头刚一生成,天龙神剑就高速旋转着现身到了龙荷身边,一道白色光芒,围绕着龙荷身边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有如旋风一样的气流涡旋,这涡旋中满是天龙神剑的剑芒剑罡。

骤然间,龙荷周身密密麻麻布满了细碎的剑伤血印,白衣裙也被绞了个支离破碎。

嗷!

一声惨叫!那吸血触手猛然收回,隐没于云海之中。

周身被麻痹的龙荷早已经失去了痛感,她极力用意念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浮于空中,不坠下去。

视线更加模糊的龙荷干脆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天龙神剑就在身边,那吸血怪物也就在身边,她要坚持,坚持等到精灵王与神鹰他们来救她。

世界一下子变得好静。

被狩猎,被危险包围的恐惧感一如那厚厚的云海围绕着龙荷。

粗重的呼吸在减缓,慌乱的心跳也在放慢,精神的高度紧张让龙荷的耳朵从未有过的灵敏。

她听到了,另外的心跳声!

那声音若有若无,尽管微弱,龙荷却还是听到了。

一股极其强烈熟悉的感觉涌上龙荷心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