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天龙仙子元神居所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2915 2012-10-19 16:52:46

  就在龙荷一行人回转鹰嘴崖时,天界龙域的血腥内战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绿川与花一刀的牺牲并未阻止住血蛟龙大军的清扫脚步,那堪称是一场最惨烈的战斗。绿山与一干护卫战死于血蛟龙的怒海狂潮之下。花一刀则以一己之力,生生拦下血蛟龙手下两千黑暗武者,最后以爆体的方式拉血蛟龙麾下近五名隐世高手与他陪葬。

龙域内,逃亡家族乘坐的龙船还未到达神龙禁地,血蛟龙麾下大军正一路的追剿。

荒凉的戈壁大漠。

一嗖乘风龙船之上,并不算宽敞的临时设置的议事厅内,莲六叔与绿川还有几位其它龙域逃亡家族的家主正聚在一起商议事情。

“绿家主与花一刀一死,血蛟龙的大军就再无阻拦了。我们必须加快行进速度才行。”一名李姓家主提议。

“乘风龙船的行进速度现在已经是最快了。现在离龙神禁地应该还有不到一千里的距离,以乘风龙船的行进速度,再需要两个时辰即可。”莲六叔神色凝重的说。

“那血蛟龙手下的黑暗武者,都是轻装行进,以乘风龙船这样的速度,怕是用不了半个时辰,我们就会被追上的。”李姓家主一脸的担忧之色。

“你怕个鸟!他们追上来正好,我定要杀了那血蛟龙,为我哥哥报仇!”绿川一脸愤慨的说着,绿山战死,他心中复仇的怒焰正在熊熊燃烧,若不是莲六叔一路阻拦,绿川怕早已经杀回去找那血蛟龙搏命去了。

一名莲家护卫突然跑进议事厅禀报:“家主!不好了,敌人追上来了。”

“这么快!”李姓家主的脸上露出了惊恐之色,“莲老爷子,我们怎么办?我们这逃出来的,都是老弱妇孺……这下可完了。”

“慌什么?”莲六叔冷眼扫了那李姓家主一眼,然后转头看向绿川,“这儿就交给你了绿川!切莫莽撞,别忘了你哥哥临行嘱托,照顾好绿家的人,也帮我照顾好莲峰!”

“莲老爷子!不可……我去!我和他们拼了!”绿川说着话起身取出手中大刀。

“绿川!你给我站住!你哥哥都不是那血蛟龙的对手!你去,你去白白送死吗?”莲六叔说着缓缓口气,朝着在场的人一抱拳,“几位家主,若此行我不回来,莲家就拜托大家了。”

一行乘风龙船疾驰而过,漫天的尘土飞扬之后,莲六叔迎着风走向了与乘风龙船相反的方向。

他心中叹息着,他那把天界之锁还没有完成,而且他也没有去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小孙儿莲峰。

此去凶险,他不想莲峰伤心。

想要凭一己之力拦阻血蛟龙大军,莲六叔心中也是没有把握。不过自己最擅长的是符阵,就算没有把握,他也会让血蛟龙记忆深刻。

“爷爷!等等我!”莲六叔身后突然响起莲峰的声音。

“峰儿,你怎么来了?快回去。”莲六叔转身急呵。

“爷爷,我不回去,我与您一起来见识一下,有了孙儿的陪伴,您啊,就不会想着去与那血蛟龙搏命了,您看我拿来了什么?”莲峰一颠一颠的走近前,他手中是个大包裹,包裹内装满了莲六叔平时研磨用的符咒与各式各样的阵盘。

“爷爷,您还要陪我一起等哥哥回来,我们要打的是一场阻击战而已,您忘了您最擅长的了?我们就在这里让那些坏人见识见识您的厉害!”

莲六叔一脸讶然的看着自己的小孙子,这孩子是如此的聪明,竟然能够想他所想,最重要的是他有着一颗勇敢无畏的强者之心。

莲六叔突然间热血喷涌,我莲家有此等后人,老怀安慰,老怀安慰啊!

好!爷爷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莲家真正的手段!爷爷说话算话,定然会等到童儿回来那一日。

血蛟龙!你放马过来吧!

荒蛮的戈壁大漠,一老一小的身影在风沙中欢快的忙碌着,他们的身上没有恐惧,没有压抑,有的就是大战在即的亢奋与浓浓战意。

鹰嘴崖。

精灵王、龙游侠与神鹰整齐的守在石洞口,而龙荷则坐在石洞内的石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看着盘坐在她面前的花妖。

花妖在路上就将还原草服食了,容颜变得更加的光鲜亮丽,身上的疤痕也很是迅速的在恢复。

龙荷此时正配合花妖,唤醒她眉间的那朵梅花。

眉间的那朵梅花龙荷自是记得,那是她送精灵王洁石时,精灵王赠与她的,至于那梅花的作用傻妞就不记得了,所以傻妞从新给那朵梅花下的定义就是装饰,精灵王放在自己头上的印记,能唤醒就唤醒,唤不醒也不碍龙荷什么事儿。至于精灵王所说,若能唤醒那朵梅花,就能唤醒元神,龙荷还是很怀疑的,怀疑的原因不在那朵梅花,而是在唤醒梅花的人。

龙荷心中,花妖对她从未友好过。

女人的直觉最是灵敏,更何况是情敌之间。

就如此时龙荷看花妖的眼神,那绝对是一个女人在审视探究情敌的复杂眼神,当然绝对无好感可言。

打开精灵王赠与自己那尘封已久的印记,放任花妖用秘术探寻自己的身体……龙荷很是担心,以花妖的心性,若是此时她在龙荷的身体里做下手脚,龙荷以后会有怎么个死法,应该都凭花妖说的算……花妖那句,“你与精灵王有缘无分”的预言就会实现。

若以傻妞以前的心性,这种冒险的事情她一准会跳起来拒绝,拒绝的理由很充分:“我不相信她,花妖一身邪气,我感觉她一直对我不怀好意……”

而现在的傻妞担心归担心,还是欣然接受了精灵王的安排。

冒险的事情傻妞主动被动的做过了太多,自然也不怕这一次,而且她身边暗地里有天龙护着,若花妖真想对她动什么歪念头,龙荷可以肯定,花妖的死法也定然会很惨。

只是花妖这唤醒的前奏也太慢了点,她自打坐到龙荷面前,就开始了一动不动,没有任何动作已经差不多半天的时间了,花妖的那张美脸,龙荷都瞅厌烦了。

“花妖……”龙荷终于失去了耐性,忍不住想开口问花妖……好了没呀?时,她的眼前轰然间一片黑暗虚空幻现。

怎么个情况?

突然间就好困呢?

这么快就天黑了?

迷蒙间,龙荷昏睡了过去。

暗黑的虚空,花妖的一缕神念在其间穿行。花妖天生就与木属性的东西有感应……那朵梅花,花妖知道,已经不在龙荷眉间,更确切说,梅花仍然与龙荷的神识有着联系,却远在浩瀚虚空中的某个角落。

带我去!我要看看你到底在哪里?

无尽的黑暗,让人产生绝望之感。

一朵巨大的梅花之上,端坐着一闭目白衣女子。

白色的光从白衣女子身上飘散,一如道道白色流萤,耗尽着生命,绽放着绚烂。

天龙仙子元神居所!那就是精灵王所说的梅花!好美丽的梅花,它静寂绽放出粉色光幕之时,一张无边无际的金色满是符文咒语的大网突然映现。

花妖的那缕神念唯一凝视间,白衣女子忽然睁开双眼。

滔天的杀意瞬间将花妖的那缕神念绞杀于黑暗。

啊!

花妖眼前一黑,哇的吐出一口鲜血来,紧接着头痛欲裂的感觉让花妖抽搐着从石床上跌落地下,紧跟着就不省人事了。

与此同时,精灵王、龙游侠与神鹰闻声冲入洞中。

“花妖!”

“花妖……”

花妖的神识受伤,待她醒来,心中天龙仙子给与她的震撼远比她神识的伤要重得多。

那女人才是真正的天龙仙子,她眉眼张合间,可毁天灭地,她的修为远超神、圣……花妖那一缕神念被天龙仙子绞杀时,她甚至都还没有感觉到恐惧。

花妖心中最是清楚不过,龙荷神识之中的那片虚空只不过是天龙仙子留下的幻象,那是她与龙荷之间的联系,一如那朵梅花。一段幻象的杀伤力都这么大,只一眼,便被绞杀……什么叫无望,与无法想象,花妖身临其境的体验了一把。

只是这样强大的元神,她在那无尽虚空中等待守护着什么?还是镇守着什么?

无论是什么,花妖都没有力气再想了,她的头痛难忍,而且此次唤醒行动算是失败了。花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失去继续留在精灵王身边的价值。所以她捂头开始了大声的叫唤:“啊!我的头好痛啊……”

一日之后,花妖给出了精灵王这样的答案……她的功力未完全的恢复,所以还唤不醒龙荷眉间的那朵梅花。等待她功力完全的恢复了,再帮龙荷唤醒。至于她在龙荷神识中看到的一切,她只字未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