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自爆魂魄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2487 2012-10-19 16:52:46

  这一刹,生时种种都在妖月眼中映现。

自小对他关爱有加的精灵长老,愿意为他甘心赴死的月心临死前的微笑,满脸爱意望着他的藤玲……原来我也曾经拥有过美好,只是我从未珍惜……

还有你们,与我有着同样遭遇的朋友!有你们陪我一起……真好!

只可惜,还差一点。

妖月形神涣散,看向仍握于手中的黑权杖。

“老兄!你可愿意送我最后一程?”

黑权杖跃空飞起,化作一道如人高的黑色火焰,带着猎猎哀鸣之音涌入妖月体内。

张伸开双臂的妖月,一脸释然,微笑着做出了迎接死亡的动作!

终于解脱了呢!

自爆魂魄!

妖月这是要做什么?

精灵王忽然意识到妖月与他的战斗一直都不闪避他的攻击,而且一直用言语激怒他,刺激他的攻击越来越猛烈……所有这些,难道都只因为是妖月想一心赴死!

这是为什么?

他是妖月!那个一心想要登上精灵王座的家伙!

精灵王惊瞪着双眸,看到了妖月朝向他那样阳光释然的微笑,那笑容竟然让精灵王的心猛然间收紧!

妖月!

轰!

有如巨大的能量光球在妖月体内引爆!

刺人眼盲的光亮过后,妖月彻底的幻灭消失。

“自、自爆魂魄……”神鹰亦是一脸的不可置信,鸟眼差点惊掉出来的样子。

变态就是变态!选择的死法也会和平常精灵不一样。

神鹰才刚刚从妖月的自爆魂魄中缓过神来,相士岛上一阵剧烈颤动,地震山摇,女相士的最强防御光罩无声消失。

相士岛之外,正一路收寻着莲童的女相士突然停下身,一回头之际,眼中尽是惊诧。

相士岛的最强防御被破坏了!

这怎么可能!

难道相士岛有潜入的敌人?天龙仙子一行只是在吸引自己的注意力!

女相士反身急向回飞掠,黑袍中一枚小的黑色水晶球瞬间托于手掌中。

黑色水晶球内,显现出通天祭台下控制着相士岛大阵的的水晶阵,那些菱形的水晶已经全部破碎,曾经禁封着妖月的菱形水晶亦碎落了一地,细看之下,上面密密麻麻画满了精灵的符咒。

妖月!

是妖月破坏了大阵的最强防御!

他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菱形水晶是最好的囚禁摄取魂魄能量的容器,妖月不可能同时将他们全部破碎!

有人帮他,一定有人帮他,是那些个被自己禁封在水晶中的死鬼!

“妖月,没想到老妇会失算在你这条臭咸鱼身上!”女相士口中发出咬牙切齿之音。

若是妖月还活着,女相士定然会用这世界上最毒辣的方法将他撕碎!

女相士终于也体验了一把什么叫棋错一着的滋味。

失去了大阵的最强防御,就意味着相士岛失去了最基本的保护!那么通天祭台亦暴露在了敌人眼中。

女相士心中愤恨之余,自是知道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如何补救相士岛上的防御。

行事向来果决的女相士,一路手指掐算翻飞之际,有如一只飞掠在海岛之间的黑色大鹏鸟一样,所过之处,一道道黑礁石门轰隆隆打开,相士岛地下妖军,每队都不下几千人,迈着整齐的步伐,轰轰轰列队从黑礁石门后走出。

这些妖军,配弯刀,阔斧,铁矛……周身上下都是黑漆漆的炼狱铁铠甲,头上戴有如牛角状的黑头盔,头盔只在双目处留有两个黑幽幽的小洞,小洞中流露出的满是冷漠、腐朽、死亡的气息。

这样的妖军洪流,不下十余股汇聚到一起,轰然而至,那股震天惊地的气势,会让人一望之下,尽是胆寒!

女相士是何其精于算计之辈,自己的老巢怎会只靠大阵来保护,她囤积在相士岛地下的妖军,足足十万有余,即便是这样的兵力,她还是觉得不够,若不是时间紧迫,再加上当初她在冥界布置的妖军被雨晴、鬼人清洗,她此刻可以调遣的妖军可以更多。

女相士突然在一座岛屿上停下身,举目向相士岛外围眺望之际,脸上现出凝重阴狠之色。

精灵的气息!

是战部!

他们的动作好快啊!

精灵王!老妇亦小看了你!

“来吧!你们都来送死吧!啊哈哈哈哈……”

女相士与她的邪恶笑声一起朝向自己的城堡飞去。

而此一刻,黑色水晶球的幻阵中,顺神鹰指的方向一路追赶花妖的龙荷,所到之处尽是繁花盛开,枯木发芽的景象。

花妖到过的地方就似条彩带一样,春色无限。终于在远离鹰嘴崖的一条满是桃林的大峡谷上空,龙荷远远的望见了花妖。花妖正手舞着昆仑棍情不自禁的边舞边唱呢。

“无风,无雨,无春息,却见片片嫣红起……随风追花,香飘去,眼迷离,听天外飞来乐,问君可知,花开花落……”

花妖手中的昆仑棍就似柔软的柳条,绿莹莹光闪闪,所指之处,桃花尽数开放。整片山谷花香四溢,粉红一片。

龙荷眼前真是,忽如一夜东风来,千树万树桃花开。但眼前的这绝美一刻,并没使龙荷迷赏,倒刺激起了她的怒气。她追近了大喝了一声:“花妖!将昆仑棍还我。”

花妖听到龙荷喊声,收起舞姿,望向龙荷道:“龙荷……它现在是我的了,你凭什么要我把它还给你?”

在花妖心中,此一刻什么云须藤,万年莲子,都已不及昆仑棍!这棍一如为她量身定制,花妖不止是爱不释手,那简直是爱到肉里,骨子里了。

到了手的宝贝,怎可再送回去,别说是龙荷来讨,现在就是精灵王来向花妖讨要昆仑棍,花妖照样不会给。

看着花妖一副理直气壮,不肯还棍的模样,本就邪火升腾的龙荷美目一瞪:“就凭这个……”说着扬起天龙神剑,“死性不改,今天我就好好教训教训你!”

天龙神剑毫无花哨的横空劈向花妖。

“龙荷!你别欺人太甚。”花妖横棍于身前,竟然很是轻巧的就挡开了天龙神剑的剑势剑芒,“应该得到教训的人是你。看招。”花妖说完一招仙人指路,回了龙荷一棍。

哈!好啊,你个贱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心内暗下了要给花妖点颜色看的龙荷躲也不躲,提起真气,力集剑身,一剑挥出,如海水般的天龙神剑剑光将昆仑棍挡出,更将花妖振退老远。

“我不给你点颜色,你就不知道我是谁。”

龙荷的实力远在花妖之上,花妖在冥凡两界虽可以算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但与龙荷之间还是有着很大的差距。龙荷拥有天龙仙子神力剑势传承,在秘境一战中龙荷就已经跃出了高手行列,此刻只能用强者来形容傻妞。

暗杀高手与用剑强者光修为上就有着一定的差距,力量更不在同一个层次上。

龙荷本身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强,一直胆小怕死的她向来以为自己很弱,但体内绝对的力量却让龙荷确信,教训花妖,一如信手拈花,轻而易举。

花妖勉强站稳身形,体内五脏六腑一气翻江倒海般的翻腾,持棍的手亦流出血来。

花妖自是知道自己根本不是龙荷的对手,一转念,提着昆仑棍顺桃花林深处退去。

花妖退一步,桃枝就自然封闭挡护住她的前方。

打不过你,我躲着你总行了吧。

不过昆仑棍死活我是不会还你的。

守财奴本色此时在花妖身上也体现了个淋漓尽致。

“想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