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天帝战魔王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2251 2012-10-19 16:52:46

  精灵王看着龙荷,这女人的问题真的是难到他了。

他爱的到底是龙荷呢?还是天龙仙子呢?

精灵王有些混乱。

若是他的龙儿绝对不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但是眼前这位……

看着精灵王半天没有给出自己答案,龙荷悠悠沉冷问道:“这问题很难回答吗?”

“你心中很矛盾?”

“我知道了,你是因为爱她所以才爱我的,对不对?”

“我想说与你听,她爱你,一直爱你。”

“我也爱你,如她一般爱你。”

“所以,你是幸福的!”

“不过她消失了,只有她的力量与意志被我继承了……所以你还是爱我多一些吧!”

“前世种种皆无果,今生定然不错过。落俗也好,超凡也罢,你我都莫辜负了……”

“神鹰!天龙,我说的对不?”

神鹰与天龙立时如小鸡啄米样的点头。

女人啊,太可怕了,而且还是精神有些错乱的女人。

神鹰与天龙心中唏嘘不已。

半个时辰的备战时间里,龙荷那忽而凡俗,忽而清冷,一会扮演天龙仙子,一会又变成了凡妞的自说自话,将精灵王、天龙与神鹰,折磨得真真叫个欲仙欲死。

待到金龙一干将领,带领着各自挑选出的战士,再次来到城堡大厅时,精灵王、天龙与神鹰已经齐齐摇晃着身体,眼光涣散,就差没有晕倒了。

“啊呀!我饿列,我想吃肉包子,要是能吃两个肉包子再去战斗该多好啊!”

傻妞这一句擂人的话,当时将精灵王、天龙、神鹰与城堡内的所有人擂翻。

众将士还未爬起身,龙荷装腔作势的干咳了一声,然后沉冷说出:“你们要慢慢适应我!出发!”

众将士齐齐点头,想吃肉包子的大人是需要从新适应。

浩瀚虚空。

天帝身影,悠然闪现,一袭白衣,纤尘不染,在柔和的神光衬托之下,天界至尊,巍然屹立,威严气势一如三山五岳压顶,目光睥睨之处,那条通天之路上,天龙仙子留下的美丽桃花阵盘还在,只是此时阵盘上屹立着的却是一披头散发,手握黑色巨镰的四十岁左右男子,此男子皮肤白皙,狭长双眸中,赤瞳妖异至极,薄唇一抹,如嗜血刀锋。

“天帝!万年前你关我入鬼怪区时,怎么也想不到还会有今日吧?”男子阴邪开口,虚空忽然犹如水波一样波动,一股庞大不可抵御的气势倏的向天帝笼罩而去。

“魔王!鬼怪区内万年光阴,你还是没能醒悟……放下屠刀,妖魔亦可立地成佛。”天帝神色如常,也不见有任何动作,迎着魔王骤然间释放的强大杀气,身形已经站去距离不到魔王十丈远的距离。

“啊哈哈哈……天帝!你还是一如万年前一样的虚伪。放下屠刀,我便会任由你宰割!正邪不两立,我今日定要血洗天界,以慰我妻魔姬之亡魂……你这老货先拿命来!”魔王话落,手中黑镰呼啸飞出。

“魔王!你心中仍就装满杀戮与仇恨,今日你若能胜我,天界之门自会为你打开。”天帝一脸平静,有如闲庭信步,从容躲过魔王手中快若闪电的黑镰。

魔王一击失手,眼中赤瞳猛然间收缩,黑镰在空中横扫之处,一条笔直黑线,骤然间扩张,眨眼间便膨胀了数倍,于此同时魔王嘴角划出一道邪魅微笑。

“天帝!你老了!天界被你们这些老不死的操控太久,早就该改朝换代了。”

魔王话落,虚空中忽然间如最强风暴过境,黑色虚空罡风,卷携着魔王手中黑镰无数刀芒,遮天蔽日,有如一头黑色巨兽,咆哮嘶吼。

“魔王,只要有我天帝在一日,你想入主天界的梦想永远也不能达成。”

天帝仍然一脸泰然之色,手指在虚空中一点,五尊佛陀幻影围绕于他身边,他周身近三丈之内,一片静寂,没有一丝烟硝风尘。

“老匹夫!你太自信了。”

魔王手中巨镰虚空之中一顿,轰!一道黑色力量光流从他脚下涌出,光流约丈余粗,直破虚空,哪怕是罡风狂暴如刀,也无法阻挡它的流动。

虚空暗流!

由力量惊人的神秘黑暗粒子组成,三界中还从未有人真正捕捉到过这样的黑暗粒子。

天帝脸色微变,他没有想到,魔王竟然在鬼怪区内找到了黑暗世界里的终极原始能量,而且那能量正不断向魔王手中的黑镰汇集。

表情有些痛苦的魔王缓缓扬起手中黑镰,怒睁的血瞳,宛若血色琉璃,聚焦之处,便是天帝的仙身道影。

“去死!”

魔王手腕一扭,黑镰挥洒而出。

一抹并不耀眼的墨色镰芒,骤然在天帝视野中凝聚。

虚空所有的黑暗,仿佛都被这黑色镰芒夺取。

凝于一点,之后怒然绽放!

无声无响,时间仿若静止,一片死寂中,黑色的镰芒仿若最纤细且锋利的光束样炸开,直扑天帝。

天帝凝神之际,淡漠说出:“有点意思。”他再次伸出手指,空中虚点。

一道金色光束在他指尖飞出,并迅速向外扩展。于此同时,魔王挥出的黑色镰芒,忽倏而至,斩在那道金色光束之上。

金色光束嗡地轻颤!

徒然亮起万道金色光芒,光芒如剑,与黑色镰芒绞杀在一起的瞬间,虚空中徒然雷鸣电闪,仿若异界。

黑色镰芒,受到阻击,挣扎片刻,徒然暴涨。

虚空暗流仍然不断向魔王手中黑镰涌入,并开始一如藤蔓般,沿着魔王的手臂生长而上,魔王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痛苦。

似乎就是一眨眼,魔王便被虚空暗流重重包裹,身影模糊不清,只有那双血瞳,满是邪恶的盯看着天帝。

天空中雷电之音更加惊人,不断有一道道闪电劈在金色光束上,那些黑色镰芒仿佛能够借助闪电的能量一样,炸开的速度更加惊人,金色光束已经隐隐有要崩溃的迹象。

天帝耸然动容,他面前这道金色光束,是他初入天界时,如来送与他的一束缚剑禅光。天帝自打入了天界,差不多都忘记了到底有多少年月,他日日练剑,这缚剑禅光能够吸收他练剑时所有的剑意剑芒剑罡,长年累月,这道禅光绝不是一般力量能够击破的。

“天帝!还不想出剑吗?”一道极其古怪的声音从魔王口中说出。

魔王较之万年前变强了许多!

天帝突然间感觉到战意在体内燃烧!

只有最强横的对手才能让自己万年不变的境界有所提升。

天帝的目光紧紧盯着被虚空暗流重重包裹着的魔王,伸手在虚空中一抓,一把白光剑便握于他手中。

“破空!去!”天帝口中轻吟一声,身影骤然间原地消失,那五尊佛陀也跟着他一起消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