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血蛟龙之死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896 2012-10-19 16:52:46

  鸣音嘹亮!

在战场上空久久萦绕不息。

战场上诸人体内血液均是一滞,都暗讨有佛家高手前来。更有修为浅,伤重,心智不坚者,立时放了手中武器,一脸茫然之状。

远处天际,白袍红袈裟的戒律大师身影迅速飞驰而近,紧跟其后的是手持一口拳头大金钟的布衣小和尚戒尘。

“血域主!天龙仙子!切莫再妄开杀戮!”戒律大师立身于战场上空,话落之时,朝着那八卦阵盘起手一式金刚佛掌,一道金色透明的偌大佛掌势如泰山压顶,轰然向正在全力对招的龙荷与血蛟龙拍去!

“师父!您这是……”小和尚戒尘脸上蓦的露出惊愕之色。

佛祖只是让他与师父二人来龙域平息战事!师父怎能在这种时候向天龙仙子与血蛟龙出如此狠手呢?

师父的金刚佛掌之下,还从未有人生还过!

心思单纯如净水一样的戒尘怎会知道他师父戒律大师心中所想……玉皇与天帝两势,近来频频在天界有所冲突发生,天界本应是和平清净地,他们这是当佛祖不存在吗?

仙神,佛主生活之地,竟然也会有血腥杀戮发生……佛主既让他前来平息龙域战事,如此好时机,自己一掌清除对持不下的天龙仙子与血蛟龙两位主事者,龙域战事自消。至此也让玉皇与天帝知道知道,天界到底是谁做主!

戒律脸上萧杀沉冷,一扫慈悲之色。

不好!

佛家之人竟然也会做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之事儿,而且出手还这么卑劣,与偷袭何异?

正与天龙纠缠,身形狼狈的狄长老眼中闪出一抹狠戾之色!

天龙反映更加迅捷,戒律那一击金刚佛掌还于起式之时,身影早已从狄长老面前忽悠消失:“金龙!”

咻!

倏!

天龙战部从未结阵如此之快!

那道遮天佛掌之下,五道笔直利剑瞬间集于一起!

救大人要紧!

大人性命堪忧!

金龙,黑龙,花少,火龙,莲童心意相通,作为战将,他们组织战部攻击的同时,对战场形势更是洞若观火!他们虽一直在激战,却一刻都不曾忘记,暗自关注着八卦阵盘屏障内,龙荷与血蛟龙的战斗状况!

戒律带着那道扰人心智的佛家钟鸣之音突然出现,金龙就已经带着队伍向天龙靠拢了!

那一道金刚佛掌,携毁天灭地之威势,任谁都能看出。不论是龙荷还是血蛟龙,此刻自是无暇顾及,若落于其掌下,必死无疑!

也不用天龙、金龙交代,天龙战部每个人瞬间集结了体内所有力量,齐齐一声怒喝:“杀!”

只有集天龙与五龙战阵的力量,才能挡下戒律这一记金刚佛掌!

在相士岛那三日的修炼里,每名天龙战部成员,都对天龙与五龙战阵有了新认知!若让他们用言语表达五龙战阵有多厉害?,他们就只能用一字形容……强!太他妈强了!

从戒律出手,到天龙大喊金龙,到五龙战将带着各自身后队伍结成五龙战阵,这一系列连锁反应,似乎只是在一眨眼间完成,是那样的行云流水,那样的迅捷,那样的不可言喻。

一把笔直的巨型龙骨剑,划出一道白光,刺破云霄,迎着金刚佛掌,狠狠斩下!

与此同时,龙荷手中无数莲花指影凝成的手剑光团,经过短暂与血龙头对峙相持之后,势如破竹,一路冲杀到血龙尾部。

看着龙荷那绝美的脸颊快速的靠近着自己,那双美眸之中尽是一片空洞虚无。

龙血剑化成的百米长血龙最后哀鸣一声,嗤声湮灭。

将体内血液力量尽数付与龙血剑的血蛟龙,变得异常恐怖丑陋的脸上现出绝望之色!

自己和手下这些弟兄,拼了性命竟然还是没能战胜天龙仙子!

女儿,为父无能,或许从一开始为父就错了,为父根本就不是天龙仙子的对手,更不是天帝的对手。

天帝之所以会对我一直隐忍不发,是因为天帝比我更加的有耐心,懂谋略,更加的知道,什么是以进为退,等待好时机。

什么枭雄之智,现在看起来,我血蛟龙就是一个注定了的悲惨笑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龙血剑在血蛟龙手中仿若被硬物击破的玻璃,哗啦一声碎散爆裂。

血蛟龙那满是不甘的双眸之中,一团白光瞬间扩大!

当第一道细弱剑芒刺入血蛟龙瞳孔之中时,血蛟龙的身体仿若被亿万道白色剑芒冰晶吞没,迅速冻结。一座人形冰雕,在空中站立还不到一秒,就噗声化成一蓬烟雾,彻底的湮灭。

龙血剑的八卦阵盘倏声幻灭,战场中心处这突然腾出来的千余米之地,空空如野。

域主大人!

域主大人竟然死了!

就这样死了!

看到这一幕的蛟龙战部兵将与狄长老,无不惊声痛呼。

空中,戒律脸上现出一抹惊悸之色。

戒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全力一击的金刚佛掌,暗中藏有佛主真力的金刚佛掌,竟然会被天龙一剑斩劈!

那道白色剑光,速之快,势之强,连戒律这向来心坚志韧,定性非凡的大和尚也不免为之动容。戒律心下只微一慌乱之际,白色剑光已经斩至他近前!

“师父!”一旁飞身护于戒律身前的戒尘身影,瞬间被白色剑光吞没。

咣!

一声巨响钟鸣过后,一座被整齐劈开的成人高金钟之内,小和尚戒尘口鼻流血,身体摇曳着看向戒律道:“师父,佛主警世金钟被毁,我,我这回真是闯下大祸了。”话落,戒尘眼一闭晕过去了。

“戒尘!戒尘……”戒律一手抱起戒尘身体,面露悔色,“哎,都是为师的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