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天龙神剑

厄运

天龙神剑 fengxiaomu 1257 2012-10-19 16:52:46

  龙荷自小就胆小心善,而且她可不是一般的善,是非常善。这霉运咋就有要来找她的兆头呢。

以龙荷的柔弱,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意外,除了喊叫猫娃,她能做的就是向满天神佛磕头以求庇佑。

一楼。

屋内平常人家装饰。

黑衣老妇阴森站在窗前,一长发男小心站立一旁。

长发男:“我试过她了,凡物。如若姥姥担心,我今日除之。”

“罢了,你只做好我交代你的事情。”

“是。”男人转身,眼中现隐隐蓝光。

几分钟后,猫娃拎着包出现在楼口,见一人,惊喜之中,笑迎上前:“才刚刚分开,怎么就又来了?不会是真离不开我了吧?”

长发男表情冰冷,所问非所答道:“带你去个地方。”

“啥地方?”

长发男不语,只是扯了猫娃离开。

搂口黑暗处,黑衣老妇身影隐约闪出。

一阵轻卷旋风刮过,黑衣老妇随风一起消失。

傍晚,天气异常闷热,很不像初春的天气。

龙荷下车后擦了擦脸和脖子上的汗。拖着疲惫的身体顺街向家走去,已经看到饭馆了。她在街边站下来两边张望着过往行人和车辆,准备一有空隙就穿过街去。街心只有一辆半旧的小货车行驶着,龙荷等到小货车驶过之后准备过街时,大老远的一辆摩托车鬼使神差般向她驶过来。驾车的人就似着了魔一样两眼直勾勾盯着龙荷冲她飞驶而来。龙荷躲左闪右,可驾车人却死追着她。撞着她之前的一刹那,有人将她猛的抱倒在路边,骑车的人扬长而去,很快消失——是梦、是错觉,街上仍是人来人往,刚才的事好像从没发生过。只有龙荷不知所措的坐在路边引来了人们的注意。

“你没事吧?”救她的是位极其英俊的男人。

龙荷不回答,大瞪着双眼似乎在恶梦里还没醒来。

什么是和死亡擦肩?什么是命悬一线?龙荷只在这眨眼间就体验了一回。

“你能走吗?”男人用力将她扶起,“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吧?”

龙荷不看那男人也不说话径直过了马路。她真是被吓坏了,不是被这杨车祸,而是被驾车人的眼睛——那双眼是来自地狱恶魔的吧?那两个红眼珠子定是被魔鬼施以了诅咒。

亲娘奶奶的,厄运来列。

龙荷满脑子都是厄运来列,厄运来列,厄运来列……

“哎,小姐,你的包!”男人拎起龙荷摔在路边的包追上她,“你一定是吓坏了吧?你流血了,让我看看,你应该上医院。”

紧张,恐惧,让本就胆小的龙荷没感觉到痛疼……刚刚倒下来时她的右手拄地,手掌心抢掉了好大一片肉,血顺手指缝滴滴嗒嗒掉在路上。她像没知觉一样只顾往家走。

男人跟着她一路说着:“你家里有人吗?你的手需要包扎,你真该去医院……”

这男人还真是个热心的人,男人一般见到美女都是会很热心的。有哪个男人看了受伤的美女不想帮下忙呢。

龙荷只想回家,最好能见到猫娃,那样才让她安心。她上楼时一步两个楼梯,到了家门口时,男人帮她拿了钥匙开了房门。

“你家里有止血药吗?”男人边问边自己动手去找了。

猫娃还没回来。龙荷一屁股坐在沙发里看了看自己的手,血仍在流,伤口处很脏,有黑色的小石子。她并没感觉太痛,只觉脏乎乎的。“药和纱布在电视柜最下面的抽屉里。”她对到处乱翻的男人说。

男人回头看了看龙荷,感觉就像她是个哑巴突然开口说话了一样惊喜。拿出药和纱布,男人细心的帮她包扎起伤口来。

“很痛吧?你忍一忍。”男人一边擦去龙荷手上伤口的脏物一边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