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暴怒中的男人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最懒的藤蔓 2441 2014-03-25 19:08:57

  吴琪手被绑住了,很不方便,于是一边跑一边用嘴咬。不一会儿,嘴角牙齿都是血,却也没见绳子有多少松动。但是吴琪还是不放弃的咬着,并且七绕八绕的见缝就钻,吴琪身子瘦小,在缝缝里跑也绰绰有余,可苦了这些虎背熊腰的,所以一时间,还真没有人抓得住吴琪。但是,地方就这么大,他们人又这么多,很快吴琪就被堵死在缝里了。吴琪卡在缝中间,两端出口都有人堵着。吴琪尽量的站在中间,嘴还在争分夺秒的咬着绳子,已经有血水顺着吴琪的嘴角流下来了,染红了白色的高领,但吴琪似乎没有知觉一样,越咬越用力。

这条缝是由一些破碎的木板堆砌而成的,木板很不整齐,有很多尖刺头穿插在缝间,挤进去,弄不好就被刺死了。这些人都觉得吴琪这女人不简单,黑灯瞎火的,这样的地方也敢进去。只是他们不知道,吴琪身上早就被戳了好多下了,火辣辣的疼着,甚至有的地方已经开始流血,但是这些在性命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雷哥已经指挥其中一个手下去把车开过来了,并让另一个在一端往木板顶端上爬。

吴琪还是不动,只是越发用力的咬着绳子,就差一点点了。就在那人爬上顶端的那一瞬,吴琪手上的绳子也被咬开了。吴琪抬头,看着那人颤颤巍巍的似乎准备找地方下来。吴琪立马用手使劲的抽动堆层里的一块木板,木板是废弃的残次品,上面很多尖刺和铁钉,周围太黑,吴琪又是急忙抓上去的,手一下子多了好多伤口,但吴琪没有时间理会,依旧用力的抽动着。只见本来就杂乱无章的堆层,因被从中间抽动木条,一下子失去了其稳定性,大有散落的趋势,而站在顶端的那个人首先遭殃,晃晃悠悠的摆了半天,却还是从上面滚了下去,而且伤得不轻,似乎滚落的过程中被什么刺到了。倒地之后痛苦的哀嚎着。

吴琪刚想松一口气,却不想不稳的堆层真的散落,一根根原本缩在里面的尖刺被下滑的木板压着,顺势都压向了吴琪所在的方向。头顶上有一根猛的刺过来,吴琪下意识的蹲下闪躲,却不想身体左右侧也同时刺出了两根。木板又滚动了一会,这才安静了下来。只是,吴琪这下就算是想出去也出去不了了。

面包车开过来了,灯光一照,众人都被吴琪的模样给吓到了。只见吴琪被木刺钉在缝隙间,嘴角、脖子,还有凌乱的白色线衣,到处都是血迹。头低着,看不见脸上的表情,但是众人都一致怀疑吴琪是不是已经死了。

雷哥他们感觉这下事情闹大了,其实他们根本没准备对吴琪怎么样,他们的老规矩也就是吓她一吓,再伪造几张照片,拿给小姐交差就行了。这些都是老大交代的,瞒着小姐,陪着小姐闹一闹,以前也处理过好多次这样的事了,以前的女人也都很配合,事后也不敢说出去,从没碰到过现在这样的情况。

思索一番,拨了老大的号码,电话响了好多声才接通,传来老大那特有的冷冽的声音。

“说。”

“额。。。这个。。。”

“阿雷。。。”

雷哥顿时警铃大作,老大这么温柔叫你的名字的时候,那可是要发飙的前兆!于是也不吞吞吐吐的了,一股脑的把事情的始末清清楚楚、一字不差的说了一遍。

本来老大都是平静的听着的,但是听到名字后,几乎是立刻的就挂了电话。雷哥他们这下就茫然了,不知道老大到底是什么意思,几个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事情大条了。。。

所以当雷哥他们在五分钟后看到了飙车过来的老大,他们简直是两眼冒心,可以用‘心花怒放’来形容了。只是看到老大那张冷峻又充满戾气的脸时,他们又顿时焉了,成忏悔状。

吴琪意识有点模糊,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但是却还是清楚的听到了那尖锐的刹车声。费力的抬眼往光线看去,只见一个修长的身影逆着光向夹缝中的自己走来,熟悉的黄色毛发,看不清脸上的神情,只觉得轮廓有些熟悉,只是身上的着装却是完全陌生的笔挺西装。吴琪摇了摇头,有些泄气,还以为是黄毛呢。。。脑子越发的沉了,吴琪心想,就这么死了倒也不错,最起码不用受那些人的侮辱了。

“喂!喂!”

是谁,是谁在叫?

“吴琪!吴琪!”

谁?谁在叫我的名字?为什么这么着急?好想睁开眼睛看一下,可是眼皮好重,脑袋好沉。。。

“吴琪,不许睡!听到没有,不许睡!”

好耳熟。。。这声音好耳熟。。。好像在哪儿听过。。。

“该死的!还不赶紧去找工具来!都在等着她死呢?!”

。。。

“该死的!”

。。。

“该死的!”

。。。

“喂,吴琪,不许睡,听到没有!”

吴琪只觉得耳边好吵,这个人好暴躁,好像随时会冲过来。

“啪!”

“老大!”“老大!”“老大!”。。。

只见那众人口中的老大竟然单手劈开木刺,一根接一根,只是他每劈一根,堆层都似乎有松动的迹象。

“去扶着!”

于是众人又争先恐后的散开跑过去扶着松动的堆层。而那老大手上却一刻也没有停下来,不一会儿就已经来到了吴琪身边。先检查了一下吴琪的伤势,发现那些木刺只是擦过吴琪的腰侧,并没有刺进去,才稍微松了口气。拍了拍吴琪的脸,发现吴琪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脸色已经一丝血色也看不见,整张脸惨白的仿佛已经是个死人了一样。

“吴琪!吴琪!醒醒!醒醒!”

“。。。呜,好吵。。。”

听到吴琪微弱的回应,这位老大显得很兴奋。

“工具!”

“来了来了。。。”

那手下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一堆工具,有斧头有电锯,甚至连钢管都拿过来了。老大吼着要了一把斧头,开始用力的砍起来。吴琪本来都已经快完全昏过去了,但愣是被这砍木头的声音给吓得给短暂的清醒了。眼睛由一条浅浅的缝,渐渐的睁大的如核桃般。吴琪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青年,是他,居然真的是他!

“。。。”黄毛。。。

吴琪想开口叫他的名字,却发现出声是如此的困难,对上他的关切的眼睛,终于一闭眼彻底的昏迷了过去。

老大这时也把木刺给砍掉了,一只手拎小鸡般拎住吴琪的后衣领,没办法,这里面太窄了。吴琪他们一出来,雷哥他们就松开手,几乎松开的瞬间,堆层彻底的散了,把那条窄缝完全的给堵死了,众人看着有些后怕。

老大一把抱起吴琪,这时救护车也已经赶来了。医务人员想从老大流血的手上接过吴琪,但立马被老大凌厉的眼神给吓退了。于是一群人浩浩汤汤的开往医院去了。

一旁医务人员在给吴琪做抢救措施,另一个空闲的小护士准备过来给老大处理手上的伤口,却被吼了回去。

“先顾着那边!”

那表情要多可怖就有多可怖,吓得小护士白着一张脸,哆哆嗦嗦的凑到吴琪旁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