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搬到隔壁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最懒的藤蔓 3059 2014-03-25 19:08:57

  吴琪醒来后做了个全身检查就出院回家了,只不过,回的是隔壁的‘家’。吴琪对这万分无语,但是直接就这么被抱回去了,而且还被警告敢说一个不字就立马扣薪水。吴琪便什么话都不讲了。

吴琪觉得整件事都被黄毛直接给糊弄过去了。但人家总裁身份搁那儿呢,更何况还是个黑社会头头。吴琪有种强烈的感觉,以后的生活不太平了。

事实上从黄毛搬过来后就没太平过。

当黄毛抱着吴琪刷卡进门的时候,吴琪才知道,神马叫‘天壤之别’。这真的是在这幢鬼楼里的房子吗?真是比五星级酒店还五星级!

黄毛进屋就把吴琪给放床上了,然后开始打电话,也不知道打给谁的,但吴琪听到他让人煲汤和报了一些菜名,让晚饭的时候送来。

吴琪一被放下,人就立马爬起来了。自己只是受了点轻伤,只是擦伤的地方较多,流了比较多血,人有点虚而已,哪里需要这么夸张。黄毛只不过是乘机吃豆腐而已,或者大男子主义心态作祟。

趁他打电话的空档,吴琪已经走到门前了。正准备神不知鬼不觉的打开门出去,却忽然发现屋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安静了下来,吴琪转过身,发现黄毛已经打完电话,正倚在墙边眼神幽幽的看着自己。

“我。。。”

吴琪有一瞬间的慌乱,竟然说话都不利索起来。黄毛也不说话,就那么看着她,但是气势十分渗人。吴琪意识到自己的慌乱,竟就忽然冷静下来了。自己慌什么?

“我三天没换衣服了,我回去洗个澡,换件衣服。见你在打电话,就没打扰你。”

吴琪有点心虚,自己就是趁他在打电话才准备开溜的。自从知道了他的身份,她甚至还想跟他用尊称‘您’的,但是看着这张稚嫩的脸,吴琪到口的话都吞了下去。

“真的?”

“真的。”

吴琪睁眼说瞎话,但是她一向死人脸装惯了,所以现在也一点儿也不脸红。真的,比珍珠还‘真’。

“那你就没有回去的必要了。”

“??”

吴琪疑惑的看着黄毛,静静的等待下文。

“我都不知道我的公司什么时候收了这么没有品位的员工,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黄氏苛刻员工呢,亏你还是总裁秘书助理。你以前的那些衣服都不能穿了,我已经命人给你去买了,估计待会也就到了。”

“叮咚~”

“。。。”

吴琪心想不会是到了吧。下意识的准备伸手去开门,却猛地被拉住了胳膊。只见黄毛怒气的看着自己包得跟粽子似的双手。吴琪脸红了,自己怎么忘了手伤了?!这样的手还好意思说回去洗澡!

黄毛开了门,果不其然,送衣服的人到了。黄毛指挥他们一字排开。这下吴琪又深刻的意识到两间房的差距了,这到底是有多大,这一对比,就显得吴琪的家就像他家的一间储物间!吴琪有点郁闷。差距果然是对比出来的!

黄毛认真的挑选着,把吴琪晾在一边。而吴琪还保持着开完门的姿势,就那么站在门边看着这一群人煞有其事的忙乎着。吴琪有些郁闷,不是自己要穿的衣服吗,怎么好像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最起码也得问问自己尺寸吧。

黄毛一件一件的挑着,吴琪就那么看着他,忽然发现,这么看,黄毛似乎比想象中成熟多了,低调奢华的西装,冷硬的一张脸,强势的做派,越看越有总裁范。猛的黄毛忽然转过头来,就这么撞上了吴琪还来不及收回的欣赏的目光。

吴琪尴尬的咳了一声作掩饰,却不想竟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引起一阵猛咳,咳得脸红红的,气都有点接不上来。黄毛皱着眉头看着她。

大步走至厨房,一会儿便端了杯水出来了,直接端在手里喂她喝。吴琪看着包得跟粽子似的手,也不矫情,就那么喝了,喝完说了声谢谢。喝了水,这才平复了下来。黄毛看她喝好了,便把杯子随手放在身后的桌上。

“去卧室躺着去~”

吴琪这才发现一屋子的人都盯着自己看,只好硬着头皮进去了。说实话,还真有点累。吴琪躺到那张超级大的床上,听着室外偶尔传来的黄毛的一两声,渐渐的就进入了昏睡。

等吴琪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人已经走了,而黄毛似乎在厨房,吴琪闻到了汤的香味。吴琪睡得很饱,整个人精神了不少。她一向一个人,什么都看得比较开,所以对于呆在黄毛这里,她也没有特别大的反应。其实,这样的表现,在常人眼里似乎总觉得有些怪的。

“好香~”

吴琪睡得好,心情也好。

“醒了?可真能睡~”

“这是什么汤?味道特别的香,在卧室就闻见了。”

“乌鸡灵芝汤。补血的,待会儿多喝点。”

“你煮的?”

其实,吴琪知道不是他煮的,只是好心情的这么问了。

“冯妈煮的,她手艺不错,是家里的老人了。”

吴琪知道他说的家是黄家,不是这儿。

吴琪睡得有点久,本来菜拿到这儿都是热的,但是黄毛没有叫醒她,所以现在这些都要热一下。

晚饭吃的很融洽,照旧是黄毛喂的饭,这让吴琪有种被呵护的错觉。黄毛吃饭很斯文,话不多,只是饭间给自己舀了三次汤,直到吴琪严肃表示喝不下去了,他才罢手。

饭间吴琪问了黄毛一个问题。

“为什么你们帮我挑衣服,你都不问我尺寸和意见?”

黄毛长了一张二十岁的脸却用三十岁臭屁的口吻和自己说。

“你的尺寸看一眼就知道,更何况上次不是都摸过了~至于意见么~”

说着很不屑的从头到脚的打量了自己一下,一脸的嫌弃,以表情告诉自己,他对自己的品位是有多么的不苟同。

晚上睡觉成了难事,虽然吴琪对之前的一切都能很淡定的忽略过去,但是睡觉可不能含糊。以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可是发生了上次那件事后,吴琪这才意识到,男人与女人之间就不存在安全这个概念。而且洗澡也是个难事啊~

可是黄毛却显得心情很好,甚至勤快的把碗给刷了,这把吴琪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要知道现在哪户人家的小孩不是宝贝的要死,家务活什么的几乎都不干。更何况他这样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少爷,竟然洗碗?!

看到吴琪想吞鸡蛋的表情,黄毛兄弟很傲娇的告诉吴琪。自己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孤岛上练习技能和野外求生,后来为了安全什么的,吃穿住也都是自己打理,所以自己什么都会。吴琪发现黄毛对自己的态度好像很不同,有种信赖,有种把自己当家人的感觉。特别是两个人在一个屋檐下相处的时候,他身上的冷酷气息都会不见了,和吴琪说话接触什么的,就仿佛两人已经相熟相知很久了一样。吴琪有些奇怪,却没有问出口。

只是当黄毛像是为自己吃饭一样淡然的准备帮自己擦澡的时候,吴琪不淡定了。后来在吴琪的‘顽强抵抗’下才让黄毛最终放弃了,但是睡觉却是硬是逼着吴琪和他睡一张。吴琪问为什么不让她回自己的房间,黄毛马上嗤之以鼻。

“你那蚂蚁窝一样的地方,平时住住也就算了,养身就得呆在人住的地方。”

吴琪就不说话了。她隐约觉得这只是一个借口,自己伤了双手不方便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恐怕是他怕她妹妹还找自己的麻烦吧,虽然那天自己还睡着,但是还是隐约听见些什么的。再加上那些人称呼什么的,自己也是能隐约猜得到的。

“白球和你妹妹。。。”

“我妹妹和白球是打从娘胎里定下的婚约,但是白球很排斥。不过你也别高兴的太早,这婚事两边家长都很满意,凭白球现在的能力根本没可能取消。”

“我有说什么吗?”

“不管你有没有什么,白球对你。。。反正你尽量避着他点,我妹的脾气。。。你也算领教过一点了,这次算你走运,下次的话~”

黄毛一脸严肃的看着吴琪,眼里有严重的警告。

吴琪觉得这家人特别的横行霸道,但也没说什么,人家有资本,自己能怎么样。

吴琪不再讲话了,闭上眼睛,假装睡觉。

但黄毛却显得很兴奋,一个人在旁边说着,其实也没说几句话,但是比平时多就是了。

“你睡了?”

“嗯。。。”

“你知道吗?这是第一次女人躺我床上,却不是为了‘办事’的。”

“。。。”

“而且,我的话真的很少,遇到白球之前几乎是自闭一样,后来才慢慢正常起来,但是也重来没碰到像你这样的,总忍不住先对你说了话。”

“。。。”

“你的话也很少。甚至有时候比我还少。。。”

回应黄毛的只有吴琪均匀的呼吸声。黄毛渐渐的向吴琪靠近,把头凑在她的颈窝处,嗅着她身上干净的味道,只是这回多了点医院消毒水的味道,黄毛皱了下眉,却把头埋得更深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