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了解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最懒的藤蔓 3934 2014-03-25 19:08:57

  第二天平静的度过,两天下来也不见吴琪真的升职,再说上面也没有下书面通知,大家渐渐的认为那是谣传了,毕竟吴琪是真的很低调。

只不过,大家这几天的目光都聚集在吴琪的身上,也不知道谁先带的头,大家开始评论吴琪穿着的改变了。大家明显的发现吴琪穿着比以前好太多了,衣服也是一套一套的换,但都看不出什么牌子。有人八卦的问吴琪衣服哪儿买的,吴琪只谎称说小服装店里的裁缝做的。大家直夸手艺好,让吴琪改天带着她们去。吴琪含糊地应着。

只是她们不知道,这些衣服可是吴琪死里逃生换来的补偿和封口费。

转眼又到下班时间了。吴琪坐在座位上想事情,周围的同事早就走光了,田薇也跟吴琪打过招呼后先走了。办公室里静悄悄的。吴琪回想起下午Susan把自己叫到办公室,看似随意的交谈,却无意间考核了本该前几天背的资料。身为总裁秘书助理真的需要知道这些吗,而且还得如此的详细?

“滴滴。。。”

吴琪的手机响了一下,是陌生号码。电话接通了,传来黄熤冷傲的声音。

“下来。”

说完电话就挂断了。吴琪拿起包包,把办公室的灯给关了,坐电梯下楼。电梯是透明的,吴琪往下降的时候,瞥到16层有个熟悉的身影和一男子在拉扯,男子似乎有些激动,对着女子在吼着些什么,但是由于角度问题,吴琪看不到男子的脸,但那女子吴琪没看错的话,应该是Susan。

吴琪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也不窥探别人的隐私。电梯很快到了一楼,吴琪走出大楼,在门口看了看,没有什么车,只有偶尔经过的一两个人影。吴琪往公交车方向走去,在站台站住,等着。等了一会儿,公交车已经开走两班。

这时手机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按下接听键。

“你人呢?”

“。。。”

“让你到停车场,怎么不过来?”

“。。。马上就到。”

“慢死了,腿短就算了,速度还这么慢!”

“。。。我先挂了。”

只是吴琪还没来得及挂,一辆私家车,跑到公交站台这边喊人,这在吴琪老家那边都把这车叫做‘黑车’。

“小姐,去哪儿,上车就走,绝对比出租车便宜~”

吴琪看了眼还未挂断的手机,挂断。

“不用了,谢谢~”

抬步朝公司停车场方向走去,还没来得及过马路,黄熤已经坐在那辆宾利上出来了,车子在吴琪身边停下,吴琪打开车门,坐在了黄熤的身旁。

察觉到黄熤似有若无的朝公交站台方向瞥了一眼,吴琪出声解释了一下。

“我以为你说的是公司楼下。”

毕竟这家公司绝大多数职员都是开车的,吴琪没想到黄熤会让她直接去停车场。似是知道吴琪在想什么,黄熤嘲讽道。

“大门口你就不怕了?”

“。。。”

吴琪不和他争论,其实吴琪心里想的是,本来在公司就应该装作不认识,是你自己要我留下来,天知道我有多么的不情愿。

车子在一家高级西餐厅门口停下,黄熤先下了车,吴琪跟在他的身后,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是一家高度保护客人隐私的餐厅,非会员根本进不去。吴琪跟着黄熤来到一个包间,地方非常的大,拐了个弯,首先入目的便是正中间那张长方形的桌子,座位上已经坐了三对的男女。吴琪手紧紧的捏着包,有些紧张。这是她第一次出入这种高档餐厅。

“过来啊~”

黄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座位上,皱着眉头招呼吴琪过去,由于他的出声,其余六个人也都看着她。吴琪耳根稍微有些红,但面色平静的走了过去,落座。

在座的女士,除了吴琪,无一例外都是优雅、尊贵的,最起码她们在用餐的姿势上是的。吴琪只是凭着小时候的记忆以及电视上的一些片段,勉强不出丑的吃着。并不参与她们对今晚鹅肝酱味道怎么样、酒的年份不如上次喝的那瓶的讨论。男士们在那儿似乎讨论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时不时传出一两声低笑。

那几个人吴琪也都认识,算是一些名门公子,虽然不比四大家族,但也算十分显贵的了。当然,吴琪是通过那些资料‘认识’的。

吴琪本在低着头吃东西,忽然就听到自己的名字,抬头才发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吴琪疑惑的看向黄熤,刚刚是他喊自己的名字。

黄熤却只是嘴角带笑,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着吴琪。吴琪只好把目光转移到那几位女士身上。

其中一位淑女稍显不耐,却又假意和善的问了一遍。

“小姐,你还没自我介绍呢?”

“你们好,我叫吴琪,在黄氏上班。”

“哎哟,我们黄少这可是第一次带职工过来吃饭哈~不知道两人什么关系啊?”

吴琪面带微笑,并不答话,直勾勾的看着黄熤。

“呵呵,能有什么关系?是因为有工作上的事情待会要她处理,贪图方便就顺道带过来了。”

看着几人明显一脸不信的表情,黄熤也不多作解释,却忽然邪魅一笑。

“那你们看她这样,你觉得我们会是什么关系呢?”

众人把目光在吴琪和黄熤之间徘徊了一下,随即似是终于醒悟,相信了黄熤的话。

吴琪没有化妆,一张脸生的倒也算齐整,只是这样的她在这些妆容精致的美女面前,显得就过于的平凡了。众人想想也是,这可和黄少以往一起的女的差太远了。

相信了黄熤的话后,众人就不再理会吴琪了,吴琪与他们坐在同一张餐桌,感觉却如同蹲在房间不起眼的角落。

吃完饭,吴琪又跟随黄熤上车,驱往下一个‘节目’。吴琪似乎有些懂得黄熤今晚的用意了,只是黄熤不懂的是,他和她已经领证了,这些举动对她的意义不大,自己的感受与决定本来在这场婚姻中就没有太多的意义,就算前天自己不答应黄夫人,黄夫人也会有办法让自己答应的吧,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再说,本来自己也没想过结婚,可是,若一定要结婚,黄熤也是很不错的选择了不是吗?甚至在所有人眼里,都是自己高攀了吧~

“怎么样?”

“味道不错,贵的东西果然要好吃些呢。”

“我没有问你吃的。。。不要装傻充愣。。。”

“我只是去吃了顿以前没吃过的高级料理而已,不知道总裁想知道些什么?”

吴琪坦然的看向黄熤,从知道黄熤的身份后,吴琪再也没叫过他黄毛了,哪怕在心里,这是吴琪谨守的人与人之间的界限,身份的界限,当然这些界限,有些人之间有,有些没有。与黄毛也许没有,但是当黄毛是黄熤的时候,那就一定有了。

车子在一家酒吧门口停下,不是上次与田薇他们一起来的那家。这家似乎更加的高档,而黄熤明显是这里的常客。他们很快就被领进了一个包厢。包厢里是一些中年老板,听黄熤和他们打招呼,似乎是房产界大亨,每个老板身边都坐着一位或两位长相不俗的女人,黄熤坐下后,立马有美女自觉坐到他身边,老板们热情的和他打招呼。而吴琪就坐在角落里,似乎不存在一般。

黄熤在一旁和美女调情。

吴琪低着头,仿佛对周遭的一切充耳不闻。所以她没有发现一双毒蛇般的浑浊双眼贪婪的看着她一身禁欲式的工作装。这是坐在角落里的一位老板,他在这方面有些特殊的趣味,用变态来形容也不为过。

感觉到包厢内的温度在急剧上升,吴琪和黄熤说了声‘去洗手间’,便起身出去了。黄熤坐在暗处,看不出他脸上的表情。

吴琪走至洗手间,用冷水拍了拍脸,感觉鼻端间的那些混沌气息消散了不少,讨厌的烟味!吴琪贪恋这清爽的滋味,便又拿水多拍了几遍。等她把脸上的水擦干净,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发现,洗手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好安静。吴琪心里有些不安,忐忑地往门口走去。忽然头顶的灯光灭了,门口却忽然传来了隐约的脚步声。

吴琪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闪躲到门边。人影越来越靠近,落在地上的影子看得出是个男人!吴琪脑子里忽然闪现出电影里那种变态,举高了手里的皮包,紧张的躲在门侧。人影越靠越近,越来越近,就在踏进的那一刻,吴琪狠狠的拿包砸下去,可是包却被一把握住,并顺着力道把吴琪给死死的压在墙上,霸道的吻封了上来。

黄熤一边享受着温香软玉,一边打起十二万分精神防着吴琪的脚踢或者咬舌,却发现吴琪竟然慢慢的放松了下来,而且没有任何动作。黄熤有点生气,放开了她。

“来者不拒?”

“。。。我知道是你。”

黄熤那些未说出口的嘲讽的话就这么被噎在了喉咙口,审视片刻,就率先走出厕所。

“回去了~”

“这么早?我还以为你还要很久。”

吴琪认真的说。

“难道你还不想走?”

“不,我很想。”

说完,吴琪像是怕黄熤反悔一般,率先走到了黄熤的前面。黄熤有些失笑,看着她难得露出孩子面的一幕。黄熤看着女子背影消失,眼神变得冰冷,瞥向阴暗的某个角落,那边露出了一个男人的皮鞋。黄熤嘴角闪着诡异的微笑,迈着稳健的步子,向吴琪离开的方向追去。

在黄熤他们走后,角落里出来个男的,正是刚刚包厢里的那位猥琐的变态老板。此刻他浑身被汗浸湿,拍了拍胸口。

“还好没动手,没想到居然是黄熤那小子的人!只不过这小子什么时候换口味了?看起来是比较纯,可是长相这么普通。。。啧啧。。。”

某人还不知道自己侥幸地逃过了一劫,要知道如果他今天碰了吴琪,那么他和他的公司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不说黄熤会怎么样,就凭吴琪现在黄氏少奶奶的身份,黄熤奶奶第一个就不放过他!

在回家的路上,黄熤满脸疑惑的看着吴琪。吴琪却只是满脸疲惫的靠在车窗,闭目养神。现在已经晚上12点了。

“累了?”

“嗯。。。”

黄熤其实想问,你不生气?但又觉得她有什么资格生气,但她这丝毫没有反应的表现又让黄熤有些憋闷。

“感觉怎么样?”

“不怎么样。”

吴琪睁开双眼,似乎洞悉一切的眼神,定定的看着黄熤。黄熤竟被她看得有些紧张。

“以后不必要的应酬就不要出来了,你还这么年轻,过度纵情酒色对身体不好,容易早衰,而且你明天还要上班,折腾到这么晚不累吗?”

这是吴琪和他说话说得最多的一次了,她想,既然身份变了,她就有些责任劝诫着一点,当然听不听是他的事。

“你这是吃醋?生气?”

黄熤问得有些迟疑,但看见吴琪毫无波澜的双眼、冷淡的表情时,又觉得这些话问得有些多余,完全是废话!

也许一开始黄熤对吴琪感兴趣,是因为吴琪的淡漠,这样的女的有挑战性,也因为自己之前没有接触过,后来也许也有白球的原因,可是现在。。。黄熤心想,这样一板一眼的女的,要让人感兴趣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真的很无趣!

不过。。。想起奶奶的话,黄熤握紧了拳头,然后又看了眼吴琪,心想,不就是结婚么,这样一个女的,娶与不娶有什么区别,既然奶奶喜欢,那就放着好了,依着对吴琪的观察,这女人刻板无趣倒也有好处,最起码不会妨碍自己!黄熤轻蔑一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