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事后的尴尬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最懒的藤蔓 2924 2014-03-25 19:08:57

  吴琪第二天醒来已经是傍晚了,想起昨夜的疯狂,吴琪羞红了脸,但与此同时却是分外的担忧,因为黄熤是如此的生气。

看着空空如也的床侧,吴琪心里有淡淡的失落,却又随即摇头甩去,自己怎么开始贪心了呢,说穿了,这从头到尾不就是场交易,对于黄熤来说,更是一场胁迫!

艰难起身,走至浴室洗漱一番,下楼,却见大厅也是空荡荡的。难道出去了?正欲往外,却有个人影进了屋子,吴琪讶异了,因为竟然是个不认识的男人。

“你好,少奶奶,少爷已经先行离开了,夫人让我来接您!”

离开了吗?这里终究是困不住你的,只不过更加困不住你的是人吧。。。呵呵。。。

“好的,请你先等一会儿好吗?我要收拾些东西。”

“是,少夫人!”

吴琪摘了些岛上的水果和蔬菜,特别是多摘了些秧草,这些东西都是绿色产品,带回去给奶奶他们吃,绝对是好的,虽然有些借花献佛的味道,但是,这也是吴琪孝顺的心。

回去后黄家一片喜庆状态,特别是看到吴琪进门后,黄熤奶奶都快笑得合不拢嘴了。还煞有其事地扶着吴琪,让吴琪小心走路,叮咛以后做什么都得小心点,那模样简直就跟对待孕妇一样。

孕妇?吴琪嘴角抽了抽,奶奶不是认为经过昨晚就已经怀上了吧?奶奶却仿佛知道吴琪内心的想法一样,神秘一笑,然后凑到吴琪耳朵边嘀咕了几句,吴琪神色一怔,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肚子,这里已经有小生命了?

不过,昨天那药似乎真的有古怪,似乎不仅对服药的人有影响,对于另一半也有特殊的功效,因为后来吴琪脑子清醒的时候,感觉黄熤似乎不是特别清醒,特别的。。。疯狂。。。

吴琪也不知道此刻是怎样的心情,虽然知道要经历这些事,但总感觉还很遥远,却不想只是一夜间的事。

虽然黄熤奶奶很有把握,但只要一天没证实,吴琪总感觉不到真实性,所以在黄熤奶奶提议直接在家养胎准备生娃的时候,吴琪强烈地坚持了自己的意见,觉得自己还是先回去工作去,由于这是之前就约定好的,黄熤奶奶也不好太反对,再加上,现在真的没能确定是怀上了。

吴琪有自己的想法,不论怀上没怀上,工作还是得继续的,这是自己的工作,也是自己的依靠。

而吴琪回来后就没有见到黄熤,发生那样的事后,吴琪觉得有些尴尬,但黄熤奶奶却一个劲的夸吴琪做得好,说是头脑太灵光了!

吴琪提出还是住回原来的房子,这样上班也比较方便点,黄熤奶奶不同意,无论吴琪怎么说都不同意,后来还是吴琪说为了和黄熤住一块,可以培养培养感情什么的,黄熤奶奶才同意了,因为黄熤因为设计他的事已经和奶奶说了原先答应回黄家住的事不作数了,这两人新婚燕尔,分开是不太好,于是吴琪留下带回来的水果蔬菜就坐着黄家的车回‘鬼楼’了,只是她临行前把那袋秧草带走了。

黄熤奶奶看见带回来的那些水果蔬菜很是满意,在听到那袋秧草是特意为黄熤带的就更加笑得合不拢嘴了,吩咐帮佣搬了一大堆补品上车,叮咛了一大通,这才放吴琪走了。

吴琪在经过超市的时候,让司机停了一下,进去买了一条鳜鱼,价钱有点贵,但想到要给黄熤道歉,吴琪就狠心买了。终于回到自己的小窝,吴琪还是有点兴奋的,这才感觉踏实了。

司机把补品什么的放下就走了,吴琪试着挽留让他留下来吃饭,但是司机说还要回去交差,就婉拒了。司机的态度十分恭敬,进退有礼,从司机就可以看出黄家的不凡。

吴琪把鳜鱼处理好了,把秧草也洗干净了,鼓起勇气给黄熤打了个电话,却不想竟是很久不露面的白球接的电话。

“姐,是你吗?好久不见,之前家里出了点事,我去国外去了一趟,今天才刚回来,没想到就能接到你的电话,我太高兴了!”

“喂,你搞清楚,你现在拿的是我的电话~”

吴琪透过电话,听到了黄熤的声音。似乎电话那头有了争吵,接着是打打闹闹的声音,后来又忽然安静了。

“有什么事?”

黄熤清冷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你、你现在。。。(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你还在生气吗?)”

吴琪想问出口,却忽然就那么卡在那儿,问不出口。

“有事快说,没事我挂了!”

“等一下!你回来吃晚饭吗?在大楼。我回来了。”

“嗯,知道了。”

吴琪想问,他是知道她回来了,还是在回答会回来吃晚饭,但是黄熤不给她机会,说完就把电话挂了,吴琪最后喊了声秧草烧鳜鱼,也不知道他听见没?那么急着挂电话,是因为急着寻欢作乐吗?不知道想起什么,吴琪气愤地把手机扔到床上,不管他听没听到,自己反正是和他说过了,再说,昨天虽然自己有不对的地方,可是受苦的可是自己,现在自己还浑身散架了似的呢,而且就算昨天不是特别清醒,却还是记得某人可是很享受的!

似乎赌气般,吴琪也不管黄熤回不回来了,当即就把鳜鱼给下锅了,等一大盆秧草烧鳜鱼端上桌的时候,门铃响了,吴琪以为是黄熤回来了,门一打开竟然是18层的老中医。老中医踌躇在门口想着怎么开口,总不能说闻到香味跑下来蹭吃的吧?

“额,吴小姐,我来是问问你脚怎么样了,黄毛那小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听我的话好好的帮你按摩,想想真是不放心啊~”

“我的脚早就好了,劳烦医生您惦记了~黄毛手艺不错!”

“哦,好了就好,好了就好~哎呀,你这是在做饭呢,味道真香啊~”

“嗯,是的,买了条鳜鱼,和秧草一起烧。”

“秧草烧鳜鱼?!哎呀,这可是我最喜欢吃的一道菜了,可惜了,自从老婆子去世后就再也没吃过了呀~哎,和你说这些干嘛呀,既然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这就回去了。”

老中医说得十分凄惨,转身的时候似乎眼角还含着泪水。吴琪有点心软,但毕竟是陌生人,而且还是有背景的,吴琪不太敢引进门。老中医眼看都快走到楼梯口了,吴琪还没有动静,这可急坏了老中医了。

“哎~我那苦命的老婆子,苦命的我啊~孤苦伶仃的,这秧草烧鳜鱼,却是恐怕再也吃不到了~”

“等等,老医生,您要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到我家吃顿便饭吧?”

“不行,那样太打扰了~”

“没事,反正我也是一个人吃,吃不完的。”

“那谢谢款待了~”

这边两人才其乐融融的准备进门吃饭,那边电梯就响了,进来一人,在电梯口站定,看着笑容满面的两人,挑眉,不语,低气压。

“黄毛?你怎么会这个点就回来了?!吴小姐,你刚刚说是你一个人吃饭的,你没有叫他吧?”

老中医为了自己的口福着想,先下口为强,反问出口,从上次来医馆里就看出两人关系不浅,自己得防着点,不能多出个人来和自己抢美食!

“额。。。这个。。。”

黄熤看着老头一脸神气,而自家媳妇竟然支支吾吾的,顿时火冒三丈,忽然又邪魅一笑,大步走过去,亲昵而自然地搂住吴琪。

“老头,恐怕是你误会了吧?我家亲爱的就是为了我才去买的鳜鱼,你说有没有叫我呢?”

“亲、亲爱的?”

“那是~”

黄熤在吴琪脸上大声啵了一口,看着老中医吃惊的表情,得意的又啵了几口!吴琪有些犯愣,她不放过黄熤的每一个眼神,愣愣地看着黄熤,想洞悉他内心深处的想法。他不生自己的气?

“亲爱的,晚饭烧好了吗?烧了我最喜欢的秧草烧鳜鱼了吗?”

“好、好了。”

“那我们进去吃吧~”

老中医以为自己就这么被抛弃了,以为到嘴的秧草鳜鱼就飞了。

吴琪想挣开黄熤的怀抱,却想了想又放弃了,只是转过头招呼老中医进来吃饭。老中医听到后那叫一个心花怒放呀,立马不顾黄熤杀人的眼神,先走进去了,笑话,要是走在后面难保黄毛那小子不会把自己关门外!

其实,同情老中医是一回事,不想跟黄熤单独吃饭也占了很大的原因。昨天的事。。。不过看着眼前黄熤与老中医不顾身份与辈分地在那儿抢鱼吃,吴琪心里总算轻松不少。

吴琪没想到事情这么轻易的就过去了,日子再度恢复了平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