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真的怀孕了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最懒的藤蔓 4033 2014-03-25 19:08:57

  吴琪和田薇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并不理会同样议论纷纷的办公室。

“吴琪~跟我出来一趟~”

吴琪凳子还没有捂热呢,Susan清冷的声音就传了进来,同时那些聚在一块议论的人也散开来,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上去了。

吴琪站起身来,经过那些异样偷瞄的眼神,跟着Susan出去了。

“总裁找你~那个安贝儿小姐也在总裁的办公室,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安贝儿小姐好像准备来公司做事~”

Susan边走边说,声音放得很低,并没有对着吴琪说,但却能让她一字不差地全都听进去了。吴琪并没有太过花心思去琢磨Susan的话,反而是有些感激地看着Susan。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也许是因为你是总裁夫人,我老板的老婆吧~”

吴琪笑了,Susan嘴角也微微上扬,两人忽然觉得彼此好像是认识了很久的朋友。之前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对对方也没有深入的了解,但却是莫名的倾心起来。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缘分呢?

“加油~”

Susan在敲门进入办公室前,用口型为吴琪加油。吴琪释然一笑。

咚咚咚~

“总裁,吴琪到了~”

“嗯,你先出去吧~”

挡在吴琪前面的Susan退了出去,吴琪这才抬起头看向办公室里的人。这好像是自己第二次来他的办公室吧~

黄熤坐在他的‘宝座’上,安贝儿站在他旁边的落地窗前。两人离得很近。

“请问总裁找我来有什么事?”

吴琪谨记自己是在公司,他是老板,她是职员。而秘书们随时会敲门进来,甚至听墙根的也不是没有,所以吴琪并不直接称呼他名字。当然最最最重要的是,吴琪将生活与工作分得很清,如果有的选择,吴琪怕是天底下最不会发生办公室恋情的人。

吴琪太过于专注自己的情绪,一边称呼黄熤总裁,却又几乎立马在心里反复找理由说服自己这样称呼的合理性。她担心自己无意间得罪他,讨他不开心。但是越是在意,却越是忽略。如果真的想知道他的想法,直接看他的表情、反应不就行了么?偏偏吴琪还谦恭地半垂着眼。

黄熤眼睛微眨,情绪隐藏地越深,变化越快,让人抓不住,摸不透。

“我有件事和你商量商量。。。”

见黄熤开始说话了,安贝儿这才从窗前走到黄熤对面的座位上坐下,轻松地脚尖一推,椅子便调转了个方向。于是,场面演变成了,黄熤和安贝儿一同坐着,同一方向,‘审视’,站在办公室中间的吴琪。

安贝儿一转身的刹那,吴琪一眼能看进两人,顿时有种上学时全班同学坐在下面看着,自己一个人站在讲台上做检讨的错觉。其实吴琪才进来向办公室里走了几步而已,距离黄熤也几步之远,但就是这么不前不后的位置,却在此刻让她变得很尴尬。

坐着和站着,也许就是吴琪和黄熤,和安贝儿之间的距离吧。。。吴琪苦笑,自己什么时候竟也开始拿自己和其他女人比了?难道就因为她是站在他身边的女人么?

咚咚咚~

“总裁,小姐和白羽先生来了~”

Susan端着咖啡,背后站着黄安琪和白羽。三人看到里面的情况皆是一愣。接着三人几乎不约而同地看向吴琪。只不过,白羽和Susan都是出自好朋友的关心,而黄安琪则是出于幸灾乐祸。但是吴琪至始至终都背对着他们,看不到表情。

仿佛黄熤这时才发现自己没有叫吴琪坐下,朝Susan看了一眼,示意她退出去,然后对站着的几个人说。

“都坐下谈吧~”

其实这话根本就是对吴琪说的,白球和黄安琪本来就是进门就坐的,一个亲妹妹,另一个铁哥们儿加未来妹婿,哪里需要招呼。而最亲密的夫妻,竟成了唯独的外人,实在可笑!

察觉到白球担心的眼神,吴琪朝他微微一笑,以示安心。

“你们俩怎么过来了?”

黄熤在黄安琪开口之前打断了吴琪与白球之间的互动。

“哥~我和羽想到公司里上班~就当提前见习吧?”

黄安琪立马讨好地笑起来。黄熤却不吃这一套,一言不发地看着黄安琪,等着她的下文。

“嘿嘿,其实是羽他老爸要逼他去继承公司,羽就想先到你这儿躲躲~”

“那这里面又有你什么事?”

“啊哟~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羽在哪儿我就得在哪儿,这叫夫唱妇随嘛~”

“就你事多~”

黄熤这个态度便表明事情算是成了。看向白球。

“老头子这么快就逼你了?”

“可不是嘛~哎~真搞不懂你们这些人,老头子一天到晚地逼我向你看齐,在家夸你怎么早早的就学成归来,怎么早早的就子承‘爷’业,怎么把事业搞得有声有色,天天念叨,我都快被烦死了,这不,冤有头债有主,既然老头子这么认可你,那么逃到你这来绝对不会错的~”

白羽似乎只有对黄熤说话时才恢复成那个吊儿郎当如同长不大的孩子的样子,看到他们,不由的让吴琪想起初次见到他们,还是白球与黄毛时的样子。吴琪总觉得自己错过了些什么,这两人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他们变成白羽与黄熤了。才不过短短三个月时间而已。。。

“既然你们决定了,那就这么办吧~你们想要从事什么样的职位?”

“你就看着办吧,反正也就是为了躲躲老头子的,随便弄个职位糊弄糊弄他就行了~”

“哥,我也随便,但是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一定要把我和羽分配到一个部门哦~”

黄熤沉思了一会儿,却是忽然将目光投到了一直安静坐在一旁的吴琪身上。随着他的视线,屋子里的其他人也看向吴琪。而吴琪本就聚精会神地听着,这一下子忽然安静下来了,便疑惑地看向众人。

“你认为应该怎么安排他们?”

毫无疑问,所有人都知道黄熤这是在问谁。安贝儿有些诧异地看向黄熤,不懂他明明故意忽略吴琪,此刻又为何拿这么重要的事来问她。

“这件事情不是我一个小小的秘书助理能决定的,如果总裁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下去工作了~”

吴琪本来只想安静坐着听着就可以,但是此刻她又忽然改变主意了,因为她的小肚子又开始隐隐地痛了。不同于往日月经来时的镇定,这次似乎让她莫名的心慌与不安。这种不安牵引着她往其他方面胡思乱想。忽然她的脑子里有一种可怕的想法闪过,她的脸色立马变得惨白,手用力地抓住衣摆。

“但是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黄熤仍旧不依不饶。而一旁的安贝儿却是没有耐心了,她不想看到黄熤在乎吴琪,他明明对她没有任何感觉的不是吗,而且结婚也是奶奶逼的!

“熤,别为难吴琪姐了,你看她脸都被你吓白了~”

安贝儿想让吴琪尽快出去,当然她也想让黄熤明白,吴琪是没见过大世面的,也没有什么本事,配不上他。众人听到安贝儿的话,全都转向吴琪,果然看她脸色惨白。黄熤皱起了眉头,似乎真的如安贝儿所想的那般对吴琪失望了。黄安琪则是嘲讽地注视着吴琪。唯独白羽担心地看着吴琪。

“哪儿不舒服了吗?我就该直接送你去医院的!”

“没事。。。”

“发生什么事了吗?”

吴琪刚想解释,黄熤清冷的声音穿插了进来,打断了她的话。

“姐她。。。”

“没事,就是肚子有点不舒服~”

“肚子?”

“嗯,估计是昨晚有点着凉了,没多大关系,要是痛得厉害的话,我再去医院看看~”

吴琪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可能是月经来了,所以随便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只是说出口后,又忽然觉得有些不妥,因为昨天晚上两个人确实是没怎么盖被子。。。不知道黄熤会不会误会自己暗指昨晚他太过了。。。吴琪脸又忽然变得有些红,偷偷地瞄了黄熤一眼。却发现黄熤也意有所指地看着她,吴琪脸刷的爆红,他的眼神也太暧昧了吧。。。

“姐,你的脸好红!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不会是真的冻着了吧?!会不会发烧了?!”

白羽说着就要往吴琪的额头上摸去。本来他还以为是早上撞车的事情让吴琪不舒服呢,但是看着吴琪红白交替的脸色,让他完全相信了着凉之说。

眼见白羽的手就要落下,吴琪却在前一秒看向了黄熤,下意识地将脸偏了过去。白羽的手僵在空中,气氛变得有点尴尬。

“我。。。”

吴琪想解释,但却发现根本找不到任何理由。而且她也有点懊恼,刚刚自己为什么要看向黄熤,搞得好像是因为他在所以才避开白羽似的。其实吴琪本来就不喜欢别人随便触碰自己,除了家人或者特别亲近的人以外,外人的触碰她都会巧妙地躲开,只是这次因为看了眼黄熤,慌了神,才做得这么直白,让白羽变得这么尴尬。。。

“走吧,陪你去医院看看~”

黄熤突然站起身来,雷厉风行地拉起慌张解释的吴琪就往外走。留下三个目瞪口呆的人。走至门口的时候,黄熤的声音又传来。

“至于你们的职位,去和Susan说吧,她会安排好一切的~”

原来他心里早有打算,却故意刁难自己!一出总裁办公室,三大秘书瞪大了眼睛盯着黄熤与吴琪握在一起的手。吴琪朝她们微微一笑,然后不动声色地将手抽了出来。秘书们也朝着吴琪笑笑,眼神却瞄向总裁,但黄熤却是一个眼神也没赏,径自走向电梯。吴琪匆忙赶上。

“那个,其实我没有事,真的!不用去医院~”

“肚子痛可大可小,还是去看看吧~”

“真的不用,我这是。。。月经快来了。。。”

吴琪声音变得有些小,虽然已经将黄熤当自己人了,只是毕竟他是个男人,说这个总归有些不好意思。

“月经吗?”

不知道是不是吴琪的错觉,吴琪觉得黄熤在说这三个字的时候透露着些许的失望。

“是的。。。”

“痛经这事可大可小,我带你去中医那边开点药调理调理吧~”

“?”

吴琪很是吃惊,以为告知他理由之后,黄熤便会返回公司,却不想他是如此的关心自己!看着黄熤的侧脸,不禁笑了。以前自己看过一部泰剧,里面的男主虽然手忙脚乱甚至非常难为情但仍然细心地阅读着说明为女主买卫生巾,吴琪当时感触非常深,内心满满的感动。此刻吴琪就有同样的感觉。感觉好温暖好温暖。

只是,黄熤在去的中途接到了一个电话,所以他只是把吴琪送到那儿就走了,但是显然黄熤后来打电话到中医院沟通过了,所以吴琪一进去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了,绝对的贵宾级待遇。

吴琪至始至终微笑着一张脸,但是心中却隐隐地担心,到底是谁的电话,让黄熤那么惊慌失措。虽然黄熤很好地隐藏了,但是吴琪还是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只是知道自己帮不上什么忙,所以尽可能地听他的话,不让他更烦心。

只是,出医院的时候,吴琪一手抚摸着肚子,有些发蒙。自己竟然真的怀孕了!胎儿有些不稳,医生嘱咐多注意休息和营养,尽量避免碰撞。末了,老中医又特别强调了一点,前三个月要禁止房事,批评吴琪一点不关心自己的身体,都怀孕了,房事还那么激烈。吴琪脸爆红,严肃表示会听老中医的话,甚至还拿小本子详细记了下来。

只不过鉴于黄熤和这家医院好像关系很好的样子,吴琪和医生商量,说是自己告诉他,给他个惊喜,请求他们别告诉黄熤这件事。老中医看吴琪老实巴交的样子,便答应不主动告诉黄熤,但是黄熤主动问起的话,他们会如实相告的,因为黄熤是这家医院的大股东。吴琪说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