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偏执

望夫石下,总裁的大龄妻 最懒的藤蔓 2279 2014-03-25 19:08:57

  这次的事不了了之了,但吴琪却越发的对黄安琪上起了心。

吴琪清楚,她相信黄安琪心里也确定,这次的事绝对不是误会。不仅这次,就连上次黄宝贝被绑架的事,吴琪都有丝丝的怀疑。

再说黄安琪的毒瘾虽然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没有彻底戒掉,吴琪就不会放心。

既然现在是一家人,那么吴琪就不能置之不理,至于安贝儿的事,就暂时放在一边吧。。。

黄家似乎又恢复了平静,时不时还能收到奶奶传来的在哪儿旅游的照片。照片上,两位老人的笑容幸福而满足。

吴琪虽然对于黄熤有着诸多的不确定,也有着无穷的对可能会失去黄宝贝的恐惧与不安,但每每想起奶奶和爷爷,吴琪就忽然释然了,她虽然对自己没有信心,对黄熤没有信心,但是,她对奶奶有着莫名的信任,这就够了。

最近黄安琪作息时间倒变得正常起来,这让吴琪想抓住端倪也没有办法。

只是,这天,在院子浇花的吴琪看着黄安琪一脸慌张地跑了出去。吴琪知道,事情来了。

偷偷地跟上,有了上次的教训,吴琪这回将所有的东西都带的很齐全,甚至她还带了‘秘密武器’。

只是,当车子开进了一片荒凉的郊区,吴琪抓着包的手不禁握得更加紧了。

下意识地想给黄熤打电话,只是。。。

正门是绝对不可以去的,会轻易被发现。

吴琪猫着身子,在草丛中移动将整个工厂看了一下。

废弃的工厂,一面墙上有个玻璃窗坏了,只是高度对于吴琪是个难题。

而在吴琪想着怎么进入的时候,黄安琪已经被人领着进入厂子里。

吴琪奋力地从草丛中搬来了一些碎石头,堆在一起,倒也勉强能够上窗户。

别看吴琪这样,小时候也是爬过树的,死命地抠着墙,吴琪总算是将自己的半个身子塞进了窗户。

扑通一声,安全着地!

怀着一颗忐忑的心,吴琪向厂子里面摸索去。虽然害怕,却不得不逼着自己加快速度。

终于,听到了自己在找的声音。

“你放了他!你当初和我不是这样说的!你让我做的,我都已经答应你了!”

是黄安琪的声音!放了谁?

吴琪凑上前,缓慢地移动着。

白羽!

为什么白羽也在这儿?!还有那个坐在黑暗之中的身影到底是谁?

白羽的样子看起来很不好,虚弱无力地瘫坐在地上,胡子拉碴,脸色惨白,脸上挂着的是泪水?鼻涕?亦或是口水?!

这下不再犹豫,拿起手机,给黄熤发了一个短信。

“安琪,上次你不是没有守约定,还把你哥哥给招来了吗?”

“哥哥不是我招来的,是我嫂子叫的,她无意间在酒吧里看见了我。。。”

“呵呵~”

“你相信我!而且。。。说起不守信用,应该是你吧,你明明答应会给羽戒毒的,为什么他的样子却像是更严重了呢?!”

戒毒?!

吴琪眼睛不敢置信地睁大,不可能,那么阳光的男孩,怎么可能?!

“呵呵,何必动怒了,当初他的毒瘾不就是你自己给他染上的么,现在又为何这么执着于戒毒呢?”

“闭嘴!闭嘴!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不是我。。。”

吴琪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怎么可能。。。

黄安琪明明只是个任性的千金小姐,但是本性是善良的啊,她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一直知道,她对白羽偏执,但谁都不在意,因为他们本来就是有婚约的,所以谁都不担心她的这种偏执。

可是,竟然连毒品都用上了吗?

吴琪不知道自己是用怎样的心情将他们的对话听进去的。

黄安琪的偏执被有心人利用,不仅害了白羽,更害了她自己,她本性不坏,对白羽也算是真爱吧。

害了白羽之后她悔过,所以尽力弥补,竟愿意为了他献出自己,虽然第一次是被用强的,只是后来,凭着她的骄傲以及黄家的势力,她怎么可能一次又一次地顺服于那人之下。

一切都是为了白羽吧,只是,这份爱,到了这样的境地,还能有未来吗?

吴琪早已泪流满面,只是她不明白,人生怎么会这样,生活怎么会有这种丑陋而又恶心的面孔。

吴琪愤恨地瞪着阴暗角落里的那个男人!

不爱可以纠缠,可以打打闹闹,但是伤心后还可以死心,死心后还可以再爱,何苦让这份爱蒙上如此多的丑恶!爱,就算不能都那么美丽,也不该如此恶心人呀。

吴琪心疼黄安琪,心疼白羽,好好的两个人,为什么要面对这些?!

似乎是感应到吴琪的仇视,那个黑暗中的影子说着话却是忽然停了下来,眼神微闪,手指微握。

气氛一时有一些凝结,甚至连一直哭闹着的黄安琪都不由自主地安静了下来。

似乎,一触即发。

“老大,不好了,黄熤带着人往这边来了!”

又是短暂的沉默,那人站起身走了,留下了黄安琪和白羽,只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吴琪感觉那人临走前似乎看了自己一下。

又扑了空,而且见到的却是这样的黄安琪和白羽,吴琪也眼睛哭得红肿。黄熤前所未有的怒气,一声不响的将人一股脑的带走。

半路,黄安琪和白羽都被送往另一个方向,吴琪没有问,但她知道,他们肯定都被送去戒毒了,这回应该不彻底地戒掉是见不到他们了吧。。。

吴琪不知道如何安抚暴怒中的狮子,所以她只是每天用心做好每一餐,默默地守候在黄熤的身后。

但,似乎对手很难搞,黄熤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臭。

但,对吴琪还算好,就算生气到砸了她精心忙活了几小时的晚餐,也没有将东西砸到她身上去不是?

晚上虽然对她粗暴得近乎施虐,但他每早醒来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也总会说对不起不是吗?

这些吴琪都能忍受,但他的眼神,却让吴琪越发地觉得日子难受。

那样的眼神,吴琪不懂,也不愿意去懂,因为,心底有个声音告诉她,如果有一天她懂了那眼神的含义,他,和她,似乎,会分开。

就在这样的氛围下,吴琪接到了多年不联系的友人的电话。

肖奈,这个以前刻在心尖上的名字,这个无数个午夜梦回醒来也不敢喊的名字,在五年前那么突然地再次闯入,却又那么突然地消失,而此刻,又再次。。。

这次,又会逗留多久呢。。。

五年前,吴琪曾问过奶奶,奶奶却否认了吴琪的猜测,更告诉她,那人早已不在了。

所以,吴琪告诉自己,该放下了,所以,吴琪将他埋到心底更深的地方,也做好了一辈子不挖出来的准备。

这次,不再怀疑他的身份,心却跳得突突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