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阎罗女

借尸还魂

阎罗女 疑花解语 2000 2014-04-19 15:09:40

  他们想平日里此女便跟鬼君关系非常,听说当年鬼帝神荼刚继位的时候,鬼界一片动荡,由于新任鬼帝年纪尚轻,且没有什么骇人的功绩,各路鬼君纷纷起事,征战不休,由于黑白无常两位鬼君拥护新任鬼帝,一直养在深闺的阎罗女听说后便自告奋勇,也要跟着去平息战乱,只是她生性残忍狠辣,所到之处定然横尸遍野,故人送外号“阎罗女”,由于鬼帝神荼的精明才干,加上阎罗女在内的几位鬼君的骁勇善战,鬼界的战乱很快便平息了,从此以后没人再敢小看这位年轻的帝君,也没人再敢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两位鬼差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也没再过问,睁一只闭一只眼的放了她进去。

阎罗女在鬼帝书房里左看看右看看都是一些奏折文稿,诗书典籍,甚是无聊,心里暗想“神荼那小子平日整天呆在这里面,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正这样想着,突然眼前一亮,只见鬼帝的书桌上此时正平躺着一本翻开的生死薄。

她平时无聊经常去阎罗爷爷那里,经常看阎罗王批改生死薄,只是不知道鬼帝这里怎么也有一本,想着想着已不知不觉来到了书桌旁。

“神荼,你平日总爱欺负我,今日换我了”阎罗女边说着边拿起桌案上的一只朱砂笔,学者阎罗王的样子,先在上面划了个圈,又划了个差,自以为很完美,便兴高采烈的离开了。

神荼回来后看到书桌上的生死簿大发雷霆,当即叫来看守房门的两位鬼差。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两个自己看”说话间生死簿已被扔在了两位鬼差面前。

“我走后可有谁进来过?”又是一声训斥。

两位鬼君看着眼前的情景也吓了一跳,也不敢隐瞒,把事情一五一十的报告了鬼帝。

神荼听后万分无奈,心想此事必须尽快解决,决不能让上帝知道,这随意修改生死薄可是重罪,因随意修改便可能造成凡界动荡,连自己也不敢擅自改动,再加上阎罗女本来就来历不明,若被发现定然凶多吉少。

神荼越想越害怕,阎罗跟自己素来要好,又在自己继位之初立过大功,他不能看着她有难却袖手旁观,于是便赶忙向炼狱跑去。

“呦,不知道鬼帝大驾光临,阎罗有失远迎,还请帝君恕罪,不知帝君今日到访有何贵干”阎罗女远远看到神荼一张臭脸朝自己走来,假惺惺的说着,一脸春风得意,她知道神荼此来定是为前日之事,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已闯下了大祸。

“阎罗你可知道你都做了什么”神荼虽然生气,但明显能感觉到声音中的温柔。

“怎么了,我又做错了什么呀,你看你一张脸拉得。”阎罗眼角带着几丝戏谑道。

“这可是你干的,你可知擅自修改凡人命格是什么样的罪”,说着把生死薄扔到阎罗手里。

“不就给你划了两下吗,有什么大不了的,阎罗爷爷整日在上面划来划去也没见有事”说着自己也心虚了,“很严重吗,那怎么办,要不找我的两位爹爹黑白无常帮忙”。

“没用的,谁也帮不了你了,眼下只有一个办法了”神荼道。

“什么办法?”阎罗女问道。

“你随我去凡界找一个叫诸葛蓝的姑娘,然后将你的魂魄附在她的身上,你进入那女子身体后,你的法力便不能再用,你将会看到她生前的记忆,记住为人处世要按那女子生前的来,一定要万事小心,不能有差错,我已经跟黑白无常两位鬼君说好了,晚一点再去带诸葛蓝的魂魄,你速随我来。”神荼有条不紊的讲着。

“诸葛蓝”这个名字阎罗女并不陌生,正是前日自己从生死簿上划去的那个凡人的名字。

凡界,夜幕降临,夕阳西下,阎罗女跟着神荼来到一处修建的不错的院落停下,只见眼前一片喜庆的气氛,大红的喜字,欢快的酒席,一位老妇人穿着华丽,坐在酒席中央,正高兴的合不拢嘴。

“随我来,”神荼打断了阎罗的视线,随即带着阎罗来到了一个房间,房里点着火红的蜡烛,一位穿着火红嫁衣的姑娘正倚坐在喜床旁,似是刚刚没了气息。

“阎罗,去吧,记住万事小心,不可再由着性子来”神荼指着那女子,声音里带着几丝无奈与不舍。

“恩”阎罗应了一声慢慢朝那女子走去,随即附上了那女子的身体。

阎罗女看着眼前的情景悔不当初,她呆在炼狱的时候经常听一些伤情怨妇,或是英年早逝的才子佳人讲一些生前的故事,其中少不了讲一些有关洞房花烛,风花雪月之事,阎罗女虽已不知活了多少岁了,但一想到这些,也不觉面红耳赤,可眼前的情景实属无奈,都是自己自作自受。

眼前的男子已将上衣脱尽,冰冷的唇向自己吻来,阎罗女头一撇想挣脱这个吻,可是发现自己太天真,如今的自己异常的柔弱,两只手已被男子一只手握在头顶,她挣扎了一下,想挣脱他的钳制,却发现自己竟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能任由眼前的男子胡作非为。

阎罗女无声的叹了口气,“天杀的,最好以后别落在姐姐手里,要不然姐姐非剁了你”阎罗女心里嘀咕。

“唔”酒气铺天盖地的袭来,男子的舌头不知何时已撬开自己的贝齿,与自己的玲珑小舌纠缠在了一起。

阎罗女又羞又恼,牙齿狠狠的朝对方的舌头咬去,一股血腥味传来。

“啊”慕西城吃痛的叫了一声。

“放开我,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阎罗女哪里被这样欺辱过,生气道。

“怎么王妃也不喜欢,那正好,只要你乖乖为本王生个孩子,本王便不在为难你,不过今夜就委屈一下王妃了”说着,一只手已将她的衣服撕开,冰冷的唇顺着她的脖子一路向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