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阎罗女

莫名的失控

阎罗女 疑花解语 1897 2014-04-19 15:09:40

  “不知王爷昨夜唤的琅轩是什么人“阎罗女忍不住好奇还是问了,

“琅轩,这个名字不错,比诸葛蓝好听,王妃喜欢的话,以后就叫琅轩吧”

好狡猾的家伙,琅轩白了一眼眼前这个淡定的气人的家伙。

“妾身给额娘请安,额娘请用茶。”此时的诸葛琅轩捧着一杯茶递给躺在病榻上的皇妃,刘皇妃因王爷大婚,高兴地一晚没睡好,今日一早病的更加厉害,却依然面带微笑,“好孩子,快起来吧,来这边坐,让额娘瞧瞧你。”刘皇妃接过茶,挪了挪身子,示意诸葛琅轩坐下。

“真是个好孩子,长得这么水灵,不愧是诸葛丞相的女儿,你是叫蓝儿是吧”皇妃一脸慈祥的说着,一只手不时的抚摸着诸葛琅轩的头发,看得出她对这个王妃十分中意。

“娘,她叫琅轩,诸葛琅轩,是孩儿刚给起得,蓝儿是乳名,不能再叫,如今王妃已嫁于孩儿,名字也理应由孩儿给起。”一个男性的声音,此人正是九王爷慕西城。

“是吗,蓝儿也好,琅轩也好,”刘皇妃握着诸葛琅轩的手继续说道,“赶紧给额娘生个大胖孙子吧,额娘也就能放心的走了,就是不知道额娘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了。”

“额娘别这么说,额娘定会洪福齐天的”诸葛琅轩道,

“额娘放心,我跟琅轩会努力的。”慕西城说道。

“是啊,额娘放心”阎罗女说着白了一眼正含情脉脉看着自己的家伙。“好能演戏,那好本姑娘就陪你演到底。”阎罗女心里暗暗嘀咕。

“你以后就住这檀香阁,那边是本王的后院,那是本王静心的地方,是府上禁地,任何人不得入内,王妃也不例外,哦,还有,以后王妃有什么需要只管请下人去办,有什么想吃的也只管吩咐下人去做,本王平时较忙,王妃平时在自己住处用膳便可,不必去陪本王了。”一回府,某王爷就在婆婆妈妈的介绍着各种家训。

“是王爷,妾身谨记。”某魔女咬着牙忍着,尽量让自己不爆发出来。

“那王爷以后也不在这过夜了是吧,天色渐晚,我看王爷还是早些回去吧,等天黑下来就不好走了”阎罗女下了逐客令。

“不,今夜我还是睡王妃这儿,”某王爷一本正经的说道,

“啊,哦,不是,王爷,妾身想王爷每天日理万机一定很忙,还是回自己住处睡比较舒服,王爷说是吧”某王妃满脸无奈,一边陪笑道。

“王妃今日早上不是已答应额娘要让她早日抱孙子了吗,所以今晚还是委屈王妃跟我,额......”,某王爷顿了顿继续道,“天色已晚,王妃你看要不我们就早点就寝吧。”慕西城说着一把抱起身边的人就往床边走去。

“放我下来,王爷,王爷还是回自己那睡吧,”阎罗女挣扎着说道,可是眼前的人并没有理会,继续抱着自己来到床边,掩门,吹灯,扯下床帘,一系列动作井然有序,低头正想吻某人的脸,只是冰凉的唇刚要落下,一个柔弱又坚硬的声音响起“慕西城,你好残忍,既不爱我又为何如此对我,你爱的另有其人不是吗,何必在这自欺欺人。”阎罗女愤怒的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她明显感觉到了他一瞬间的窒息,随后后悔其自己的话,他也是为了自己的母亲,而且自己不过是个替身,又何必在乎,

慕西城听了这番话愣了一下,这语气莫名的熟悉,连这句话也熟悉得很,似曾相识,却想不起是何时听过,在看眼前的女子似是十分委屈,正想起身走人,自己的头已被一双手抱住,随即吻上了一张火红的调皮的小嘴。

次日清晨,天已朦朦亮,屋里的两个人还没有动静,刘管家着急了:“王爷,该起了,今日还约了陛下下棋呢。”刘管家敲门道。

半天,房里才有了动静:“知道了,你先去吩咐下人给王妃炖点补品,我这就起。”

“是王爷”刘管家道。

刘管家伺候王爷这么多年,没有见他起这么晚过,“王爷昨晚定是累坏了,看来老夫之前是瞎操心了。”刘管家心想。

这么多年来王爷未曾碰过任何女子,刘管家一直以为王爷心里藏了位女子,不能释怀,自己还担心王爷会冷落新王妃,看来自己是瞎操心了。正想着,门开了。

“刘管家,走吧。”身后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是,王爷”刘管家回过神来道。

话说昨夜慕西城被眼前女子的主动弄得有点懵,前一秒还拒绝自己,后一秒便投怀送抱,再看眼前的女子笨拙的吻着自己,她的吻清甜,温软,好美的味道,熟悉又充满着诱惑,而此时她娇小的身体正被自己整个的压在身下,慕西城顿时热血沸腾,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何会对眼前的女子有如此大的反应,他抑制了又抑制,仍是无法,于是便一发不可收拾,抱着眼前的女子,一次又一次的掠夺,直到快天亮。

他中间迷迷糊糊听到她向自己求饶,也曾感觉到几滴泪珠滴在自己手掌上,也偶尔承受着某人对自己的拳打脚踢,只是自己当时不知怎么完全不受控制,只感觉仿佛自己在那个梦里,那个纠缠了自己好多年的梦里。

慕西城回想起自己禽兽般的行为又恨又悔,莫名的愧疚涌上心头。“慕西城,你好残忍,既不爱我又为何如此对我,你爱的另有其人不是吗,何必在这自欺欺人。”,她的话清醒的在耳边响起,是啊,我不爱她,是我欠她的,同时也欠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