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阎罗女

皇宫之行(二)

阎罗女 疑花解语 1617 2014-04-19 15:09:40

  阎罗女前几日还信誓旦旦,觉得某人不会发现,可是如今,“他说的不会看,应该没事的吧,再说穿什么颜色是我的自由,又不犯法。”阎罗女正自想着,不知不觉间内衫已退下,只剩那件绿色肚兜。

慕西城此时依然背对着阎罗女,没有半点转头的意思,他笔直的站在那儿,等着阎罗女脱完衣服盖上被子,然后自己便可以去睡觉,可是几分钟寂静后,突然一声尖叫让他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他赶紧跑到床边。

“琅轩,怎么了,”慕西城担心的问道,

可是接下来又是一声尖叫,

只见某王妃此时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件绿色肚兜,她此时披散着头发,半跪在床上,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在她白皙的皮肤上,也照在那片阴冷的绿色上,藏在那下面的那对圆润,随着她的动作时隐时现,此时的她如鬼魅般妖艳,就像一个专勾人魂魄的妖精,她惊讶的看着手中那颗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掌心的荧光珠子。

慕西城见状赶紧转过身去,一张脸烧得通红,他们虽有过亲密接触,可他曾来没有仔细瞧过眼前的人,而此时她就那样半露不露的跪在自己眼前,风从窗户吹进来,凌乱的头发随之而起,露出那本就时隐时现的后背,细长窈窕的身躯一览无余,真可谓芙蓉面,杨柳腰,无物比妖娆。

她手里似是捧了什么,看见自己走过来又是一声尖叫。

“你混蛋”某王妃喊道。

“你没事吧,”慕西城很快恢复了平静,关心的问道,

“恩,我手里突然冒出来一颗荧光珠子,好生奇怪,这珠子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阎罗女也平静了下来,一本正经的研究起手中的那颗珠子。

“是不是珍珠般大小?”慕西城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阎罗女惊讶道。

“那是我的贴身之物,可能刚才掉了出来,刚好被你捡到了。”慕西城道。

“你的珠子?你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珠子,以前怎么没见过,还有,不是我捡到的,是它突然从我手里冒出来的,看来我跟这颗珠子很有缘嘛,好漂亮的珠子啊,王爷送我吧。”阎罗女边说着边把玩起那颗珠子来。

“这颗珠子是本王的贴身之物,听额娘说,我出生时手里紧紧的攥着这颗珠子,别人想掰开我的手拿出来,可是怎么也掰不开,这么多年来这颗珠子一直被我带在身上,从未离身,只是不知今日怎会跑你那儿去。”慕西城道。

“哦?是这样啊,王爷送我吧,送我我就睡觉,要不然今晚我们都别睡了”阎罗女笃定自己不躺下某人是不会转身的,故意要挟道。

只是阎罗女低估了这颗荧光珠子在慕西城心中的地位......

“还我”慕西城突然转身,夺过珠子,随即拉过被子盖在阎罗女身上,阎罗女还没反应过来,珠子已被夺走,而自己身上也多了件被子。

“不早了,早点睡吧。”慕西城说完,脱了衣服鞋子,躺在了阎罗女身旁。

阎罗女撇了撇嘴,也躺下睡了。

次日清晨天气尚好,几缕阳光照进来,照在还在熟睡的两人身上。

几声鸟叫从窗外传进来,“蒽,吵死了”阎罗女半醒不醒的嘀咕道,手不觉的往前伸了伸,

“咦?我抱着什么呢,这么软和,不管了,先让我抱一会”阎罗女一阵嘀咕后,手又紧了紧,死死地抱住怀里的不明物体,腿也不自觉的搭在了不明物体上。

“蒽,谁呀”突然一个力量将自己的手抬起,阎罗女微微睁开眼。

“该起了,一会儿去给额娘请安,别晚了。”慕西城说完,默默地起身,穿好衣服,走了出去,留下一脸尴尬的某人。

“啊,丢死了丢死了,怎么办。”阎罗女一睁眼便发现自己正抱着某王爷,姿势无比暧昧,而且是自己抱的他,完全一副色女的样子,“啊,没脸活下去了。”

“王妃,没事吧。”小红听到动静赶紧进来,看到某王妃用被子捂着脸坐在那一脸坏笑道,“王爷欺负你了,昨晚睡得可舒服,要不要小红吩咐人准备洗澡水。”

“你个小丫头,想什么呢,赶紧伺候我梳洗,啊,丢死了”阎罗女说完又是一阵羞赧。

两人尴尬的用完早膳,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阎罗女更是低着头,不敢看某人。吃完饭后两人便悠闲地的坐在花园喝茶。

“王妃尝尝这茶,这是波斯进贡的新茶,味稍苦,但清爽可口,是难得的好茶,来尝尝。”某王爷一边介绍着一边把茶递给阎罗女,形态悠闲,接着又捧起另一杯茶,细细的品起来。

某王妃低头接过茶,看着某人一脸悠闲自在,甚是气氛,真想上去揍两拳解解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