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阎罗女

花灯节(二)

阎罗女 疑花解语 1824 2014-04-19 15:09:40

  “琅轩,莫要乱跑,等等我。”某王妃一会儿功夫便钻进了人群中,慕西城在后面无奈地跟着。

“王爷快来看看,比武招亲呢,扔绣球,扔绣球了,王爷赶紧去抢啊。”阎罗女一脸兴奋的说着,完全不明白这抢绣球意味着什么。

“我若接这绣球,便要娶台上这位姑娘,王妃真的想让我接?”某王爷一旁故意调侃道。

“哦,”某王妃嘟着嘴,“妾身养在深闺,孤陋寡闻,不如王爷见多识广,我看王爷要是接了也不错,还能纳个妾,岂不是一件喜事,不过,婉华姑娘恐怕就要不高兴了。”

“胡说什么呢,婉华与我好比兄妹,并没儿女之情,王妃莫要乱想。”慕西城赶紧解释道。

“呵呵,王爷干嘛要解释,王爷私事,岂是妾身能管的着的。”阎罗女得意的瞧了一眼慕西城,转身又跑不知哪儿去了。

“是啊,我为何解释。”某王爷自己也觉奇怪,站在那儿思索了好一阵,回过神来,某王妃已不见了踪影。

“琅轩,你怎么跑这来了,叫你不要乱跑。”慕西城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与在万千人头中找到自己的王妃。

“王爷,你来的正好,这个对子我正对不上来,你过来瞧瞧。”阎罗女没事人似的,正独自对着对子。

“哎,”某王爷无奈,接过阎罗女手中的对子。

只见上面写着一幅上联“即色即空,即心即佛。”

慕西城思索片刻,随口答道,“亦诗亦酒,亦儒亦仙。”

阎罗女惊叹:“王爷好厉害,只是妾身不知这即心即佛所谓何意?”

“即心即佛乃佛宗用语,是说不须向面外求佛,你的自心即是佛。”慕西城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个道理,没看出来王爷也懂这些佛理啊。”

“恩,闲来无事之时便读读佛经,静心之用,略懂而已。”慕西城谦虚道。

“王爷那边好多灯谜,我去瞧瞧”

“哎,那边人多,你慢点,等等我。”慕西城叹气道。

已至深夜,热闹的花灯节还没有要落幕的样子,街上比之前更热闹,人们谈情的谈情,赏灯的赏灯,似是已不知了疲倦,大街上人头攒动,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人们玩的不亦乐乎,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只是这样的不眠之夜,谁会料到有人正心怀不轨。

“王妃,王爷在西边桥上等你,叫你赶紧过去,王妃随我来吧。”阎罗女刚甩开某王爷,一陌生男子的声音就突然响起。

“你是王爷派来的?以前怎么没见过。”阎罗女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面孔道。

“王府下人众多,王妃自是记不得小人,王妃随我来便是。”自称王爷派来的人一脸心虚,只是某王妃粗心大意,并没有发现。

“哎,慕西城这家伙,想甩开还真费事,这么快便找到我了。”阎罗女心里嘀咕,不情愿的跟着陌生男子走了。

阎罗女越走越觉得不对劲,她们经过的地方人越来越少,阎罗女诧异:“慕西城那家伙,搞什么鬼,干嘛尽捡人少的地方走,奇怪。”

而另一边,某王爷正在满大街的找人,“琅轩,琅轩你在哪儿。”慕西城刚给某王妃付完冰糖葫芦的钱,一转眼,人已不知了踪影,慕西城以为王妃跟前几次一样,又不知被什么吸引过去了,一会儿便会出现,开始没怎么在意,只是他找遍了整条街之后,连人影都没见到,慕西城急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随之而来。

“王妃,前面就是了,王爷在桥上等你,王妃赶紧过去吧,奴婢告退了”自称奴婢的人说完转身走了,剩下一脸茫然的阎罗女。

“真是,搞什么嘛,干嘛这么神神秘秘,来这种连人影都见不到的地方。”阎罗女看了一眼桥上的人影,暗骂,径步朝桥上走去。

阎罗女来到的地方是离花灯街不远的一片树林,只是这里格外的幽暗寂静,连脚步声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大概人们都在赏花灯,便无人来这里了”阎罗女自我安慰道,但是心里却已不觉地紧张了起来。

阎罗女走到桥上,见那人正背对着自己,便上前几步,施礼道:“妾身见过王爷,王爷有何事找妾身,干嘛来着黑不溜秋的地方。”

"王妃何必多礼,快快平身,你看你跟老九成亲这么九还这么多礼节,这老九就是规矩多,不懂怜香惜玉。"阎罗女抬头正对上八王爷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双手还不知廉耻的伸过来,扶自己起身,阎罗女见眼前的人,吃了一惊,赶紧后退了几步,施礼道:"妾身见过八王爷,不知八王爷在此,多有打扰,九王爷还在等妾身,妾身就不打扰王爷了,告辞。"

阎罗女知道定是圈套,说完转身就要走。

"嗳,王妃既然来了,又何必要急着走,留下陪陪八哥可好。"八王爷慕少柯边说着边毛手毛脚起来。

"八王爷自重"阎罗女气急。

“琅轩,自我第一次在王府见你,便喜欢上了你,你不知道,你不知道这几日我有多想你”慕少柯说着,手已不老实的环住阎罗女的腰,恶心的唇朝阎罗女的脸吻来。

“放手,你放开,要不别怪我不客气。”阎罗女使使劲,想摆脱慕少柯的束缚,可是浑身一点劲也提不起来,阎罗女情急之下,张口狠狠的朝慕少柯咬去,疼的慕少柯大叫。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