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阎罗女

侧王妃(二)

阎罗女 疑花解语 2499 2014-04-19 15:09:40

  因王爷要娶侧妃,整个王府热闹异常,人人忙着为大婚做准备,大家忙的焦头烂额,而此时的檀香阁更显得异常冷清,“王妃,已过了正午,看来那些下人又忘了送饭过来,还好,这里有些院子里刚摘的水果,王妃先吃点,压压饿”小红贴心的拿来水果,这样被遗忘的日子他们已经渐渐习惯了,只是小红担心自己的小姐千金之躯受不了这苦,“小红,你也吃吧,这群没良心的奴才,平常我对他们不薄,这一有了新的主子,便忘了我这昔日之人,还是小红你最好,来,我们一起吃”阎罗女知道小红担心自己,便装的蛮不在乎,拿过水果吃起来。

王爷婚礼定在三日后,三日后王府高朋满座,热闹非常,虽是娶侧妃,可讲究却一点不少,竟连檀香阁也破天荒第一次送来美味的点心,甚至还有酒肉,小红喜出望外:“王妃,我们有好东西吃了,好久没有迟到这么想的饭菜,王妃,来尝尝。”黄昏时分,几个下人送来一箱香喷喷的食物,说是王爷大婚特地赏赐的,阎罗女看了两眼送来的食物道:“小红你吃吧,我今日没有胃口,想早些休息,这些饭菜不错,你多吃点,别浪费了。”阎罗女知道慕西城送来食物是故意气自己,本想着不能跟胃过不去,可是自己却不知怎么一点胃口也没有。小红看得出王妃心里不痛快,便也没有多言,阎罗女本想早点睡觉,便可什么都不想,便也不会难过,可是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于是随便披了见衣物,来到外面。

夜已深,外面热闹的酒席已渐渐散去,想来王爷与那婉华应该洞房了,阎罗女不知为何,每每想到这儿,心里就莫名的不是滋味,好想偷偷哭一场,却又找不到哭的理由,暗暗嘲笑自己莫名其妙,正这样想着脚步却不知何时已离开了檀香阁,本来自己是不可以随意出入檀香阁的,可今夜王爷大婚,大家都忙着王爷的婚事,并没人在意自己这个王妃是否会从院子里跑出来,想来也是奇怪,自己迷迷糊糊就来到了王爷的那处从不让人进入的院子,这院子向来戒备森严,由王爷的心腹看守,要进去难如登天,可是今夜王爷大婚,看守院子的侍卫喝的烂醉,正呼呼的睡着了,“这样也能做侍卫,王爷真是用人不当啊”阎罗女心里嘀咕,趁着这些人睡着,悄悄溜进了眼前这处似是十分神秘的王府的禁院。

阎罗女走近这处神秘莫测的别院,眼前的一切让阎罗女不禁一震,这院子如此熟悉,熟悉到似乎在哪里见过,阎罗女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了,这处院子与自己在慕西城梦里来到的地方一模一样,除了这里少了点置身仙境的感觉,其余的花草,亭台,都跟梦里一模一样,甚至连小溪都有,阎罗女不禁感慨:如此巧夺天工的院子,如此精心的布置,看来八王爷没有骗自己,这么美的院子只能配天上的仙子,而婉华就是天上的仙子,就是九王爷慕西城一直爱慕的天上的仙子,自己算什么,不过是他的一个工具而已,没有利用价值了,便抛弃在一边,只是阎罗女不明白,既然如此,为什么当初他要舍命救自己,为什么要对自己那么好,难道一切都是假的,或许是自己自作多情?

阎罗女越想越不明白,也不想弄明白,都说人鬼殊途,仙鬼岂不更殊途,阎罗女想了想,还是不要明白的好,只是眼角好像有什么划下来,阎罗女摸了摸,竟然是泪,自己以前曾不知泪是什么模样,这次来凡间却时时落泪,至于为什么会落泪,阎罗女正困惑,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抱住,随后熟悉又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琅轩,真的是你琅轩,不对,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又做梦了吗,琅轩,是不是我娶妻你生气了"

慕西城紧紧抱住阎罗女,阎罗女正想回头骂他一顿,耳边却传来他宠溺的声音:"对不起,不要生气好吗"阎罗女本想回头,告诉他自己不是他的琅轩,只是这一切太美好,让阎罗女不想破坏如此好的气氛,不想回到现实,只是自己终归不是他口中的琅轩,自己只是个替代品而已,片刻过后,阎罗女终于狠狠的甩开抱着自己的双臂,转过身来,"王爷认错人了,我不是王爷口中的琅轩,王爷喝多了,新婚之夜,还是回新房的好,不要让新娘子等急了。"

慕西城愣住:"不可能,你是琅轩,你是琅轩对不对,琅轩,不要闹了,"

阎罗女看着喝的醉醺醺的某人冷笑道:"我是琅轩,只是不是王爷口中的琅轩,我只是王爷娶来为王府开枝散叶的工具,是王爷口中琅轩的一个替代品,是王爷口中不守妇道,不知廉耻之人,请王爷看清楚了"

"是你,王妃,本王的王妃,哈哈,本王的王妃"慕西城突然大笑,笑的阎罗女心里发毛,正想找个机会赶紧脱身,却被强行抱住,阎罗女被抓的生疼,挣扎道:"放开,你放手"可是眼前的人此时已完全丧失了理智"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什么,"慕西城一只手狠狠捏住阎罗女的下巴,可怕的眼神注视着阎罗女,吓得阎罗女连连后退几步,"我没有背叛你,你爱信不信,干嘛要跟你解释,放开我"阎罗女挣扎道。"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那么像她,为什么要那么像她"阎罗女看着面前突然变的十分可怕的人,吓得直往后退,却不小心被一块石头绊倒。

幸亏这出院子设计精巧,到处都是用来休息的青石板,阎罗女刚好跌倒在一块石板上,她刚想爬起来,却又被某人强行按了下去。

"没错,你就是个替代品,现在,我就要你做一个替代品该做的事,哼"冷漠的声音,击碎了阎罗女所有的坚强,在他心里,自己早已肮脏不堪,只是他用来消遣的工具,阎罗女伤心至极,此刻的她再也使不出丝毫力气反抗他,只能任由他撕烂自己的衣服,毫不怜惜的,无尽的折磨着自己。

阎罗女从不知,这凡间秋夜的凉风竟是如此彻骨,她在鬼界就极其怕冷,如今又被他压在冰冷的青石板上,且心里难受的狠,再加上身体上的折磨,阎罗女不久便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慕西城发了疯似的roulin着身下的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她因为寒冷而不断向自己怀里缩紧的身子,她的每一次靠近都惹得他心潮澎湃,直到再也感觉不到她的丝毫反应,他才清醒过来。

新之夜自己不在新娘那儿,却跑来这里,明明那张脸自己曾朝思暮想,明明当他看见她就那样出现在自己世界时,欣喜万分,可是自己如今娶了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反而自己的王妃,却总是让他心烦意乱,于是自己不知为何跑来了这里,更让他意想不到的是自己的王妃竟然也会在这里,慕西城感慨,轻轻为她盖上衣服,正想偷偷亲吻她的脸颊,却又突然收了回来,是他仍然不能原谅她做的那些自己看来严重背叛了自己,严重伤了自己尊严的事,还是他因害怕负了琅轩,而不能接受她,故意逃避她,慕西城自己也不清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