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阎罗女

阴阳河旧事(四)

阎罗女 疑花解语 2399 2014-04-19 15:09:40

  “魔女,我喜欢你”司连一本正经道。

“我老是故意整你,故意给你出难题,我一点都不温柔,太子,你还是考虑清楚吧。”

“我想的很清楚,我就喜欢你的野蛮,魔女,答应我。”

“这......”阎罗女正不知如何回答,双唇已被某人吻住。

就这样,两人开始了一段为时不长但却很甜蜜的恋人生活,开始还很是甜蜜,整日黏在一起,偶尔也会幻想一下两人的未来,而阎罗女也渐渐迷恋起这个第一次让自己感到温暖,感到不再孤独的人,就这样过了近一百年,渐渐地三百年期限将近,而两人却并不怎么在乎,还以为只要两人在一起,便永远不会分开,可是谁又会想到,近三百年的相处,两人都渐渐开始厌倦,没有了当初的新鲜与甜蜜,便开始了时不时的争吵。

太子生日将近,阎罗女考虑了许久,也不知送什么给他才好,他是太子什么东西都是不缺的,而自己全身上下除了几件武器什么也没有,正不知如何是好,却听说天修鬼道有一妖兽,此兽身上有一仙丹,食之者便可百毒不侵,据说是当年偷拿太上老君的,后来被老君发现,贬在地府,这魔兽脾气很是古怪甚是难对付,可阎罗女此时只想在太子生日之前拿到此丹,不管多么凶狠的妖兽,她都不管,于是即刻往天修鬼道赶去。

阎罗女去了三日,那一日正是太子生日,她匆匆忙忙赶回来,本想给太子一个惊喜,然后他感动的抱紧自己说一声费心了,可是没想到换来的却是某人不分青红皂白的责备。

“你去哪了,这三天你都去哪了,你可知道今日是我生辰,你再晚来一会,我的生辰便过去了,你知不知道我派人到处找你,知不知道,”阎罗女一回来便听到某人劈头盖脸的责备。

“我去了天修鬼道,看,我拿到了这个,怎么样,为师厉害吧,送你了。”阎罗女没有在意他的责备,一只手拿着仙丹递到司连跟前,满脸得意的笑道,却被某人无情的打落在地上

“为何不说一声就走,为何不告诉我你去哪了,三天来,我到处找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司连何从需要什么仙丹,在我眼中,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你到底明不明白。”司连此刻已失去理智,一把抓住还在愣神的阎罗女,灼热的吻吻过来,双手毫不留情的撕扯着她本就因一场大战有点凌乱的衣服,阎罗女心寒,自己虽与妖兽大战三天,很是疲惫,但自己功夫本在司连之上,她一把推开身前的人,

“放开我,”

“哼哼,魔女,一直以来,你一直都觉得我配不上你是吗,也是,我功夫不如你,我打不过你,所以你便可以随便教训我,批评我,好我认,因为你是我师父,可你何从给过我尊严,何从真正在意过我的想法,怎么了,你是我未来的太子妃,我连抱你的权力都没有吗,你不爱我对吗,从来都不爱我对吗,啊。”司连愤怒的道。

“你说什么呢,哼,对,你说的对,我从来都没有爱过你,也没有在意过你的感受,从来都没有。”阎罗女气极,脱口而出。

司连闻言愣了片刻,而后缓缓开口:“既然如此,魔女,我们分手吧,”

“好,正好三百年期限快到,放心,时间一到我便离开这里,决不再来。”阎罗女冷冷的道,她此刻心情遭糕到了极点,自己费尽千辛,为他想给他一个惊喜,没想到竟会是这样。

“随便”司连冷冷道。

阎罗女没想到,三百年的陪伴,最终只换来他的一句‘随便’,那一日她伤心透顶,偷偷跑去阴阳河酒窖,偷了两坛阴阳九曲,一个人拼命的灌着酒,想要试图摆脱,可是昔日他们一起来偷酒的场景又浮现在眼前,三百年来的一幕幕,也随之在脑海回放,阎罗女逐渐发现自己连这阴阳九曲都没勇气再拿起来喝了,“阎罗女,忘了吧,把关于他的一切都忘了吧”阎罗女心里嘀咕着,随即搬起一坛酒猛灌起来。

这阴阳九曲甚是厉害,阎罗女整整醉了七日,当然也白白丢了百年修为,她是被一小鬼差叫醒的,“君上,娘娘叫你前去一起用餐。”鬼差毕恭毕敬道。

“娘娘?司连的母亲叫我去,莫非是要赶我走了,这么快,也罢,留下也没意思了。”阎罗女心里想着,跟着鬼差一路来到娘娘住的大紫晶宫,

可阎罗女没想到司连也在,她瞧也没瞧司连一眼,径直来到娘娘面前,“娘娘今日叫我前来,有何吩咐。”阎罗女道。

“君上请坐,今日叫是我特地叫君上来来一同用餐,感谢君上三百年来对连儿的教导,同时也是为你跟连儿之事,”河谷娘娘道。

“娘娘误会了,我跟司连已没有半点关系,若说答谢,更是不必,这只是跟河谷鬼君的交易而已。”阎罗女冷冷道。

“对不起,魔女,当日之事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重新回到我身边好吗,你答应过,要做我的太子妃啊。”司连哀求道。

“是啊,君上,连儿他十分后悔,知道你不会愿意见他,特地叫我请你过来,君上可否给连儿一次机会。”河谷娘娘也帮忙求情。

“当初是你说的分手,司连,我们不可能了。”阎罗女平静道,这几日她都想开了,她阎罗女一向雷厉风行,有什么是放不下的。

“真的没可能了吗。”司连最后试着问道,而阎罗女只是无奈的摇摇头。

很快三百年期限到了,阎罗女收拾好一切,正要打道回府,却被几个鬼差拦住了,

“娘娘有另,不让放君上回去。”一鬼差道。

“为什么?”阎罗女不解前日明明说白了一切,今日却不放人。

“太子殿下因为你,离家出走,不知下落,娘娘找不到他,于是发话,再找到太子前不让你走。”

“河谷老儿呢,给我去叫河谷老儿。”

“鬼君出远门了,过几日才回来。”

“该死的,这可如何是好。”阎罗女本可冲出去就走,没人敢拦自己,也没人能说什么,可是这河谷娘娘思念儿子心切,便抓住自己不放,设了一道结界,生生将自己困在这紫晶宫中,阎罗女没法,只能写信给神荼,好不容易买通一看守自己的鬼差,将信送到了神荼那儿,神荼动作倒是快,第二日便带兵包围了阴阳河,

河谷老儿闻声赶紧赶回来,阎罗女也吓了一大跳,赶紧让神荼撤兵。“君上,实在对不住啊,近日忙于私事,忘了与君上约好的期限已到,害君上被困在这里,我替内子给君上陪不是了,望君上见谅,君上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再见,何不再痛饮一杯,就当老朽向你赔罪了。”

“河谷鬼君客气了,我来这已三百年整,很久没回炼狱了,近日思念心切,想早点回去看看,就不多加叨扰了,告辞。”阎罗女说完跟着神荼回去了,而事后不久听说司连太子也已回阴阳河,似是也想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