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九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1879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九章



“我给你发短信了,你怎么都不回呀?”常健的语气不是很好。

常健每天晚上打宁静的手机,要么是关机,要么是没人接,想起那些担心,心情更差了,“你每天都这么晚回来?”

宁静正手忙脚乱地找手机,“我没看见短信啊,哦,……也不是每天都这么晚,……”

宁静在包里摸了半天,也没找到手机。

常健皱着眉头,敲了敲茶几。

宁静一抬头,发现手机正躺在一袋薯片边上。

常健忍住怒气,“宁静,我怎么觉得你一点为人妻的自觉性都没有呢?”



常健生活规律、喜欢干净整洁。一进门的时候真是吓了一跳:

沙发上、茶几上到处都是书本、影碟、薯片,抱枕扔得东一个西一个,而宁静却不知所踪,打她的手机,手机却在茶几上唱着歌……



“你要看书,可以到书房里去看;你要睡觉,那边有卧室;还有,你千万别告诉我,你在家的时候就吃这些垃圾食品?”常健抓起一袋薯片直接扔进垃圾桶。



宁静本来因为晚归,加上没有看到常健的短信,心里还有些愧疚。但是,被常健这么一顿奚落,火气也上来了。



“常健,这是不是我的家?谁规定看书必须到书房去、睡觉必须去卧室?这里不是宾馆,没人会来检查卫生。……你的要求好像不用找一个妻子,一个钟点工就解决了……”



宁静坐在楼下的小花园里,自嘲地想婚后的第一次吵架居然这么快就来了,幸而直接对这个婚姻原本就没有那么高的奢望,否则,心真是要碎成一地了。



宁静原本以为:

自己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家,就可以随心所欲了,却忘了这个家里还有另外一个人。

是的,我讨厌规矩。

当然,我也不是一个邋遢的人。

但是,从小时候起,我就讨厌一尘不染,那样干净的地方怎么能称之为家呢?



宁静小的时候,曾经真诚地带别的小朋友到家里玩。

大家见宁静家里锃亮的地板,洁白的地毯,脚都不敢往上踩。

尽管妈妈极其热情,但是小朋友们只是勉强呆了一会儿,便逃似的离开了。

后来,当宁静再邀请小朋友去她家玩,大家都纷纷摇头。

婷婷对宁静说:“宁静,你就饶了我们吧,你们家不是玩的地方,那是摆着看的地方。”



那天回家,宁静因为穿着鞋子将地板和地毯踩得一团糟,差点挨了一顿打。



从那以后,宁静就不喜欢呆在家里。

宁静去婷婷家玩。

婷婷家面积不大,但是所有的地方都可以随意玩,也不用脱鞋子。

她们在床上堆积木,在地上玩小汽车,在餐桌上写作业……

好像声音都顶着房子跑。

宁静觉得从没有过的开心。



但是,这样的快乐也没有维持多久。

宁建国不喜欢宁静整天和那些“野小子”一样的女孩子呆在一起。

宁静被送进艺术学校:

去学钢琴,学跳舞,学画画……



宁静经常想:

如果当初不是被强制去学这些东西,我也许会很喜欢其中的几种,比如弹琴、画画。

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我对所学的任何一种东西都深恶痛绝。



所以,当宁静有能力拒绝的时候,就彻底地抛弃了那些她本可以爱上的东西。



宁静坐了很久。



夏末的夜里,已经有些凉了,更何况宁静出来的时候连衣服也没换,被汗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凉嗖嗖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

尽管,宁静没奢望常健会出来找她。

但是,已经出来这么长时间,常健居然连个电话都没有,宁静的心里真是凉透了。



宁静忍不住就想起了刘越洋。



结婚这么长时间,宁静还是第一次想起刘越洋。

尽管在宁静心里,从来没有将常健和刘越洋这两个男人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的念头。

但是,就在和常健发生争吵之后,宁静还是想起了刘越洋。



当初,宁静和刘越洋谈恋爱的时候,好像都没什么像样的争吵。

刘越洋是江苏人,脾气温和,心思细腻,对宁静任何一个微小的情绪变化都很关注。

每次,刘越洋一旦惹宁静不高兴了,都变着法哄她开心,“宁静,你罚我吧,罚我帮你洗衣服、拖地板、刷饭盒……好不好?”

说到这些,宁静忍不住就想笑了。



刘越洋身上完全没有那些所谓的“大男子”思想。

有一次,刘越洋过来找宁静,正碰上宁静在水房里洗衣服。

冬天最冷的季节,宁静的手被水冰得通红通红的。

刘越洋一见二话不说,把宁静推到一边,挽起袖子就洗了起来。



这件事情,后来在女生宿舍被广泛宣传。

女生们都以此为样本去教育自己的男朋友。

以致于那些男孩子见到刘越洋就说:“刘越洋,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别再那么干了成吗?……”



宁静和刘越洋吵得最严重的一次就是分手的那一次。



宁静从来没见过那样决绝的刘越洋。

我真是低估了男人的自尊心。

直到那一刻我才明白:

其实,爱情什么都不是……

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