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二十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2098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二十章



宁静恶作剧般捏住常健的鼻子。

常健终于睁开了眼睛,“别闹。”

“懒猪,起床,吃饭了。”

常健突然把宁静拉到怀里,用脸上的胡子狠狠扎了她一下,“你不是喜欢我留胡子吗?”



宁静一愣:

常健怎么知道的?



常健放开宁静,坐了起来,“年后要开两会,我们都忙了几个通宵了,否则今天哪能回来啊?”

宁静揶揄道:“你们呀,尽干些劳民伤财的事情。”

“你呀,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常健捏了捏宁静的脸蛋,“看样子这两天过得不错?”动作里居然透出些许宠溺的意味。

宁静的脸不争气地红了,“大家都等你下去吃饭呢。”



两人下楼后,大家已经在餐桌前等着了。



宁静发现常健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话很少,只是偶尔会给她夹夹菜。

在家里,宁静可是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个待遇。



林俐打趣道:“常健,结了婚就是不一样,这么体贴啊。”

“疼老婆是我们家的光荣传统,是吧?爸?”没等常健说什么,常胜在边上笑道。

常云霆不做声,低头吃饭。

杜月芳敲了常胜一下,“就你嘴贫,看,看,你把宁静说得都不好意思了。”



常家兄弟俩的性子真是南辕北辙,一个总是闷声不响,一个到哪儿都是笑声。



吃过晚饭,常胜建议打麻将,“好不容易凑到一块儿,热闹热闹。”

常健刚要说什么,林俐拉住他,“不准推辞,你就当陪宁静玩一会儿,人家大老远的过来,你也不能让人整天干坐着吧?”



宁静对麻将一直不太感兴趣。

但是,宁静上大学的时候,同宿舍的两个东北女孩特别爱好打麻将。

那时学校有规定,禁止在宿舍里打麻将的。

所以,她们就常常把门关起来,悄悄在里面打。

偶尔人手不够的时候,宁静就被拖上场“顶岗”。

时间久了,宁静倒也练出来了,水平还不错。



大家坐下来,稀里哗啦地玩上了。

几圈玩下来,大家才发现,原来宁静居然是高手。



“唉,常胜,我算看出来了,今天我们就是来点钱的了。”林俐一副难过状。

“您不必难过,就当是扶贫了吧。”宁静乐呵呵的。



林俐的薪水可是宁静的五倍。



常胜说:“想不到宁静的水平这么高啊,常健,平时你们是不是经常去玩?”

“应该没有吧。常健不喜欢打麻将,他是个玩扑克的高手。上学的时候,只要打扑克,大家都抢着和常健一伙。”林俐看来很了解常健,“好几次同学聚会你都不回来,大壮他们都等着和你玩扑克呢。”

“大壮还好吧?”常健难得开口。

“好啊,已经当爹了,他得了一对双胞胎闺女,长得可心疼啦,小脸粉嘟嘟的,……”林俐说着“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你忘了上学那会儿,大壮看上了生物系的一个女孩,天天到人家宿舍楼下去等,为了能接近人家,在宿舍里苦练‘舞技’,好去参加舞会。”

常健也忍不住笑了,“谁说不是呢?一个人对着凳子比划着跳,着魔似的。”

故事听得其他两人也忍不住笑了,“真有这样的事啊,那最后追没追上啊?”

“哪儿呀,整个一个单相思,最后弄得茶不思饭不想的,人倒是减肥了。不过……”林俐接着又说,“我见过大壮媳妇了,人挺不错的,大壮也算有福了。”

宁静发现,或许因为是大学同学的缘故,常健至始至终都没有叫林俐一声“嫂子”。



睡觉的时候,宁静活动了一下脖子,“哎呀,真累啊。”

常健伸手过来轻轻给宁静捏着,“我看你兴致挺高的样子,还以为你爱玩呢?”

“我总不能扫大家的兴吧,难得和你哥哥嫂子凑在一起,临来的时候,我妈都快把我耳朵嘱咐破了,‘一定要和婆婆、妯娌搞好关系’。”



宁静学着齐桂芝的口吻,把常健都逗乐了。



“没那么严重吧,我妈她很随和的。”

“嗯,这倒是,我的婆婆可是一点别人婆婆那种威严的架势。林俐也很好相处的。”

常健淡淡地说:“你能这样说,我很高兴。”

“对了,原来你和林俐是大学同学啊。怎么以前没有听你提起过呢?林俐和你哥哥是怎么认识的?不会是你介绍的吧?”宁静的问题像连珠炮似的发过去。

常健放在宁静身上的手停了一会儿,“我和林俐是大学同班同学。林俐和我的同学来我们家里玩,就这样认识我哥的。”

宁静转过身来,“那你也算得上是半个媒人了,不过,林俐那么漂亮,连女人看了都会动心,更别说你哥了。”



在灯光的掩映下,宁静觉得常健的脸上似乎掠过一丝怅然。



“别说他们了。你麻将打得那么好,不会是在学校里经常打吧?”常健转移话题。

“我们学校明令禁止教师在校园内打麻将的,我的水平是在大学里练出来的,我们宿舍里有这方面的行家。”宁静颇为得意地说。

“哦,女生居然也有好这个的?“

“她们岂止是爱好,简直就是痴迷。那时宿舍里不准打麻将,抓着是要受处分的。有一次,她们偷着在宿舍里打,管理员上来敲门,其实是来查电路的,她们以为是有人举报打麻将了,慌乱之中把麻将牌用床单包起来从窗户直接扔到楼下了……那一次真是惊心动魄啊,事后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她们总算是有所收敛。”

“真是够疯的,你那时喜欢做什么?”

“我比较喜欢运动。”宁静说完就想咬自己的舌头,她想起常健说的那种“运动”了。

常健显然也注意到了,他贴近宁静耳边,“我现在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