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二十一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1868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二十一章



第二天,常健开车带宁静去了滑雪场。



尽管还有一天就过年了,滑雪场里还是很热闹,尖叫声、欢呼声响成一片……

滑雪场的雪是人造雪,感觉不是很冷。



宁静换上租来的滑雪服,戴上帽子、手套、滑雪镜,看起来满像那么一回事的。

宁静只滑过旱冰,没玩过滑雪。



常健没有请教练,“请相信,我这个教练是很称职的。”



常健上去后,先滑了两次,动作熟练,姿势优美,真是不错。

宁静看着心热,便跃跃欲试起来。

不过看别人做起来简单,轮到自己就困难多了。



宁静在常健的指导下,小心翼翼地试了几次。

当然,摔跤是不可避免的,倒也不怎么疼,就是有点狼狈。

常健笑着拉宁静起来,“小心!晚上回去屁股疼啊。”

宁静算是比较有运动天赋的,她的协调能力很好,慢慢地就找到了感觉。

宁静在初级道上熟练之后,常健又带她上了中级道。

中级道比初级道要高很多,也陡很多。

宁静站在上面,心里是有些打鼓的。

“别怕,放松点。”常健帮宁静整整滑板。

——怕什么?不就是摔一下吗?

宁静心一横,咬咬牙就下去了。

下来的速度飞快,风在耳边呼呼吹过,疾驰而下的感觉太刺激了。

常健随后也滑了下来,“不错,不错,我教的学生里面,你算是学的最快的了。”

“看样子你教了很多学生啊,都是女学生吧?”

“怎么,吃醋了?”常健心情很好。

“吃醋?我像吗?”宁静反问。

“是不像。”常健故作仔细地盯着宁静,“这么容光焕发,哪儿像呢?”



宁静因为运动的缘故,脸庞红彤彤的,包裹在一身鲜艳的滑雪服里,映着白皑皑的雪地,像是一株绽放的寒梅,英姿勃勃。



宁静兴趣起来了,急匆匆地催常健:“走吧,咱们继续!”



几个来回下来,宁静感觉熟练了很多,空中偶尔还会来个造型,真是刺激。

本来,宁静还想去高级滑道体验一下。

可是,正好有一个女的摔下去,好像摔得很重,最后被担架抬走了。



常健见状,说什么也不肯带宁静上去了,“行了,已经不错了,大过年的,出点什么事,老头子回去还不得训死我?”

宁静正在兴头上,自然不肯罢休,一副死缠烂打的架势。

常健无奈,“赖皮,要不,我们去坐滑雪圈吧。”



双人的滑雪圈,从高高的雪道上滑下,感觉像是凌空旋转而下。

宁静忍不住大声尖叫,紧紧地抱住了常健的腰……



滑雪是一项非常消耗体力的运动。



宁静刚滑完还没觉得累,但是,坐到车上一会儿就睡着了。

常健侧身给宁静调了调座椅,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宁静身上。



宁静那张秀气而安静的脸庞,让常健记起了多年前的一个冬日:

常健和一帮同学去滑雪。

在回来的公车上,也是这样的场景,常健第一次把自己的衣服给一个女孩子披上……



回家之后,杜月芳将常健好一顿埋怨,“你看把宁静冻的,这么冷的天,你还带她到那种地方去,多危险啊。”

“妈,不怪常健,是我非要去的。”宁静边吃东西边为常健开脱。



宁静真是饿坏了,中午在滑雪场吃的那个面包早就消耗光了。



杜月芳一看宁静饿成这个样子,很是心疼,“唉,好不容易回来过个年,折腾成这样,你说让你妈知道了,还不得怪我啊?”



“好啊,你们俩出去滑雪也不叫上我,常健,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

常胜在单位值班,林俐自己在家闷了一天,看见常健和宁静兴高采烈地回来了,直抱怨。



“宁静,常健滑得不错吧。呵呵,上大学的时候,那可是迷倒一片女生啊,我们宿舍那个向薇薇都暗恋他好几年呢。可惜呀,‘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哎,行了啊,都什么陈芝麻乱谷子的还说?”常健打断了林俐。

“呦,还不让说,心虚吧?”



宁静看着他俩拌嘴,觉得常健和常胜之间确实不是很亲近,也许是性格相差太大,不似兄弟间那样亲密无间,多了些客气,连带着自己对林俐都有些疏远。



除夕的年夜饭,一家子人在一起真是很热闹。

宁静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地吃大桌饭,一直是她向往的。

这也是常家真正意义上的大团圆了。

大家都喝了点酒,连一向滴酒不沾的杜月芳都在常胜的劝说下喝了一小杯,“臭小子,你这是要把妈灌醉啊?”

宁静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杜月芳很少用这种语气和常健说话。



吃过饭,在客厅看了一会儿春节晚会。

杜月芳见大家都有些没精神,便忙催促他们都去休息,“都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去拜年呢。”



回到房间,常健洗澡去了,宁静趴在窗台上,向外张望。



不远处正燃放烟花,绚丽的光芒覆盖了整个夜空,但只是一瞬,就又归于黑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