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二十二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1912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二十二章



“想什么呢?”玻璃上映出常健的身影。

“看烟花。”宁静指指窗外。

“你喜欢这个?”常健也俯下身来趴在窗台上。

“我不喜欢太耀眼的东西。”



小时候,宁静宁愿去放那种小鞭炮,也不去看烟花。



“为什么?”

“太漂亮,可是,太短暂。”

常健感慨地说:“人总是和刻意追求的东西擦肩而过……”



宁静在玻璃上看不清常健的神情,只是感觉常健的语气里夹杂着淡淡的忧伤。



“我并不在乎我没有的东西,我最伤心的是丢失的东西。”宁静声音飘飘地。

常健没有说话,伸出胳膊搂住了宁静。

宁静转过身来,面前的这双眼睛深得像海,里面却映着自己的影子。



在这样烟花灿烂的夜晚,他们谈论的话题好像有些沉重得不合时宜。



宁静微微一笑,“好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个哲学家在对话呢?”

常健也笑了,“那咱们还是看赵本山的小品吧,看看谁先乐?谁先乐谁输。”

“好嘞!”宁静欣然应允。



初二的下午,常健和林俐去参加同学会了。



本来,林俐是想拉宁静一起去的。

但是,宁静觉得自己和他们同学都不熟,就推辞了,“你们同学聚会,我去凑什么热闹啊?再说我还要陪妈出去买东西呢。”

林俐冲宁静挤挤眼,“你不想看看那个向薇薇长得什么样?”

“我不想!你说,那个向薇薇如果真是倾城倾国的,那我这心不得碎成一地啊?”



常健和林俐晚上回来得很晚。

常云霆和杜月芳都休息了。

宁静没想到的是,常健居然喝多了,是被一个同学开车送回来的。

这是宁静第一次见常健喝这么多,几乎什么都不知道了。

宁静和常胜、林俐费了好大劲,才把常健扶到床上躺下。



“怎么让常健喝这么多啊?”常胜低声音问林俐。

“常健今天也不知怎么了,几个同学一起哄,他居然挨个跟人家拼酒,劝也劝不住。”林俐看看宁静,“不好意思,宁静。”

“嗨,没什么,不就是多喝了点吗?可能是看到老同学兴奋的。”



宁静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恶作剧般的窃喜:

好你个常健,你居然也有喝多的时候啊……



常健睡得并不沉,嘴里不时小声嘟囔着什么。

宁静以为常健要喝水,便倒了杯水送了过去。

“起来,喝点水。”宁静轻轻地拍拍常健的脸。

谁知,常健却突然抓住宁静的手,力气那样大,“你怎么不等我?为什么不等我开口?……”

宁静端着水杯愣在那儿。显然,常健把她当成了另一个人。



半响,宁静只听常健喃喃自语:“真是讽刺,……为什么事事都要和我争呢?”



原来,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她”的。

像常健这样的人,记住一个人,很难;忘记一个人,恐怕更难。



常健初五要值班。



本来,宁静还想和常健去看看常健的外公外婆。

但是,因为今年过年舅舅一家回不来了,就把外公外婆全接到北京去了。



常健和宁静决定初三下午回岳海。



杜月芳给他们带了一大堆东西,“这些带给你爸妈,带我们问个好。”

杜月芳又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这个送给你”。



宁静接过小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对玉镯子,玲珑剔透,温润滑腻,饶是不懂玉器,也应该知道价格不菲。



“妈,这个……太贵重了。”宁静想推辞。

“收下吧,这个是常健他奶奶送给我的。还有一件挂件,常胜结婚的时候,我给林俐了。”

“收起来吧。”常云霆在一旁也发话了,“有空和常健常回来看看。常健要是没空,你就自己回来。”



宁静只好把小盒子放到包里。



这几天,宁静和常家一家人相处得很愉快,走得的时候心里难免有些不舍。

反观常健,倒像是出了一趟差,着急要回家一样。

“嫂子,有时间去岳海玩,我陪你去游泳,别看我滑雪不怎么样,游泳可是高手啊。”宁静笑着邀请林俐。

“好啊,常健在岳海那么多年,还从没有邀请过我们呢?还是宁静大方。”林俐故意挤兑常健。



回去的路上,天有些阴,慢慢地飘起了小雪。



大约这几天正是回家过年返回的客流高峰,高速路上车辆很多。



车夹在车流当中,想快也快不了。

“要不,你去考个驾照吧?”常健望着旁边昏昏欲睡的宁静说。

“怎么?开累了?”车里暖气很热,宁静确实有些瞌睡了,“以后再回来别开车了,坐车多好啊,四五个小时的路程,睡一觉就到了。”

“我年后会很忙,恐怕不能经常去接你。现在满大街上,十个人有九个能拿出驾照来,连五六十岁的老头老太太都还去考驾照呢。难道你就不喜欢开车?”

“也不是。刚毕业那会儿,学校老师还很少有开车的,这几年学校里开车的多了,我倒觉得好像没那个必要了,坐长途车也挺方便的。”



常健没作声。

宁静家的车库里常年闲置着一辆丰田花冠,好像就是当初宁建国为宁静准备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