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一纸婚书

第十七章

一纸婚书 陈国麒 2091 2010-08-31 11:03:37

  一纸婚书



第十七章



宁静回去和李嫣一说。

李嫣也气得够呛,“宁静,你不能让,这些领导为了讨好上级,真是连脸都不要了,他这是看你好说话,老太太吃柿子——专捡软的捏。就是要让,也不该是你让啊,你还排在前面呢。”



这件事情就僵在这儿了。

宁静心里呕得慌,她平日里一向为人随和,处世低调,却没想到因为这件事情一下子成了全校的焦点。

几乎整个学校里人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



宁静实在不喜欢这种风口浪尖的感觉。



周末的晚上常健有应酬,宁静便回娘家吃饭。

但是,这件事情烦得宁静一点胃口都没有,白白浪费了妈妈做的一桌子好菜。



“静静,你是不是有情况了?”齐桂芝见宁静无精打采的,试探地问:“要不要到医院去查一下?”

“啊,有情况?有什么情况啊?到医院去干吗?”宁静被问得一头雾水,见妈妈盯着自己的肚子,才明白过来,“哎呀,妈,你想哪儿去了?”

“早点要个孩子也好,趁着年轻……”齐桂芝又是一番教诲。

宁静只好答应:“我会认真考虑考虑。”



常健回来见宁静情绪低落,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回来晚了生气了。



常健晚上陪着香港过来投资的几个企业老板吃饭。

老板们兴致颇高,吃了饭非要去唱歌,前前后后折腾了半宿,酒也喝了不少。



近来,常健经常出去应酬各种饭局。

宁静对此倒也没什么不满,至少表面是如此。

但是,在周末的时候,宁静还是希望常健尽量早些回来。



宁静手里无意识地摆弄着遥控器,根本没注意电视在演什么。

电视里财经专家正谈论中国经济形式、股市走向……



“怎么了?”常健挨着宁静在沙发上坐下。

“烦呗。”宁静望着常健。



常健因为喝酒的缘故,眼睛亮亮的,白净的脸上隐约浮现着红晕。

常健的酒量和酒品都很好,宁静从没见过常健醉酒后失态。

如果不是因为酒的气息和脸的颜色,宁静根本无从判断是否喝过酒。



常健的工作压力应该也不少。

以前,宁静总以为公务员是很清闲的。

可是,和常健结婚之后才发现,常健自己的私人时间少得可怜,“文山会海”那是家常便饭。



“你遇到烦心事,都是怎么排解的?”宁静很少见常健情绪起伏。

“能绕过去就绕过去。如果一定要面对,那就努力寻找解决的办法。”常健不疾不徐地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搞得你这么烦啊?”



宁静心里郁闷,所幸一古脑把评职称的事情都说了。



常健有些调侃地笑了,“真没想到,这么点小事情,就把我们宁老师烦成这样了。”

宁静怨怨地说:“我当然比不过你常秘书长啦,经历过大风大浪的。”



宁静对常健的职务升迁一向不够关心,直到前些日子她才知道,常健已经荣任岳海市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兼秘书处处长了。



常健突然靠近宁静耳边,“你没听说运动是排解压力的好方法吗?”

宁静还没反应过来,常健温热的唇息已经落在她的颈间,“你呀,就是缺少‘运动’了。”



这场“运动”直接后果,就是第二天日上三竿,宁静才在阳台上蝈蝈的歌唱声中醒来。



外面是大好的天气,阳光已经透过窗帘的缝隙落在了床上。

宁静懒懒地躺在床上,突然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



秋天是宁静最喜欢的季节,天高云淡。

以前的这个季节里,宁静都会随一帮骑友骑车去农村,穿行在大片的果园和农田中,空气中流淌地都是收获的气息。

那一年,他们去帮一家农户采摘葡萄,宁静不小心崴了脚,回来一路都是刘越洋载她回来的,累得汗流浃背的。

那时的宁静也曾有过这种幸福的感觉。



宁静的烦心事居然悄无声息地解决了。



周一上班的时候,袁鲲鹏找了宁静,态度是180度大转变,一个劲地解释道:“是我的工作不周,请您多谅解。”



后来,宁静才弄明白:

原来,岳海市教育局局长谭成给云阳区教育局打了招呼。

云阳区教育局的领导领会贯彻上级领导意图,给云阳中学增加了一个中级职称的名额。

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宁静和杨丽都在学校推荐之列。



一时间,全校师生看宁静的眼神再度发生了变化,从原来的同情变成了钦佩。

连李嫣都说宁静“深藏不漏”:“行啊,你这关系那可真叫硬啊!”



宁静心想:

中级职称评定这件事情我只和常健说过,也只能是他了。



宁静给常健打电话:“是不是你做的?”

常健没有正面回答,“我就知道你会打电话给我。”

宁静可没忘记常健那天早上说过的话,“常秘书长,我记得当初你好像说过,不希望介入对方的工作。”

“我没有忘记。可是,我总不能看着有人欺负我老婆而坐视不管吧?”

常健的话说得宁静心里一暖,“那为什么要增加一个名额呢?”



其实,宁静计较的不是让名额本身,而是校领导对这件事情的态度。



常健淡淡地说:“你没必要因为一个名额,去得罪那样一个人吧?”



宁静默然了:

如果,这次直接把杨丽拿下,那这个疙瘩肯定是要记在我的头上。

现在这个处理方法既顾及了校长的面子,又保全了杨丽的位置。

高!实在是高!



中级职称最终的评审结果是:

宁静和其他两位老师都顺利晋升。



杨丽落选,因为她在岳海市教育局评审小组那里没有通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